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四十九章火藥不是破城的唯一工具
  渡河一戰,大唐軍隊斬首三萬余。

  當全軍開始歡呼的時候,云初在歡呼之余開始檢點自己的軍隊。

  溫柔那邊傳來的消息一點都不樂觀,僅僅是這一戰,云初部減員三百二十一人。

  這一次的損失,幾乎是云初部自進入遼東,經歷的大小戰爭的損失之和。

  也就是說,跟隨云初來遼東的三千兩百名府兵,減少了一成。

  萬年縣的不良人的戰損還不計算在內,因為這些人其實都屬于云初的親兵,死傷多少都是云初個人的事情,與國家無關。

  唯有王家三兄弟的心情很好,因為他們的奴兵這一次替云初部的軍卒架橋,死了八百多,卻完美的完成了任務,這讓他們在云初面前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他們清楚,自己現在跟著的這位將軍,極度的在乎手下將士的生死存亡,所以,在以后的征戰道路上,奴兵的地位會越來越重要。

  這一點,他們明顯的從云初部對待奴兵的態度就能看出來。

  在云初軍中,不論是府兵,還是奴兵,還是將軍,他們的飯食都是一樣的。

  云初部還給每一個奴兵發了一張毯子,也允許奴兵們有自己的財產,最重要的是,在云初部軍中,受傷的奴兵能獲得與府兵同樣的治療,沒有因為他們受傷了,就把他們丟出去。

  所以,奴兵中有人流言,等待戰后,將軍會把這些奴兵統統帶去長安充當家奴。

  這些話在奴兵中幾乎達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步,唯有王氏三兄弟以及他們的手下不知道。

  在云初軍中,出現的任何流言都跟流言兄有關系,所以,這是溫柔的一項策略。

  可惜的是楊景被金媃茹給帶走了,否則,溫柔的漁網中還會有一條更大的魚。

  不過,這沒有關系,王家三兄弟跟楊景的生意糾纏在一起,這個楊景一定會回來的。

  跟往常一樣,缺胳膊少腿的會被記錄在陣亡將士冊簿上,然后再改一個名字變成了死者的兄弟,是以民夫的名義出現在云初軍中。

  現在,云初對這一套做法,已經從反對,不接受到后來的默許,直到現在直接自己上手操作,已經很熟練了。

  「你以前叫楊成,以后就叫楊受成吧,這是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的名字,聽說這家伙睡了很多的教坊第一部,很有艷福,所以,就這個了。」

  「恭喜你,不用上軍陣了,就是以后要跟驢子一起過日子了,先說好,要公驢還是母驢?」

  「啥?你他娘的想要一頭大青騾子?看清楚,你就斷了一只手,等你褲襠里的那個東西沒了,我給你換大青騾子,要不然,你自己下手也成,換不換?」

  云初一路調笑著從傷兵的帳篷里鉆出來,他笑的很勉強,主要是有幾個傷勢很重的,希望他這個將軍能親手送他們一程。

  云初讓人拿來了最烈的殺毒藥,跟溫柔一起端著往他們的嘴巴里灌,有些灌進去之后,就從別的地方流淌出來……最后全部醉死了。

  酒精的味道籠罩了整個傷兵帳篷,好多傷兵勉強直起上半身瞅著將軍跟長史給那些同伴嘴里灌酒,沒有一個人說話,還有好多年輕的傷兵開始哭。

  幾個老兵就在一邊嘟囔道:「哭什么哭,這就是府兵的命,走的時候能喝一碗最好的烈酒,也不錯了。」

  云初往嘴里丟了一塊甘草,慢慢的嚼著,溫柔也從袖子里摸出一塊甘草丟嘴里嚼著,兩個人都沒有什么說話的興致。

  死了這么多人,全軍都在歡呼,云初軍也不例外,那些因為是勝利而熱情高漲的軍卒們,站在積利城前,不斷地揮舞著自己的武器,向城頭的高句麗人宣泄自己對于勝利的喜悅。

  渡河之戰,結束了,取得了超出高侃預料的大勝,然而,積利山城依舊矗立在眼前,并沒有因為上一場大勝,就改變它的高度,與危險度。

  積利城是一座山城,唯一的缺點是山谷中間的空地過于廣闊,以至于碧流河成不了他們的護城河。

  事實上,也沒有哪一個將軍在筑城的時候,會把一條經常泛濫的河水充當護城河。

  沒有辦法預計的洪水,會把城墻帶走的。

  依山而建的積利城山勢陡峭,居高臨險,雄踞滾滾東去的碧流河畔,扼控煙波浩淼的黃河北岸,南與云初剛剛燒毀的石城遙相呼應。

  好像一把巨鉗,將碧流上游兩岸的赤山城、窩堡山城、高力城等,皆不足百里,東北與娘娘城、鳳凰城連成一體,構成完整的防御體系,形成了一個攻防兼備,易守難攻的城堡。

  積利城還可以阻擋大唐水師自海上沿碧流河谷進攻路線。

  因此,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積利城分為前城、后城。后城山谷環抱,宜于屯兵各谷。

  前城橫跨山脊,便于瞭望和指揮作戰。后城、前城遙相呼應,互為補充,相得益彰。

  積利城前城的城墻,依山勢構造,除南面、東南面外,其余西、北、西北三面城墻皆利用陡峭的山崖壘筑而成,與懸崖峭壁結為一體。

  跟石城不同的是,這里山上的樹木很少,大部分都是低矮的灌木。再加上有長城一般的城墻在山頂蜿蜒,在石城能用的火攻,在這里沒有施展的余地。百度搜索|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李績的三路大軍,以最北的契苾何力,薛仁貴為首,他自己率領中軍居中,高侃率領的后軍在下,想要形成齊頭并進的場面,想讓淵蓋蘇文不能全顧,只要有一支軍隊攻破高句麗人的防線,那么,橫亙在其余兩軍面前的高句麗人就不得不后退,繼續讓出回旋空間。

  現在,云初對于李績的戰略目標已經看的很清楚了,他的目的就在于把高句麗人壓制在狹長的朝鮮半島上,讓這些人失去回旋的空間。

  決戰必定會發生在朝鮮半島,所以,人家的火藥也需要出其不意發揮最大的效能,將高句麗人一鼓而滅。

  勝利的喜悅撤退之后,隔壁軍營就有哭聲傳來,張大師軍營里的哭聲最為凄慘。

  因為,張大師戰死了,這位武功縣男,大唐名將張儉的弟弟張大師戰死了。

  親兵把張大師的尸體搶回來的時候,人已經被戰馬踩踏成了一張被鎧甲包裹的人皮。

  郭待封的軍營里的哭聲也不小,郭待封倒是沒有戰死,也沒有受重傷,就是他的親兵死傷慘重,部下也戰損了三成還要多。

  高侃下達了軍令,要求全軍縞素,為死去的張大師招魂,也讓城頭的高句麗人以為,這一戰,唐軍主帥也完蛋了。

  這件事云初很理解,別說為一個將軍戴孝,就是為一個戰死的大唐小兵戴孝他都心甘情愿。

  只是,大唐的孝服他他娘的耗費麻布了,這一批麻布他準備留著為將士制作皮靴內襯的,要不然,等冬季真正降臨之后,穿著單皮靴的將士們會凍壞腳的。

  大軍給將士們準備的棉鞋只有一雙,根本就不夠用的,云初還想著利用一下東北的特產烏拉草來取暖呢。

  渡河大戰之后的第三天,唐軍就開始了正式的攻城戰,這一次云初軍并不在攻城部隊的序列。

  改由高侃親自統領的中軍攻城。

  在這兩天中匆匆制作的攻城車,樓車,箭樓紛紛出動,被大軍推著緩緩向城頭逼進。

  結果不好,就在這些攻城器械在滑床弩,弓箭的掩護下即將抵達城墻的時候,從城頭上忽然飛出無數的巨石,將軍卒們好不容易制造的攻城車,樓車,箭樓砸的稀巴爛,這還是云初第一次在戰場上見到投石車的真實運用。

  不過,這些投石車投擲的石頭都不是很大,最大的也不過二三十斤。

  丟石頭丟的也不夠遠,最多不超過一百步,就這,還是從城頭往下丟。

  這樣的投石車實在是不怎么樣,遠遠不如云初在電影中看到的半獸人的投石車,那東西,能把一座石頭塔樓丟到人類的城墻上去,將幾十丈高的城墻,一砸就是一個大窟窿。

  問題是,那種投石機是怎么制造來著?

  云初覺得需要集思廣益一下。

  就在云初計劃制造一只巨大的可以把五百斤的石頭丟上城池的巨型投石車的時候,高侃也在下令制造投石車。

  不過,他制造的投石車很小,丟的也是十幾斤重的石頭,還必須是圓滑的鵝卵石才好。

  對于云初這種無論在任何時代都是學霸的年輕人來說,短時間內攢出一架重力投石車對他幾乎就沒有什么難度,所以,他自動提高了對自己的要求,需要弄出一架能把五百斤重的石頭丟到城樓上的投石車。

  云初對這東西的認知就是,修建一個巨大的木頭架子,將一根足夠結實的木頭放在架子上,一頭短,一頭長,在短的這邊加配重,再用長臂來投擲石頭,因為短臂施加在長臂上的力量會被放大。

  所以,想要把石頭丟的足夠遠,石頭足夠重,就需要考量短臂與長臂之間的長度比,以及配重比。

  當高侃正在往城頭丟十幾斤重的鵝卵石的時候,不經意間,在積利山城的正前方,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木頭架子,以及一根長度超過十丈的巨木。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四十九章火藥不是破城的唯一工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