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五十五章秋日私語
  李弘在李治眼中就是自己年幼的兒子,需要隨時教導,莫要讓他走了歪路。

  李弘在武媚眼中,就是一個時時刻刻都想粘著她享受一點母愛的毛孩子。

  李弘在那些文武大臣眼中,就是帝國的將來,是一個需要時時修理的小樹苗。

  但是,當李弘言辭稚嫩的代王令到了安西都護府,當大都護得知即將成為太子的代王殿下,需要尋找一種叫做圓蔥的東西,還特意繪制了稚嫩的圖畫之后。

  一支人數八百的騎兵隊伍就離開了于闐。

  既然安西四鎮找不到太子殿下需要的東西,既然這個東西叫做圓蔥,想必,就在蔥嶺吧?

  于是,這一支騎兵就一路向西,不斷地殺戮,不斷地詢問,最后終于從一個被活捉的小小的國王口中知曉,這東西應該在小勃律。

  此時,那支人數已經不足五百的騎兵就轉頭殺進了小勃律。

  他們化作強盜在在小勃律燒殺劫掠,四處尋找圓蔥的影子,直到將一座城池燒成了白地,才從驚恐的城主口中得知了圓蔥的下落。

  此時正是八月,那東西就種在城外的原野上,無邊無沿,蔥綠一片。

  只是圓蔥肥厚的球莖被茂密的蔥葉子給擋住了,他們才沒有發現……

  為了防止年幼的太子殿下,再突發奇想,這些人就劫掠了這一路他們能找到的所有植物種子。

  當他們按照太子教的吩咐,親自帶著這些植物種子回到長安向太子復命的時候,八百騎兵,只歸來了不足叁百騎。

  當李弘看到那些滄桑的騎兵們向他獻上的圓蔥實物,以及圓蔥種子,各種植物種子的時候,他既歡喜又非常的慚愧,因為身為一個貧窮的連東宮墻上都長滿野草的太子,他沒有足夠多的錢賞賜給這些勐士。

  在被父皇呵斥,被母后呵斥之后,窮困的太子殿下只好去找娜哈,在簽署了喪權辱國的借款條約之后終于借了兩千貫錢,太子殿下轉手就盡數賞賜給了這些勐士。

  他唯恐薄待了這些勐士,還把這些人盡數的編練進了自己的太子六率中,盡管此時的太子六率只有六百人。

  自從這件事在軍中傳播之后,大唐邊州的府兵,都期望接到言辭稚嫩的太子教。

  不管太子教上的內容多么的離譜,多么的難以置信,他們都有足夠多的勇氣與毅力去完成。

  沒有辦法,年幼的太子殿下,給的實在是太多了,即便是當初嘲笑那八百人的西域府兵們,在得知那群人中的幸存者全部被編練進了太子六率,羨慕的眼珠子都發紅。

  不是所有府兵都有資格被編練進太子六率的,今日的太子六率,日后將是皇帝親衛。

  這就是大唐的慣例。@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

  而戰死在尋找圓蔥路上的那些府兵,獲得了太子殿下豐厚的撫恤不說,身為府兵,他們陣亡之后,府兵身份將由家中子侄代替,而這些子侄,也將跟隨那一支隊伍的根苗,進入太子六率的序列。

  這件事在皇帝李治看來就是小孩子在胡鬧。

  在武媚的眼中,這個行為就是小孩子在沒有從母親那里獲得足夠多的關注,而故意胡鬧,想要引起母親的關注而干出來的蠢事。

  當然,那死在尋找圓蔥路途上的五百多府兵,并沒有引起他們的關注,畢竟,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不值得多關注一眼。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的兒子,大唐的太子,為了這件在他們看來不值一提的小事,付出了多少。

  而最慘烈的代價,就是必須一邊跑,一邊給娜哈當打彈弓的靶子……

  而這,僅僅是那篇喪權辱國的借款合同中,微不足道的一條。

  李弘從懷里摸出一顆紅皮圓蔥拍在娜哈的手中道:「只要放在陰涼的地方儲存,可以放整個冬天。這東西最好的地方在于,畝產很高,只要肥料能跟上,一畝地產四五千斤毫不稀奇。就算農夫一斤圓蔥只賣一個銅錢,一畝地也可以收四五貫錢。所以,付出五百多條人命才得到的寶貝,我們一定要善待它,否則那些勐士的血就白流了。」

  娜哈瞅瞅手上的圓蔥,再看看李弘特有的丹鳳眼,很是感動,就捧著圓蔥道:「好,我家還有不少地,我幫你種圓蔥,還有,那兩千貫我不要你還了。」

  李弘原本平直的嘴角微微起了一點弧度,不過,他硬是在臉上擺出一副堅毅的模樣道:「大丈夫千金一諾,豈有中途毀約之理。你當初說過,你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是好多西域商人在戈壁沙漠上辛辛苦苦做生意得來的,這個錢,一定會還給你的。」

  話音剛落,他的耳朵就被娜哈一把捉住,就聽娜哈憤怒的道:「你竟然敢欺騙我。」

  李弘茫然的道:「我那里欺騙你了?」

  娜哈怒吼道:「你只要開始說謊,你的兩只耳朵就會動彈,剛才,你的耳朵動彈了,說,你騙我啥了?」

  原本一臉沮喪的李弘聽了娜哈的話之后,稍微愣了一下,隨即道:「其實這種圓蔥沒有那么大的產量。」

  娜哈笑著松開李弘的耳朵道:「知道你在吹牛,看在你這么可憐的份上,兩千貫就一筆勾銷。我以后也不用彈弓打你了,嫂嫂說,你是太子,不能跌了身份。」

  李弘嘿嘿笑道:「那該多不好意思啊……」

  娜哈撇撇嘴道:「嫂子要我問你一句話,你一定要老實的回答我。」

  李弘坐直了身子道:「好,你問,我一定實話實說。」

  「你是大唐的太子,想要錢有的是門路,干嘛一定要問我借錢?」

  李弘笑道:「因為只有從你這里借錢,才沒有后患。」

  「沒有后患嗎?我記得我寫了不少的條件在上面呢。」

  李弘道:「你出的條件,都是我自己就能辦到的,讓你用彈弓打我,我可以變得更加迅捷,從宮里偷美酒,這對我來說沒難度,喊你娜哈姐姐,這對我來說就不是條件,我平時就這么喊的。至于幫你抄經書這種事,就當是我練字了,幫你一起去嚇唬人,這事我也很喜歡啊,自從當上太子,一點意思都沒有……」

  娜哈坐在一張長條凳上,甩著雙腿問道:「別人會向你提出什么要求?」

  李弘聽了娜哈的話,一張臉頓時就陰沉下來,恨恨的道:「他們會要求往我的太子六率里塞人,他們還會要求把自家子侄送到我這里當伴讀,他們還會要求我把他們家的小娘子帶進東宮。而這些事情,沒有一樣是我能答應的。他們都覺得我年紀還小,不懂這些,卻不知道,我年紀雖小,卻不是一個任由他們擺布的傻瓜。先生一直告誡我,要聰明,要聰明,要聰明起來,我記得牢牢的,他們休想騙我!」

  「可是,我覺得你弄圓蔥這件事就挺傻的啊,死了那么多人就弄回來一些種子,哦,還有幾顆圓蔥。」

  李弘笑道:「傻嗎?」

  娜哈道:「傻透了。」

  「那么,你認為皇祖也是傻子嗎?」

  娜哈想了一下道:「我聽哥哥說,你皇祖是世上最厲害的皇帝。」

  李弘從菜地里拔出一顆菠薐菜放在娜哈手里道:「你覺得這個東西值錢嗎?」

  娜哈看一下手上的菠薐菜道:「不好吃,不值錢。」

  李弘笑道:「我在跟著太傅們學習《太宗會要》的時候讀到,貞觀十一年,泥婆羅人向太宗敬獻菠薐菜,太宗大喜,賞萬金。既然皇祖在拿到菠薐菜的時候可以歡喜的賞賜給泥婆羅使者萬金,就說明菠薐菜對我們很重要。我朝將士不遠萬里給我弄來了圓蔥,這已經證明,他們對我忠心耿耿,這樣的勐士,我自然要趁機把他們收入太子六率,成為我的親兵。先生曾經告訴過我一句話,在人才身上花多少錢,最后一定會加倍,加幾十倍的賺回來。」既然皇祖能因為菠薐菜賞賜泥婆羅使者萬金,我就能賞賜給大唐勇士們二十萬金,還要給他們官當,讓所有人都羨慕,讓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敬我李弘,我李弘必不辜負。讓所有人都知道,太子雖小,也有聲音。」

  娜哈郁悶的瞅著滔滔不絕的李弘,她再一次覺得這個孩子很傻。

  明明自己只隨便問了他一句話,他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偏偏在那里說了老大一堆話,好像顯得他很聰明似的。

  好在心里還記著嫂子要她對李弘好一些的話,就強忍著等李弘嘟囔完。

  就在李弘說的最后一個字落地,娜哈就跳下大板凳一邊往烏騅馬的背上爬,一邊對李弘道:「天色晚了,我要回家,要不然嫂子會罵。」

  李弘在后邊高聲道:「你這人怎么回事,好歹把別人要說的話聽完再走啊。」

  烏騅馬快如疾風,李弘跑到門口,才聽到娜哈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下次,下次吧,下次一定。」

  這話聽著就毫無誠意可言,李弘恨恨的跺跺腳,話說了一大半,憋在心里,很不舒服。

  他身邊不是沒有人愿意聽他講話,愿意聽他講話的人可以塞滿整個朱雀大街。

  可是呢,李弘就想跟娜哈姐姐說話,只有跟她說話,自己才不用把要說的話在腦子里過一遍。

  可以痛痛快快的,想說啥,說啥。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五十五章秋日私語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