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五十八章文臣與武將
  要不然,城里的東西我們都不要先拿走,堆在一起之后我們再平分?」

  云初又拿出一種解決方案。

  這一次郭待封有些羞愧的朝云初拱拱手表示認可。

  「如此,就由小弟來主攻城池,再率先入城如何?」

  云初點點頭道:「如此甚好,那么,在下就負責清掃大行城的外圍,為郭兄觀敵瞭陣。」

  「多謝宇初兄,算小弟欠你一份人情。」

  云初笑道:「有機會你一定要還我這個人情。」

  郭待封笑道:「一定如此。」

  眼看著郭待封就要離開,云初突然道:「距離大行城三十里外的一處山谷里,有一座肖門寺,聽說寺廟里有一塔三金堂。」

  郭待封立刻停下腳步瞅著云初道:「一塔三金堂?」

  云初瞅著地面磨蹭半天才道:「這件事有些不好的勾連,郭兄應該提前知道。」

  郭待封疑惑地道:「什么樣的勾連?」

  云初喟嘆一聲道:「與大慈恩寺有些勾連。」

  「與大慈恩寺有勾連?」

  云初點點頭道:「大慈恩寺香積廚與這座肖門寺有一些銀錢上的來往。」

  郭待封愣了片刻,馬上道:「宇初兄是說,肖門寺也有香積廚?」

  云初長嘆一聲道:「高句麗,新羅,百濟的商賈去長安做生意之前,會把大量的銀錢存放在肖門寺的香積廚中,然后,帶著貨物去長安,如果需要銀錢,就拿著憑證從大慈恩寺香積廚中提取。」

  郭待封吞咽一口口水道:「所以……」

  云初帶著些許難以割舍的神情點點頭。

  郭待封自然知曉云初為何會把這么好的一塊肥肉交給他了,因為云初這個玄奘大師的私生子,實在是不好對佛門中人下手。

  即便是高句麗的寺廟也不成,否則,就是背叛佛門,就會失去他最大的助力佛門。

  可是,云初又舍不得這么好的發財機會,所以,只好便宜他這個跟佛門沒有半點關系的外人了。

  反正屠殺的是高句麗的和尚,在朝堂上,說破大天去,也是有功無過。

  「既然如此,攻城之事……」

  「我來攻城,你去清理周邊,不過,要說好,我什么都不知道。」

  郭待封道:「既然如此,肖門寺的收獲你就不能拿了。」

  云初則淡淡的道:「城池里的收獲你也不能動。」

  郭待封似乎變得很聰明,瞪著一雙牛眼睛道:「要確保肖門寺的收獲超過大行城。」

  云初懶懶的道:「到時候,我會再給你一次挑選戰利品的機會,肖門寺或者大行城。」

  郭待封閉目沉思片刻道:「我相信宇初兄,不論好壞我都選肖門寺。」

  云初跟著沉默片刻道:「小心了,肖門寺的武力不一定就比大行城弱多少。」

  郭待封咬著牙道:「我選肖門寺!」

  對于郭待封的果斷選擇,云初多少有些佩服,不管這人將來能不能成材,至少,在決斷這一方面還是很果決的,尤其是這一次,云初相信,他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獲,收獲甚至會大到讓他生不如死的地步。

  行軍到距離大行城三十里的地方,郭待封就帶著自家人馬直奔肖門寺。

  眼看著郭待封帶著人馬快速的向肖門寺方向進軍,溫柔有些擔憂的道:「會不會捅一個馬蜂窩?」

  云初道:「必然會捅一個馬蜂窩,而且郭待封本人還得不到多少好處。」

  溫柔不解的道:「那里沒有錢?」

  云初搖搖頭道:「不是的,是那里的錢太多了。」

  溫柔道:「如果真的跟大慈恩寺有勾連,你確實不適宜下手。」

  云初搖頭道:「如果僅僅是跟大慈恩寺有勾連,我會迫不及待的對這個肖門寺下手。

  我是擔心跟東征的將領們起沖突,擔心跟皇帝起沖突,擔心跟文臣們起沖突,唯一不擔心的就是跟佛門起沖突。」

  溫柔不解的道:「這筆錢很大很大嗎?」

  云初嘆口氣道:「一塔三金堂,塔為銅塔,分七層鑄造,每一層塔樓四面有四尊坐佛,重五萬六千斤。

  三金堂,有金佛六座,每座金佛重三千斤,須彌座為白銀所鑄,艷麗非常。」

  溫柔搖頭道:「為何我對此事一無所知?」

  云初大笑道:「有一次娜哈跟玄奘大師閑聊,見玄奘大師的生活非常的清苦,就向玄奘大師炫耀說她有很多很多的錢財,問玄奘大師要不要,這樣就可以花一點錢給玄奘大師改善一下生活環境。

  結果那一天不知為何,一向對錢財視若糞土的玄奘大師竟然起了孩子氣,跟娜哈爭論起來了,還說娜哈那點錢根本就算不得什么,還說大慈恩寺里的那點錢也算不得什么。

  娜哈覺得玄奘大師在騙她,非要玄奘大師說個清楚。

  然后,玄奘大師就列舉了他所知道的富裕的一些寺廟介紹給娜哈聽。

  其中就有這座肖門寺。還清楚的說出來了這座看似隱世,實則乃是高句麗最富裕的一座寺廟里的陳設,重點講述了一塔三金堂。

  那一天,娜哈很沮喪的回到家中,我就問他為什么這么沮喪,娜哈就說我騙她,總說她是全天下最有錢的女孩子,結果不是。

  還說比她有錢的人有很多,還說她手里的錢財還比不過一個叫做比目魚的女孩子。百度搜索|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你也知道娜哈這孩子啥都好,就是沒什么學問,這世上那里有什么比目魚女孩子。

  有一次我見到窺基大師,就問他這個有錢的比目魚女孩子是誰,結果惹得窺基大師大笑不已。

  說兩百多年前,秦王苻堅贈送給了當時的高句麗王一大批佛像,經文,繡帳的時候隨行的還有一位僧人,名曰阿道來。

  僧阿道來在高句麗王的支持下,在高句麗當時的國都尉那巖城建立了肖門寺,與伊佛蘭寺,這兩座寺廟也就成了高句麗的佛宗。

  后來隨著高句麗的都城不斷地南遷,肖門寺也隨之遷徙,肖門寺最終落在了鴨綠水邊大行城旁的山谷里。

  那個被娜哈稱作比目魚的女孩子也不叫比目魚,人家叫避木!是肖門寺五十年前的吉祥天女。

  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在隋煬帝東征高句麗的時候,一次性支援高句麗王黃金一萬斤,還號召高句麗,百濟,新羅的商賈們為高句麗王提供物資糧草。

  讓高句麗人萬眾一心抵抗楊廣,就是因為這樣,楊廣征伐高句麗的行動才以大敗而歸。

  所以玄奘大師才說娜哈那點錢在人家跟前不值一提。

  大唐建立之后,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地的商賈開始與大唐做生意。

  為了方便銀錢往來,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地的商賈習慣將銀錢存進大唐寺廟的香積廚,然后,再從這個肖門寺提取。

  或者將銀錢存入肖門寺,再去大唐指定寺廟的香積廚支取。

  你覺得這樣的一座寺廟應該有多少錢?」

  溫柔皺眉道:「大唐如今正在與高句麗交戰,大唐寺廟還這樣做,有資敵之嫌。」

  云初攤攤手道:「佛與佛相連,與世人無礙,這可是窺基大師告訴我的,人家自認為生活在佛國,早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溫柔陰沉著臉道:「如此說來,我們這一次努力爭取攻打大行城,實際上的目標是這個肖門寺?」

  云初笑道;「心理上有什么不適之感嗎?」

  溫柔搖搖頭道:「我目前,已經摒棄了單純的武將思維,開始用文臣的思路來考慮問題了。」

  云初大笑道:「這就對了,絕了肖門寺就等于摧毀了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地與大唐的經濟往來。

  只是這一次的利益太過豐厚,而我們又不可能做到無聲無息,所以,到時候占便宜的人很多,我們的力量又太小,還要直面佛門的反噬。

  收益與付出不合理,所以,我最終還是放棄了,但是呢,既然這個肖門寺敢與大唐作對,正好借用郭待封的力量將這個隱藏的禍患清除掉。」

  溫柔又道:「如果按照你說的,有銅塔,有白銀蓮座,有金佛,郭待封該如何帶走呢?」

  云初大笑道:「就是考慮到這個問題,我才放棄了肖門寺,數十萬斤分體澆筑的銅塔,數千斤重的金佛,美輪美奐的須彌座,這幾乎已經是工匠們創造的奇跡。

  這樣的東西自然不能毀壞只能拆開,動用大軍拖到海邊,再運上戰艦,最后運回長安。

  這么大的工程,沒有辦法掩人耳目的。

  一旦事情開始公事公辦了,武將們私底下默許的那些陰私事情,就再也沒法子做了。

  總體上來看,對國家有利,對個人來說,屬于得不償失。

  我們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人,只能享受一些很普通的福報,承受一些很普通的災難。

  像肖門寺這種大福報,大歡喜,我們承受不起。」

  溫柔聽云初把話說完,就點點頭道:「既然不是我們能碰的東西,那就不要碰。

  準備攻打大行城吧,我期望這座城能給我們更大的驚喜。」

  云初大笑一聲,就甩甩腦袋,將銅塔,金佛,白銀座統統甩出腦袋,瞅著近在眼前的大行城,高聲吩咐道:「來人啊,勸降!」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簽!

  第五十八章文臣與武將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