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六十二章走的太快了
  張東海其實很羨慕王德發。

  這個人有仗的時候打仗,沒仗打的時候就一心想著怎么弄錢。

  定遠將軍偏偏是一個又能打仗,還能撈錢的主。

  遇到這樣靠譜的將軍,王德發自然是沒有二話的跟著將軍混。

  他的腦子很簡單,只要將軍不帶著他造反,其余的都不叫事情。

  打一趟仗,軍功早就到手了,錢也早就到手了,就算不能去平壤獲得滅國之功,王德發也不在乎。

  因為滅國之功跟他這個大兵頭子沒有太大的關系,既然將軍都不在意,王德發自然不會在意,他也不怎么喜歡頂著敵軍傾倒下來的沸騰的金汁爬城墻。

  現在又有了產業,王德發決定把自己小妾的弟弟弄過來當掌柜的……

  張東海就不一樣了,其實從骨子里,他跟王德發都是一樣的,只是在臨出發之前,他獲得了一項秘密皇命,除過折沖都尉這個身份之外,他還成了百騎司的轄騎。

  他猜測,每一個將軍身邊其實都應該有一個轄騎存在的,只是不知道是那些人罷了。

  對于云初這個將軍,從軍人角度出發,這已經是自己幾十年軍人生涯中能遇到的最好的一位將軍。

  只是——

  這個將軍好的有些過份,以至于,以他這顆沒有讀過幾年書的腦袋,根本就沒有辦法在思維上緊緊跟隨將軍。

  在戰陣上沒有問題,就算將軍有萬夫不當之勇,自己憑借多年的苦練,以及在戰場上養成的本事,還能看見將軍戰旗的方向。

  等到將軍開始從軍陣轉為文治的時候,張東海的苦日子就到來了,明明將軍在做事的時候,對他沒有半點的隱瞞,可是,他就是弄不明白將軍到底是怎么隨隨便便就把一座高句麗人的城池,變成一個普通大唐州縣的。

  他很羨慕溫柔跟鐘馗。

  因為不論將軍在說什么,做什么,他們都能心領神會,甚至在一邊敲邊鼓……

  不過,張東海并不感到羞愧,畢竟,那三個人都是朝廷選士的時候選出來的大才。

  一個明明能當狀元的,硬是被自己的老師提名成第九,一個出身自全家御史言官的高門,人家祖上就聰明,到他這里聰明一些也理所當然。

  另一個長得跟屠夫一樣,如果不是因為長得太丑,也是妥妥的一個狀元。

  所以跟著這三個人,看不懂他們行事的方式,也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毛筆被張東海咬在嘴巴里已經很長時間了,桌面上的紙張還是一個字都沒有,哦,有兩滴墨汁,是從毛筆上流下來的。

  張東海狠狠地在腦袋上抓了兩把,低聲咆哮道:“今天將軍都說了些啥?”

  那些話他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甚至能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因為將軍可憐他跟王德發兩個蠢貨,特意把那些難懂的話掰開揉碎了說的。

  可是,要他把腦子里的那些意思變成文字,這實在是太難為他了。

  “陛下,您就饒了老張好不好,不是老張不辦事而是老張沒本事辦事啊……”

  就在張東海喃喃自語的時候,溫柔推門進來了,見張東海正準備寫東西,就笑道:“家書還沒有寫完?嗯,慢慢來,我也是想了好久才確定讓家里送誰過來當管事。

  王德發讓自己小老婆的弟弟過來,這完全是蠢貨行徑,警告他還不聽,看樣子是一個寵愛小老婆的主。

  你可不敢這么干,家里邊的大的再不好,跟你也是一條心,就算再怎么糊弄錢最后也是落在兒子手里,小妾就不一樣了,重用小妾家的人,那可是準備把家財往外弄的先兆。”

  張東海笑道:“末將家中人口簡單,就一個老婆六個娃,老大要在家里守著家業,老二今年也二十了,我尋思著把他弄來。”

  溫柔瞅瞅一個字都沒有的白紙,將手中拿著的一摞子文書跟家書放在張東海的桌子上道:“我可沒時間等你寫完,你慢慢寫,寫完之后,明日卯時記得把這些東西交給信使,記得跟信使驗證之后再用火漆封口,里面還有將軍呈送吏部的關于大行城這邊的說明。

  記得讓信使把文書跟家書分開……”

  溫柔嘟嘟囔囔了一大堆最后打著哈欠走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皇帝為何會讓一個如此憨厚的人來當密諜的,每天都在為寫密信愁的快要禿頂了。

  溫柔走了之后,張東海瞅一眼溫柔拿來的一摞子文書跟家書,就開始認真的在白紙上寫家書。

  “豬兒吾妻,見字如晤,為夫還在大行城,我家將軍受命為烏行道行軍總管,守衛大軍后路??看來,再上戰場之事為數不多……”

  準備繼續往下寫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瞅了一眼那一摞子文書……

  “將軍為軍中諸將籌備了些許家業……”

  寫到這里,張東海又瞅了一眼文書陷入了思考,最終還是搖搖頭繼續書寫家書。

  只是毛筆停在紙上一動不動,他忽然放下毛筆,一把將寫了一半的家書揉成一團,用顫抖的手拿起了,溫柔特意放在最上面的云初給吏部的文書。

  溫柔再次回到大堂上的時候,見云初正圍著一個火爐吃茱萸火鍋。

  溫柔往里面添加了一些羊肉片道:“冬天吃這個東西最好,暖和!”

  云初道:“以后收發文書的事情就交給張東海了。”

  溫柔不解的道:“這不是方便他當密諜嗎?”

  云初嘆口氣道:“沒辦法,我們在這里把事情做的風生水起的,張東海寫給皇帝的密信里,卻把我們做的事情說的顛三倒四狗屁不通的,實在是對我們太不利了。”

  鐘馗不解的道:“你怎么知道張東海密信的內容顛三倒四,狗屁不通的?”百度搜索|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溫柔笑道:“當然是太子殿下看到了,就給了這么一個評價。”

  鐘馗皺眉道:“太子年幼無知,不該如此評價他忠貞的臣子的。”

  云初笑道:“是陛下給的評價,太子殿下聽到的。”

  鐘馗皺皺眉頭,將一大筷子羊肉塞嘴里,吞下去之后,就對云初道:“既然太子殿下好用,不妨讓他去皇后那里看看,我總覺得這個樂浪郡主跟皇后有關系。”

  溫柔愣了一下道:“不是跟陛下有關嗎?”

  鐘馗搖搖頭道:“因為陛下沒有必要這樣做,陛下喜歡張東海這種憨厚的人,對于刁滑之輩從來都不怎么欣賞,就算是云初,陛下也給他冠以二百五的名義,才任由他在長安胡作非為的。

  這一點與皇后用人有很大的不同,看看許敬宗,李義府就知曉皇后喜歡什么人了。

  而這個樂浪郡主的行徑,與許敬宗,李義府相似,這些人辦事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喜歡賣弄聰明。”

  云初搖搖頭道:“不可,太子看到張東海的密信是很偶然的一件事,他還是一個孩子,皇帝跟皇后都不怎么提防他,如果刻意去做這種事情,以皇帝,皇后的智慧,沒理由看不出來。

  讓太子去當密諜,也太高看這個新羅婦了。”

  溫柔附和道;“不值得。”

  鐘馗道:“那就尋找旁證吧,她不可能做的天衣無縫,總會露出馬腳的。”

  云初笑道:“不說這些事情,我們還是痛快的喝酒吧,只是別喝醉了。”

  說罷舉起酒杯……

  顯慶元年十一月十四日,大雪,李績統御二十萬大軍正式踏過冰封的鴨綠水,踏上了高句麗的核心國土。

  只是,從鴨綠水到平壤之間都是崎嶇的小路,二十萬大軍想要盡數從山巒間穿過,還需要不少的時間。

  今年的一切似乎都在向有利于大唐的方向傾斜,大雪的節氣里沒有大雪,反而艷陽高照。

  從踏過鴨綠水開始,契苾何力與薛仁貴就不再是大軍的前鋒,而是成為了后軍,負責押送糧草,物資。

  這些物資中就有云初在大行城讓高句麗人制作的軍品——塞滿烏拉草以半寸厚的木板為底,隔絕冷氣的毛氈靴子。

  這東西自然很難看,但是當將士們穿上這東西之后,立刻就察覺了其中的好處。

  這東西防寒不說,還因為在靴子外面涂抹了松節油,導致這東西還有了防水的效果。

  這一點是棉鞋所不能比擬的,棉鞋雖然暖和,但是,當鞋底被水浸透之后,棉鞋就會立刻變成兩個冰疙瘩,反而不如皮靴好用。

  李績在發現這東西好用之后,立刻就下令云初在大行城務必日夜制作這種鞋子,不得有誤。

  云初脫離了戰場之后,就不再把重點放在軍事上,反而更加關注民生。

  為了能趕制出更多李績需要的烏拉草氈靴,溫柔,高文幾乎發動了整個大行城的百姓采集烏拉草,搟氈,去松林中搜尋松油。

  頓時,整個大行城就變得熱鬧起來了,制作這種氈靴,對高句麗人來說并不難,這幾乎就是他們的日常,在看到這種氈靴好賣之后,高句麗人又貢獻出來一種可以在雪中行走不擔心陷進雪里的腳爬犁。

  云初看過,這東西其實就是把一雙腳放大五六倍之后的扇子一樣的東西,放大了承受力量的面積之后,自然就能在雪上行走,不至于走一步,就讓大雪埋到大腿上。

  雖然云初知曉,這東西對于大軍來說不怎么重要,他還是大力收購,他需要這些高句麗人的主觀能動性。

  只要把這些人統統發動起來,高句麗人在東北這片凍原上的優勢將喪失殆盡。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