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六十四章人不可自滿
  云初回到城主府的時候心情很好。

  用一些稻米換到了那么多的鯨蠟,這東西只要弄一個模子,就能制造出很多價值更高的蠟燭。

  而溫柔還在生氣,他在一張很大的紙張上寫下了云初新詩《人境》的下半闕。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見云初進來了,就招手道:“過來看看我寫的這下半闕詩,跟你的詩比起來如何?”

  云初認真誦讀了一遍,又想了一下這個東晉時期的詩人,點頭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這么想的,你偷聽我的夢話了?”

  溫柔搖頭道:“我雖然沒有心,但是,我從未想過忘記我在這里做過的所有事情。

  好事是我做的我會承認,壞事是我做的我也會承認,但是呢,我從心里認為在這里我們做了很多邪惡的事情,那么,這個時候,就不能在我們心懷愧疚的時候,吟誦出這般沒心沒肺的文字,并且是在大街上吟誦出來。

  我以為,這是對那種情懷的玷污。

  而且,我還認為你現在已經有些驕傲自滿了。”

  云初沒有想到弄錯了一首詩,會帶給溫柔這么大的觸動,想了一下,覺得溫柔說的很對。

  自從脫離了長安的環境,脫離了李績的掌控之后,自己確實在思慮上出現了一時疏忽。

  “要小心啊,事情還沒有結束呢,我們做的事情還沒有獲得朝廷的認可呢,真不知道你這個時候驕傲個什么勁,行百里者半九十的話不用我說吧。”

  “你剛才摔摔打打的就是為這事生氣?”

  “我更生氣的地方在于,高文吹捧你的時候,你沒有表示這是人家陶淵明的詩,這很掉價,會讓高文在心底里看不起你。”

  云初沉默片刻道:“我知道了。”

  溫柔立刻笑道:“你去碼頭弄回來了什么東西,能讓你這么高興?”

  “兩百桶鯨蠟。”

  還以為溫柔會很高興沒想到,溫柔苦笑一聲道:“陛下正在籌備修建自己的陵墓,你這個時候找到了這么多的鯨蠟,正當其時。”

  “陛下給自己修建陵墓跟鯨蠟有什么關系?”

  “因為陛下的陵墓之內將會修建兩座巨大的燈池,供奉兩盞千年不熄的長明燈,一旦陛下真正開始修建陵寢之地了,你這兩百桶鯨蠟,會給大行城帶來滅頂之災的。”

  云初瞅瞅溫柔,還想再看看鐘馗,結果鐘馗不在,云初道:“陛下會讓大行城拿出兩萬桶鯨蠟?”

  溫柔道:“還有可能是二十萬桶鯨蠟,如果出現這樣的狀況的話,會有多少人葬身大海?

  這種事不是沒有先例的,想想始皇帝為了修建陵寢里的江河湖海,秦巴山中采水銀死了多少人就明白了。

  多少年來,歷朝歷代的臣子與帝王在修建陵寢的事情上起過無數爭執。

  也死過無數的臣子,目的就是不讓皇帝重蹈始皇帝的覆轍。

  大唐驪山邊上的湯池下,即便是這樣的寒冬都能生產一些蔥,韭,菠菱菜,這些綠葉菜,進入蜀中,漢中就有一些地方即便是冬日,也有新鮮菜蔬出現,你知道為何陛下的餐桌上,在冬日基本上不上這些東西嗎?”

  云初皺眉道:“不是說,非時令菜蔬不食,是為了養生嗎?”

  溫柔搖頭道:“不是的,是為了限制皇帝不可靡費過甚。比如我家在驪山就有湯池,每年能產數百斤新鮮菜蔬,我們家每次在冬日吃這些東西的時候都是關上大門的,由家中大婦親自在小廚房做。”

  云初嘆口氣道:“如此說來,我這是錯了?”

  溫柔道:“鯨蠟這個東西不僅僅是大行城這里有,大唐沿海之地都有產出。你真以為好東西大家不知道用,非要把這東西弄得價格騰貴,弄成每一個人都用不起的樣子嗎

  ?

  是后果太嚴重。

  我祖父他們好不容易說服太宗皇帝以山嶺為陵墓,陵寢之內陳設簡樸,為萬世之表,萬一陛下以這兩百桶鯨蠟為突破口……”

  溫柔說的都是大唐朝廷上的一些潛規則,這些潛規則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卻是朝堂上的臣子們愿意遵守的一項規定。

  不是云初這種從平民突然變成仕人的人能知道的。

  云初愿意把這些潛規則譽為——限制皇權!

  皇帝的權限基本上是無限大的,假如這個世上真的有一個人可以為所欲為的話,這個人一定是皇帝。

  在大唐之前,瘋子皇帝層出不窮,帶給臣民的災難也有目共睹。

  既然大家都想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那么就一定不能讓皇帝變成一個變態或者瘋子。

  在皇權之下,一切都要靠潛移默化,一切都需要有春風化雨的效果,潤皇帝于無聲中。

  溫柔絕對是一個很好的諍友,問題是這個諍友把自己抄錄的半闕陶淵明的詩,親自貼在云初的床頭這就很過份了,云初不想把自己的恥辱掛上去,溫柔非常的堅決。

  這一夜,云初躺在陶淵明的詩下面怎么都睡不安穩,總覺得陶淵明的幽魂正站在他的頭頂冷冷的看著他。

  云初終究還是把那些鯨蠟制作成了蠟燭,放在軍營中供將士們使用。

  雖然給這些人使用這么好的蠟燭,有暴殄天物之嫌,將士們還是用的很開心,因為這種蠟燭真的沒有煙氣,比油燈好多了。

  當然,也僅此而已罷了,他們只是認為這東西就是大行城一帶的特產而已。百度搜索|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云初站在地圖前面,他沒有辦法幻想出二十萬大軍在高句麗山巒,丘陵間大規模行軍的模樣。

  不過當他鉆出山巒之后,還沒有見到鴨綠水后面的第一座高句麗城池,辱夷城,就迎來了高句麗軍隊亡命一般的反撲。

  李績知曉這是高句麗這個國家能拿出來的最后的勇氣,于是就背靠山巒立下營寨,不斷地派出將領們領兵四處突襲,一定要消磨掉高句麗人最后的抵抗之心。

  這一次,他不僅僅要殺人,還要誅殺高句麗人最后的勇氣。

  第一次在冰雪中與高句麗人作戰的唐軍,沒有任何的不適之感,在國內充足的糧秣,物資供應下,士氣高昂且節節勝利。

  劉仁軌率領的水師沿著高句麗海域不斷地襲擾,長淵,內米,仇乙,長口等沿海城池處處都能看到大唐水師的帆影。

  新羅大軍在新羅大將軍金庾信的統領之下,也從開平方向進軍高句麗南方重鎮木比城。

  與此同時,在蘇定方病重的情況下,裴行儉在百濟被黑齒常之折騰的生死兩難,原定的與新羅大軍一起討伐高句麗的行動不得不由新羅人獨自完成。

  云初在簽發了最新一隊送往辱夷城的糧秣之后,就對此次押送糧草的鐘馗跟王德發道:“糧草送到之后,就盡快趕回來,莫要在軍中多做停留。”

  鐘馗道:“會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危險嗎?”

  云初搖搖頭道:“我只是不想讓你們再卷進這場對我們來說多余的戰爭。”

  鐘馗不解的道:“為什么是多余的戰斗呢?”

  云初嘆口氣道:“因為都到這個時候了,我不想與火藥沾邊。”

  鐘馗眼前一亮道:“英公終于要在辱夷城動用火藥了?”

  云初道:“十二天還沒有打下辱夷城,再損耗將士的生命,對英公來說就是很大的恥辱了。

  最重要的是,高句麗剩余的精兵都在辱夷城,只有來一次大規模的爆破,才能徹底的震碎高句麗人的抵抗之心,我甚至懷疑,英公這一次指定要大行城兵馬運送這些并不重要的物資,還是在試探我是否對火藥感興趣。

  這也

  是英公給我的最后一次參戰的機會。

  我的態度依舊是——拒絕。”

  鐘馗帶著府兵以及王家三兄弟的奴兵們離開了大行城,因為有了馬拉爬犁與滿地的冰雪,他們前進的速度很快,那些阻礙了大唐軍隊半個月的路途,鐘馗他們應該能在十天之內就抵達辱夷城。

  “這可能是英公的最后一場大戰,被你拒絕之后,以后恐怕不好登門。”

  溫柔見云初的神色不好,就擔憂的道。

  云初搖頭道:“等英公解甲歸田了,我們的關系才會真正的好起來,放心,以后去英公府上討酒喝,他還是會給的,還只會是好酒。”

  “徐敬業在吐谷渾干出一番事業來了?”

  云初大笑道:“張柬之在有李氏隴右道的人馬支持的徐敬業的攻擊下,被驅逐出吐谷渾營地,不知所蹤。

  現在,徐敬業給英公這一家子打出來了老大的一片域外江山,英公應該感謝我才對。”

  溫柔道:“這么說,這最后一次深入高句麗作戰的機會,就是英公對這件事的反應?”

  云初大笑道:“也是他最后一次捆綁我的機會,讓鐘馗他們去送軍糧,英公就該知曉,我對他孫子沒有半點野心,甚至是一個對他李家有恩,卻沒有任何圖謀的人。

  你說像我這么無私的人,他應該如何對待我呢?”

  第四章送到,明天見,終究是晚了一些。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查看

  第六十四章人不可自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