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六十六章花郎徒
  溫柔聽完老黃的訴說之后,就對云初道:“新羅人干的。”

  高文也有些興奮的道:“一定是新羅人干的。”

  云初點點頭道:“既然二位都認為是新羅人干的,那么,一定就是新羅人干的,你說呢,老黃?”

  老黃呆滯的瞅著這三個破案神速的人,想了片刻道:“有一個家伙的綁在嘴上的木棍掉了,說了一句話,似乎是新羅人的口音。”

  原本沉睡中的老何閉著眼睛道:“就是新羅人,我聞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臭味了。

  云初,我不管你以后怎么找新羅人報復,但是,襲擊我們的這群新羅人你一定要找到。

  盡量抓活的,我有一些新奇的想法,準備找一些藥人來試藥。”

  云初瞅著外邊晴朗的天空道:“這樣的天氣里我們出不去,他們也動彈不得。

  嚴寒把時間都凍結了,他們逃不掉的。”

  老何點點頭,繼續睡覺。

  溫柔道:“我去擬定文書,將新羅人的暴行上報大總管,也寫公文呈遞給御史臺。”

  云初道:“就事論事,不要牽涉其它。”

  溫柔道:“只說新羅人襲擊我大唐傷兵營的事情,余者一字不提。

  不過,你要把人捉到才好。”

  云初冷笑一聲道:“他們逃不掉的,大行城方圓兩百里之內杳無人煙,能在短時間內擊潰大唐五百府兵的人,怎么也不會少于八百,我懷疑,甚至會超過千人,這么大的一個人群想要匿影潛蹤不可能。”

  暴風雪過后,才是最冷的時候。

  云初多等了一天之后,就帶著三百個不良人出發了,這一次他沒有帶任何外人,數量不多,卻足夠對付那些突襲者。

  老黃很擔心云初帶這么少的人出門會重蹈李都尉的下場,極力勸阻之下,云初還是帶著人騎著戰馬離開了,這一次云初用的是一人雙馬。

  一個時辰后,云初抵達了事發現場,也找到了被冰雪掩埋了的大唐府兵。

  這些人的身體已經跟冰雪連在了一起,渾身上下黑乎乎的。

  一些不良人立刻拿起樹枝清掃了尸體上的積雪,幾個老一些不良人在認真的查看了尸體上的傷痕對云初道:“刀,槍,矛,鞭,錘,鉤,箭矢傷痕都有,如果縣尊要檢查是哪一種箭矢傷,這就需要損傷遺體。”

  云初瞅著遍地的尸骸道:“兄弟們莫怪,我要找出兇手為你們復仇。”

  老不良人見縣尊已經跟將士們說好了,就提起橫刀,重重的劈在一具尸體上。

  這一刀的力道很大,在尸體上劈砍出一個完整的橫截面,不良人取出一支大唐制式羽箭,在橫截面上比劃一下,就對云初道:“不是大唐制式羽箭,也不是弓弩傷。”

  云初冷冷的道:“高句麗的羽箭呢?”

  不良人道:“大唐的羽箭箭頭狹長尾部有套,箭桿鉆進套中而后打磨光滑。

  因為不缺鐵的緣故,高句麗的羽箭與大唐的羽箭極為相似,只是做工粗糙一些罷了,這一處箭傷更像是鐵刺所傷,這種羽箭一般是百濟人在用。”

  云初冷笑一聲道:“百濟王扶余義慈已經被押解去了長安游街,黑齒常之正在跟裴行儉在黃山對峙,我不相信還有百濟人會跑來我們這里專門襲擊大唐軍隊,繼續找,以敵軍逃跑路線為主。”

  云初冷聲下令,幾十個有著豐富破案經驗的不良人立刻就再次忙碌起來。

  云初則站在一棵巨松之下,目光在周圍的松樹上不斷地巡梭。

  他不相信,一群能在短時間里擊潰一支五百人的大唐府兵的軍隊,想要做到無聲無息沒有這樣的可能。

  很快,一個不良人在清掃掉表面松軟的白雪之后,看到了一大片被腳印踩得很結實的雪底子,這些人腳上穿著粗笨的烏拉草靴子,腳底板上的木板形狀清晰可辨。

  瞅一眼腳印的方向,老不良人就一馬當先,踩著沒過膝蓋的積雪就一路追了下去。

  從腳印來看,這些人的負重很重,不僅僅拿走了唐軍的帳篷,跟武器,就連一部分軍糧都沒有放過。

  這一追,就足足追出去了三十里地,等云初看到腳印隨著鴨綠水冰封的江面去了高句麗之后。

  云初就帶人立刻回頭搜索。

  因為老不良人在這些腳印中間發現了大量的相同大小的腳印……這明顯就是在刻意的誤導。

  腳印在一處山谷前消失了。

  云初瞅著那個深不見底的山谷,并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那條山谷上,很明顯,那里是一條死路,任何有軍事常識的人都不會帶兵進入這樣只有一個出口的死地。

  云初不相信這些人會飛走,無非是一邊走路,一邊用松樹枝子清掃了自己的腳印,再讓暴風雪把松枝清掃的痕跡掩蓋掉罷了。

  云初在一簇灌木叢上,找到了一簇松雞毛。

  在灌木的橫枝上,他還看到了剮蹭的痕跡,橫枝被拉扯的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夾在其余兩根樹枝中間導致它不能復位。

  這樣嚴寒的天氣里,松雞很容易被凍死,而低矮的灌木恰恰是松雞的最愛。百度搜索|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也就是說,這根小小的橫枝上原本蹲著一只凍死的松雞,只是這只松雞被某人給強行扯走了。

  不良人們按照云初的指點,扒拉開一些灌木,結果手上一輕,那些灌木竟然輕松地被他們拔下來了。

  原來,這里沒有灌木,是那些人從別的地方砍下來插在這里的。

  長矛手立刻上前,在弓弩手的掩護下,開始拔除這些灌木,果然,在這片灌木的盡頭,又出現了一條路,凌亂的腳印也再次出現。

  站在這個四周都是密林,中間卻有老大一塊空地的陷阱里,云初忍不住笑了,因為他忽然發現,這一條路也不是敵人逃跑的方向,而是一個圈套。

  一個準備把他們這些人引入一片林中空地,再加以消滅的陷阱。

  云初立馬在軍陣之前怒喝道:“出來吧!”

  這一聲聲音很大,以至于松樹上的落雪都被震動的簌簌落下。

  一個咬著一根木棍的瘦高漢子披著白色的斗篷從雪地里站起來,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云初。

  隨即,除過云初他們進來的方向,其余地方都有披著白色斗篷的人站起來,云初粗略觀察一下,人數應該在五百左右,沒有他預估的一千人。

  “我乃大唐烏行道行軍總管,定遠將軍云初是也,何方宵小報上名來!”

  口中銜枚的瘦高白衣人見他的部下已經封鎖了云初進來的道路,這才去掉嘴上的木棍道:“你們唐人一直都是這愚蠢嗎?”

  云初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還真是新羅人,看來我的預估沒有半點差錯。”

  瘦高的新羅人笑道:“只可惜你沒有機會告訴別的唐人了,對于你明知我們人數不少,依舊只帶著區區三百人前來的愚蠢行為,你讓我看到了新羅國開疆拓土并沒有我們預料的那么難。”

  云初回頭看看已經被巨盾牢牢保護在中間的不良人,笑道:“我是你們樂浪公主的情人,你如果傷害了我,回去之后也是死路一條。”

  瘦高的新羅人大笑道:“你是說金媃茹?”

  云初道:“正是,她是你們大王金春秋的胞妹,我不信你們敢以下犯上!”

  瘦高的新羅人以一種難以言說的目光瞅著云初,慢慢的道:“你跟她有染?”

  云初連忙點頭道:“十四歲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在長安,我們的孩子都五歲了。”

  就在云初喋喋不休的時候,不斷地有白衣新羅人在瘦高的新羅人耳邊低語。

  “你居然真的只帶著三百人就來追我了,連援軍都沒有,云初,你實在是太自大了,還以為你們唐軍真的可以以一敵十嗎?”

  云初笑道:“不是因為唐軍悍勇,而是有樂浪公主,你奈我何?”

  瘦高的新羅人拍拍手,馬上,云初就看到了被綁的曲線玲瓏的金媃茹,跟綁的跟豬一樣的楊景。

  瘦高的新羅人上前解開金媃茹嘴上的木棍,沖著云初呲著一嘴的大白牙道:“你現在可以向樂浪公主求救了,現在距離近一些,也方便你說話。”

  云初失望的看著金猱筎道:“你怎么這么沒用,對了,他是誰?”

  金媃筎劇烈的咳嗽一陣道:“新羅國大上等金庾信的第三子金三述,也是“花郎徒”的現任首領龍華香主。”

  云初瞅一眼仰頭看天的金三述,又問道:“什么是花郎徒?”

  金媃筎道:“就算金三述對我不好,我卻沒有任何辦法詆毀花郎徒,你周圍的這些花郎徒,都出自五新羅國勛貴之家。

  他們誓死效忠新羅國,兩百年前就已經出現了,他們一起苦練殺敵本領,即便是寒冬臘月也一刻不息。

  在新羅,只要你是花郎徒,就會獲得所有人的尊敬,因為他們都是新羅國忠君愛國,英勇頑強的武士。

  而花郎不僅僅是武藝高強的戰士,但凡有盛大儀式時,花郎還要負責演奏樂器,繪畫,作詩。

  所以他們不但是一群武功很高,而且還對詩詞歌賦有很高造詣的一群人。

  云初,這一次你真的輕敵了,這些人不是你帶著三百人就能打敗的人。”

  注:花郎徒確有其事,起源于創立于新羅真興王三十七年,新羅大上等金庾信就出自花郎徒。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