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八十三章擒王之功
  云初,溫柔,鐘馗三人面面相覷。

  他們即便是做夢,做最甜美的夢,也不會夢到自己在距離平壤數百里的地方,居然也能獲得擒王這樣的赫赫戰功。

  “這人真的是高藏?”云初低聲問黑齒常之。

  黑齒常之也不敢說這人到底是不是高藏,遂低聲道:“既然高文說這就是高藏王,我覺得應該有八成的可能就是高藏王。”

  溫柔在一邊道:“高藏王應該在平壤,接受英公他們的猛攻呢。”

  鐘馗也附和道:“此事也太難以理解了,一只高藏王竟然只賣五百個錢,這讓人很難相信。”

  云初抓抓頭發道:“還沒有那幾個被糟蹋的好慘的女人賣的價錢高。”

  溫柔道:“現如今是戰亂時分,奴隸價格掉的厲害,昨天王家三兄弟還說,他們現在不喜歡要***隸,就算是女人也只想要年輕的跟年幼的。”

  黑齒常之道:“自從王家兄弟在大行城開了奴隸買賣之后,這些都是高句麗野人送來大行城售賣的,就是因為這家伙總是吼叫著說他是高藏王,我才好心的拉著高文去看看,沒想到高文見了高藏王,兩人抱在一起就開始大哭了,到現在都沒有停止。”

  云初等人看著哭的已經快要昏厥的那個骯臟如野人的高藏王,齊齊的嘆息一聲。

  高文轉過身,哽咽著對云初等人道:“真的是高藏王,我與他自幼一起長大,不可能認錯。”

  溫柔臉色巨變,連忙對黑齒常之跟鐘馗道:“快快將高藏王的家眷速速救出,同時還要***,萬萬不敢將高藏王的遭遇外泄。”

  高文聞聽此言,一蹦三丈高,從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柄長矛就嗷嗷叫著去找王家三兄弟算賬去了。

  高藏王雖然只是一個傀儡,但是,他身邊的女子如何會有丑的,說不上國色天香,也絕對是一等一的美人。

  現在,這些美人雖然被高句麗野人糟蹋的很慘,如今又落在了王家三兄弟這種色中餓鬼手中,那里會有什么好下場。

  高文一走,高藏立刻縮成一團,驚恐的瞅著云初這一群人唐人。

  三人中最有親和力的當屬溫柔,他端著一盤子點心來到高藏身邊道:“請王上先用一點糕餅,馬上會有寺人前來伺候王上起居。”

  大行城有太監的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左春固守的大倉庫。

  按照大唐禮制,伺候王一類的人物起居的,只能是太監或者宮人,一般沒有經受過皇族教育的普通女人都不成,在大行城沒有符合這個條件的女官,只好委屈一下左春的宦官手下了。

  云初對親兵吩咐一聲,親兵就急匆匆的去找左春了。

  溫柔親自將高藏王攙扶起來,請他坐在平日里云初坐的位置上,看著高藏王死命的吃糕餅,怕他噎著,還給他倒了一杯茶。

  見高藏王吃的非常忘我,溫柔就來到云初身邊低聲道:“你準備怎么玩?”。

  云初道:“還能怎么玩,老老實實的送到長安了事,怎么處置是陛下的事情。”

  溫柔摩挲著沒毛的下巴道:“有擒王之功,自然需要一個配得上這個功勞的故事,如此一來,才算的上是十全十美。

  萬馬叢中活捉高句麗王這個猛將故事的漏洞太多,估計英公也不肯替你背書。

  至于高句麗王聽聞你的賢名,寧愿舍棄王位也要千里迢迢的來見你,最后發現你確實了得,就拜服在你的腳下的這種文官故事也不好說。

  讓王侯納頭就拜,這是陛下喜歡的故事,要是弄你身上,容易被陛下砍頭。

  要不然,就把文官的故事放在陛下身上,就說高藏王被淵蓋蘇文凌虐,不堪其辱,聽說我大唐起五十萬大軍只為拯救他,就連夜出逃,只為抵達長安求陛下庇護。

  我等無意中發現淵蓋蘇文派人在追殺高藏,于是,你就帶領著(本章未完!)

  第八十三章擒王之功

  五百人馬,在荒野中與淵蓋蘇文派來的五千殺手周旋了半個月。

  最后終于將五千殺手誅殺殆盡,這才救得高句麗王,將他送往長安交由陛下發落。

  事發突然,只能講這個故事了。”

  鐘馗原本湊過來準備商討一下如何處理高藏王,在聽了溫柔的話之后,強忍著嘔吐之意,匆匆的離開了城主府大堂。

  倒是黑齒常之聽得津津有味,還將腦袋湊過來道:“某家在百濟立功不少就是不會講故事,這才落得目前這個田地。

  甚好,甚好,唐皇年輕一定喜歡聽。”

  溫柔見高藏王也在認真的聽,就湊過去道:“這般安排對王上極為有利,不如……”

  高藏王從溫柔講的故事中知曉了自己的下場,反而從驚惶中走了出來,對他來說,與其當淵蓋蘇文的傀儡,生命朝不保夕的,還不如去長安當唐皇的玩物,至少唐皇不會殺了他,只要自己能忍,就沒有生命之憂,還能至少獲得一個安樂公的爵位,一輩子混吃等死。

  再加上從平壤城逃出來,再到被荒野中的野人強盜捉住,這一段屈辱到極限,也危險到極致的歷程,他不愿意回憶,也不愿意讓更多的人知曉。百度搜索@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溫柔的建議不但向唐皇說明了自己不懼淵蓋蘇文的***,也一心向唐的決心,在被五千殺手的圍攻下依舊一路向唐,這等忠心,唐皇應該可以放心了吧。

  想到這里,高藏就連連點頭。

  等左春帶著四個武宦官匆匆趕來的時候,洗干凈了手臉,穿上鞋子,換了一身戎裝,還披上了一件熊皮大氅的高藏王,已經具備了一個王的沉穩與氣度。

  宦官天然的主人就是皇與王。

  所以,他們比普通人對皇與王有著更多的敬意。

  在聽了高藏王的一番解說之后,左春奇怪的看著已經有一個月沒有離開過大行城的云初,他很想知道,除過他的主子唐皇之外,還有誰有本事一次就派出五千個刺客。

  就算淵蓋蘇文在高句麗權勢熏天,他最多也只能派出五千兵馬,派出五千個適合暗殺的刺客去追殺一個高藏王,說實話他還不配。

  另外,如果陛下讓他派出五千刺客去追殺云初,哪怕云初是悍將,哪怕他麾下有五百悍卒,左春也覺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帶云初的人頭回去復命。

  左春在心里迅速的權衡了一下,覺得這個故事陛下一定會喜歡聽,說不得要龍顏大悅好幾個月。

  只要確認眼前這個人就是高句麗王高藏,他就準備捏著鼻子認了這個故事。

  “將軍,如何確認此人就是高藏王?”

  云初淡淡一笑,對左春道:“很巧,大行城判事高文本就是高句麗皇族,并且與高藏王乃是自幼一起長大的堂兄弟,真偽一眼可辨。”

  左春見有人作保,又覺得云初不敢在這種一查就清楚地事情上蒙騙皇帝,就朝高藏王拱手道:“大行城粗陋不足以容大王安居,不如,就由我修書一封,即刻送往長安,詢問過我家主人之后,再請大王赴長安與我家主人敘談敘談?”

  高藏王拖著冰冷枯燥的長音回答道:“可——”

  左春又指著四個全副武裝的武太監道:“這是我家主人用慣了的幾個內宅家仆,可為大王左右。”

  高藏王繼續冷漠的道:“可——”

  左春見自己的四個部下,站在了高藏王的身后,就對云初道:“大行城城主內宅,可為王居。”

  云初想想自己內宅后墻邊上的近千具凍得***的花郎徒尸骸,就拱手道:“為王上的安危計,中庭客居最適合成為王居。”

  高藏王面無表情的對云初拖著長音道:“可——”

  就在幾人安頓好了高藏王的保衛,安全事宜之后,高文帶著男男女女三十幾人沖進大廳(本章未完!)

  第八十三章擒王之功

  。

  那些人見高藏王背著手站著大廳上,而在場的其余唐人都很有禮貌的分列左右,都是宮禁中人,哪里會看不清楚眼前局面,立刻慘呼一聲:“大王——”紛紛跪在高藏腳下,泣不成聲。

  高文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左春道:“這就是昔日高句麗的王,小人以性命擔保。”

  其實左春在那一群飽受摧殘的男女們涌進門的那一刻,就從他們的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他已經很確定,這些人都是來自王宮。

  高文從袖子里摸出一方璽印,高高地舉起,跪行到高藏腳下,用顫抖的手將這一方一寸見方的印璽綁縛在高藏的腰帶上,就再也忍不住心頭的酸楚,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高藏眼含熱淚,嘴唇顫抖半天,最后用冰冷的聲音道:“起駕。”

  然后在云初幾人的恭送中,去了可以睡覺的地方。

  等左春安頓好了高藏王之后,就瞅著云初道:“可以換一些功勞,但不可蒙騙陛下,該講的故事你們講,該給陛下的奏疏不得有半句虛言。”

  說完話,也不等云初回答,轉身就去了大倉庫,現今,大倉庫就是左春的性命不敢有誤。

  等左春走了,哭的身子發軟的高文也就從地上爬起來,興奮地對云初道:“我也要去長安!”

  溫柔在一邊不屑的道:“你跟著高藏王去長安,只能算是高句麗王的隨從,在長安誰會看得起你?

  跟著我們在大行城多撈一些功勞,到時候我們一起回京的時候,你跟黑齒常之,沙吒相如一起就能在長安當官,孰輕孰重,你考慮清楚啊。”

  高文左右思量之后,對云初道:“大軍班師我們一起回去。”

  云初笑道:“我們還要在這里至少停留半年時間。”

  第三章,明天見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查看

  第八十三章擒王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