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九十章大破大立
  薛仁貴在新羅殺瘋了,這位喜歡在鎧甲外邊罩一襲白袍的將軍,每戰必定爭先,臨戰必定上陣,上陣必有所獲,神勇無敵,曾一度在浿水邊追殺金法敏三十里。

  裴行儉在新羅也殺的天昏地暗,只是跟薛仁貴不同他開始學習使用火藥,尤其是雷火彈的使用手法已經趨于成熟,在軍中特意制備了擲彈兵,在跳蕩手之后,每當跳蕩手發起進攻之前,必定會有擲彈兵投擲出雷火彈為大軍開路,所以,這一路上堪稱勢如破竹。首發更新@

  程名振在攻破遂川之后,一路向東橫切新羅國土,雖然被新羅王子金仁問阻攔在大虎嶺,卻數次聲東擊西,將金仁問的大虎嶺防線扯得七零八落陷落就在眼前。

  郭待封僥幸逃過英公屠刀之后也似乎有了改頭換面之心,雖然在殺狼城被金庾信的長子金三光抵擋在長信野不得寸進,同樣的,也將金三光的一萬兵馬牢牢地拖住,讓他失去了支援金法敏的機會。

  當初在長安參與奪旗的各路悍將,在高句麗的時候還看不出來進入新羅之后,因為抵抗激烈的緣故,各路英雄好漢的實力全部被催發出來,真正把大唐軍隊的狼性展現的淋漓盡致。

  至于云初,他似乎消失了。

  這一階段的戰報上,總能看到很多讓長安人感到熟悉的名字,唯獨萬年縣令云初似乎從戰報上消失了。

  而他所統御的熊津都督府,如今各種勢力在周留城外集結,分成兩派準備決出最后的勝利。

  黑齒常之跟沙咤相如沒有出來的時候,沒有一個百濟勛貴看得起那些拿著鋤頭,耙子的農夫更沒有人看得起那些卑賤到泥土里的奴隸。

  現在,這些農夫,奴隸們拿著鋤頭,耙子要跟他們算總賬,算一算六百年來的總賬。

  天亮的時候,云初起床,在看過一些軍報之后,就帶著鐘道去了熊津城的集市,準備查看一下商業恢復到了一個什么程度。

  昔日那些連唐人臉都不敢看的百濟人現在似乎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唐人。

  有一些百濟人甚至帶著奇怪的優越感這讓云初很是難以理解。

  “百濟人已經把我們當成了盤中餐。卻不知他們已經被你烹調的差不多了,你的饕餮盛宴馬上就要開始。”

  云初搖搖頭道:“周留城,周留城,最終百濟的嵴梁,精華都會匯聚在周留城,相互毀滅。”

  沒了嵴梁沒了精華,就連傳承都要消失的百濟,這一次真的要消失在天地間了。

  “小小的周留城邊上,兩方居然糾集了超過二十萬的兵馬,這真的是讓人想不通,畢竟我們這些唐人還占領者一座城池呢。”

  還沒有把我們這些侵略者趕走,就開始爆發如此大規模的內訌,他們是怎么想的。

  黑齒常之他們跟我們是一伙的,自然假裝看不見,鬼室福信跟扶余忠他們則認為,百濟的江山可以給大唐卻不能給那些被他們壓榨了數百年的農夫跟奴隸。

  如果按照文雅一些說法,便是——寧與友邦,不予家奴。

  所以,我們大唐人在扶余忠他們看來就是水他們才是山澗里的石頭不管水怎么沖刷石頭最終石頭都會留下來而水會流走。”

  鐘馗道:“這樣想其實也沒有錯。”

  云初看著鐘道大笑道:“對啊誰都沒有錯,那么錯的到底是誰呢?”

  鐘馗道:“錯在我們,不該覆滅百濟。”

  兩人說說笑笑的從集市上走過,或許這座熊津城是唐軍駐地的原因在被唐軍拿下之后對這里的百濟人基本上沒有進行成規模,大組織的劫掠,導致熊津城的商業并沒有徹底的絕跡。

  不過,即便是沒有遭受大規模劫掠的熊津城中最興盛的買賣依舊是奴隸買賣。眾所周知,百姓本身是百姓最后的可以出賣的生產資料假如他們還有別的生產資料可以出賣的話,就絕對不會出賣自己。

  。(本章未完!)

  第九十章大破大立

  也就是說百濟的社會生活其實已經崩潰了。

  百濟是三韓中為一處有大量農田可以耕作的國家,身為海洋季風性氣候籠罩的半島,他們與同緯度的大陸性氣候的遼東大陸的耕作條件有著天壤之別。

  這里的冬天更冷,適合莊稼生長的時間也更短,所以,這里的糧食總是不夠吃的。

  在可以好好耕種的年月里生產的糧食都不夠吃,每年都會餓死很多人的百濟,在目前這個戰火紛紛的年月里餓死的人一定會更多。

  云初今天來熊津市場其實就是來看這里的糧食買賣到底飛漲成了一個什么樣子。

  在百濟人開的糧店外邊看了片刻,云初就已經弄明白了糧食在百濟人心中的地位。

  一斗麥子一百個錢。

  這就是掛在糧店外邊的水牌上的麥子價格。

  一個頭上包著一塊布的瘦弱男子,提著一個五六歲的女孩,一個三四歲的男孩進入糧店之后,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出來了,肩頭多了一小袋糧食,手邊卻少了兩個孩子。

  男子的衣衫看起來還算整齊兩個孩子的衣衫也算整齊這一家人本應該是百濟人中日子過得不錯的人家。

  目前就連這樣的人家都開始依靠賣孩子茍延殘喘了,云初相信如果這個春天,百濟人再不好好耕種糧食的話,人吃人的狀況,最晚在五月份這個青黃不接的時候就會上演。.

  鐘馗指著那個背著糧食凄凄慘慘向前走的男子道:“他的孩子白賣了。”

  話音剛落,男子抗在肩頭上的糧食口袋就被一個瘦小的人用小刀子劃破,糧食口袋里的高粱,頓時就如同瀑布一般傾瀉下來,緊接著,灑滿糧食的地面,就被烏泱泱的一群人給淹沒了。

  沒了糧食的百濟男子,嘴里發出野獸一般的嗚咽聲,拼命地撕扯地上的那群人想要保衛自己的糧食卻一次次的被那群人推開。

  糧食很少,搶奪糧食的人又多,片刻功夫地上就連一粒高粱都找不到了。

  即便是這樣,還有一些不死心的人,在泥土中翻找,希望能多找到一點高粱,哪怕是一粒都好。

  沒了糧食的男子回頭看看那群看熱鬧的糧店伙計,再看看湛藍的天空,突然仰天大叫道:“蒼天啊活不成了啊活不成了啊。”

  說完話就低著頭一頭撞向一根木頭柱子。

  或許是這個人撞柱子的舉動,讓鐘馗想起了自己在大唐皇宮金殿上撞腦袋的往事,就快速的移動身形擋在那個柱子跟前用手抵住了那個男子的腦袋。

  男子心喪若死大喊大叫著將腦袋向前抵求死之心非常的堅決。

  鐘馗一只手就控制住了男子對他道:“我是唐人你愿意幫我們辦事嗎?”

  男子松掉力道,瞅著鐘馗道:“只要給我糧食。”

  鐘馗點點頭道:“這是自然,工錢雖然不多,養活你一家老小還是沒有問題的。首發更新@”

  男子道:“你先給我糧食,讓***什么都可以。”

  云初走過來指著男子剛剛進去的糧店道:“這家店鋪有囤聚居奇的嫌疑,給你二十個手下,現在,立刻,搜查這家店鋪而后,搜查所有糧店,將糧食集中到一起之后每日在這里支大鍋煮粥賑災男子聽了云初的話,再看看跟過來的二十個全副武裝的府兵,眼珠子一下子就紅了。

  沖著云初施禮道:“卑下李成松領命。”

  鐘馗的丑臉上流露出一絲難看的笑意,指指那個糧棧道:“快去吧,你的孩子們正等著你解救呢。”

  李成松擦試一把眼角的淚水再次向鐘馗施禮道:“請借橫刀一用。”

  鐘馗解下橫刀遞給了李成松道:“如果這件事你一個人辦不來,可以多找一些同伴來辦只要不嫌棄我們是唐人就好。”

  李成松哽咽道:“某家七歲束發就學,苦讀圣賢書近二十載,自忖知曉何為禮義廉恥,直。(本章未完!)

  第九十章大破大立

  到今日為即將餓死的母親求一口粥而不可得,不得已才賣兒賣女,已經愧為人子,愧為人夫愧為人父再愧為人又如何呢?”

  鐘馗道:“救人吧能救多少救多少。”

  李成松再次向鐘道施禮,就帶著二十個府兵殺氣騰騰的進入了那家糧棧。

  鐘馗瞅著笑瞇瞇的云初道:“亂世之初以殺人多論英雄,亂世之中,以搶占地盤多寡論英雄亂世之末以拯救多少人論成敗。首發更新@

  將軍,你既然開始施粥,我可以認為這代表著,這些人苦難就要過去了嗎?

  云初點點頭道:“大唐兵馬在百濟攻城拔寨,燒殺劫掠,對百濟來說是一場災難。

  而后各地豪強紛紛起兵,脅迫百姓參與戰亂,且相互攻伐不休,百姓死傷慘重,無力經營民生這對百濟人來說又是一場災難。

  祈活軍雄起于百濟北方,他們在百濟打擊豪強,分封土地,將原本已經麻木的百姓再一次激發出來了斗志。

  鐘馗不知道你看清了沒有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鐘馗見云初似乎有考校之意,就笑道:“沒有一個愿意好好籌備生產的,統統以劫掠為生。”

  云初哈哈大笑道:“百姓們已經沒有了可以被劫掠的東西,就說明,他們的末日也就到來了。”。

  第九十章大破大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