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一四章可怕的皇家教育
  云初可以很肯定的說,自己過來的那一刻,天地一定是有異象的。

  玄奘看到的巨大鐵鳥,毫無疑問就是敦煌機場起飛的大飛機,玄奘看到的鋼鐵巨龍,毫無疑問就是蘭州到烏魯木齊的火車,只可惜蒸汽機車早就被淘汰了,否則,他看到的將是一頭會噴火的巨龍。

  戈壁上經常會出現一些海市蜃樓,是水汽在光的作用下將遠處的城市景象倒映進了半空,然后玄奘就看到了從未見過的神奇。

  而孤獨的躺在戈壁上的那個巨大的大地之子嬰兒凋像,則是玄奘不能理解的存在之一。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野果閱讀,安裝最新版。】

  而后當他看到云初變成一個小嬰兒的時候,深受佛門理論影響的他,將這一幕稱之為——世界的真相。

  在佛門理論中,世界本身就是一個點,一個蘊含了無數可能的點,等這個點開始運動的時候,變回衍生出無數種真實。

  什么是虛妄的?什么又是真實的呢?

  看破虛妄便是真實,透過真實又能看到幻影一般的虛妄,兩者如同孿生子一般相互糾纏,相互成就,又相互傷害。

  玄奘一直在尋找他看的這一幕的誘因,就像他給娜哈說的那句話——沒有因由的果才是最可怕的。

  而人類最大的恐懼,就來自于無知。

  樓蘭人消失,在云初那個科學還算昌明的時代也是未解之謎。

  云初甚至看到過從樓蘭古跡中找到的那個樓蘭美人。

  看到的東西越多,按理說越是距離真相越近,可惜,不是那么回事,在大唐時代,距離樓蘭人消失才過去了二十八年,真相就已經變得撲朔迷離的不好辨認。

  “我應該真正的跟玄奘大師會談一次。”云初對老猴子道。

  老猴子搖頭道:“你見玄奘大師,只會擾亂他的修行,會帶給他更多的迷惑。

  他的迷惑已經足夠多了,已經超過他的壽命能承受的范圍,你若是再給他疊加迷惑,會讓他得不到最后的安寧。”

  云初理解老猴子說的話,他的意思是說,玄奘大師已經走在了一條光輝的道路上,就沒有必要在玄奘大師老年之后,再改弦易轍,帶著疑問死亡,是對一個智者最大的傷害,也是那些信奉他,崇拜他的人所不能接受的。

  “你是玄奘的子孫,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樣的環境下誕育了你,但是,這一次在大雪山,我遇到了一位苦修的番僧。

  把關于你跟玄奘的事情告訴了他,他告訴我說,佛是不死的,還說他死之后,只要我在他臨死前手指的方向去尋找,必定能尋找到一個新的他。

  然后我就殺了他,并且沿著他手指的方向跑了不下一千里,但是啥都沒有找到。

  所以我覺得這個番僧在騙我。”

  云初笑道:“你既然到了大雪山,為什么沒有去找女王印證一下此事呢?”

  老猴子喟嘆一聲道:“女王已經死了十年了,她的國也被石國攻破,消失了十年了。”

  云初覺得老猴子真的很慘,像他這么忙碌的一個人,卻為了一件沒有頭緒的事情跑了那么多的冤枉路。

  所以,他就忍不住將虞修容用百年人參燉的雞湯,往老猴子手邊推一推,示意他多補補身體。

  老猴子喝著雞湯慢慢的道:“不管對錯,只要我們覺得是對的就可以了。”

  云初道:“我覺得也是這樣比較好,過于較真,對誰都不好,尤其是對你不好。”

  老猴子從雞湯里面撈出人參一邊嚼一邊道:“現在也很好,等娜哈的行宮修建好了,她就能入駐,接受信徒們的朝拜了。”

  云初道:“行宮在什么地方?”

  老猴子道:“就在大雪山上,兩萬八千名奴隸正(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