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一五章每個人都有價錢
  云初對娜哈的教育是失敗的。

  在西域的時候,只教會這個孩子如何求生,既然是求生,那就沒有什么道理好講,永遠以保全自己性命為第一要素,在這個時候,仁慈,善良,寬恕,謙讓這些美德是不存在的。

  回到長安之后,他又可憐這個孩子遠離了父母,覺得這孩子很可憐,就一味地寵愛她,雖然也矯正過這個孩子的一些離譜行為,終究還是沒有改變過來。

  崔氏教這個孩子要勇敢,要堅韌,虞修容教這個孩子要獨立,要自強。

  老猴子教這個孩子要強大,李弘總是跟娜哈商討如何才能成為一個好的太子,女王,以及皇帝。

  最要命的人,云家的人跟武媚這個妖孽接觸最多的就是娜哈,以至于讓這個女人的言行影響到了娜哈。

  云初不敢告訴娜哈,他手中其實有藥,可以讓那些和尚便秘的生死兩難。

  現在他覺得到了跟娜哈好好談一下的時候了。

  云初抓著娜哈的小手,兄妹倆就在晉昌坊散步,可能是因為娜哈已經長大了,她已經不太習慣被哥哥牽著手走,所以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講真,最近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yeguoyuedu.安卓蘋果均可。】

  好在親切感還沒有丟失,娜哈用衣服擦擦手心里的汗水,還是愉快的拉住了哥哥的手。

  這一天,云初沒有教條的跟娜哈說話,而是帶著她看熊貓吃竹子,跟大食堂的廚娘一起制作了一份好吃的條子肉,還炸了很多酥香的肉丸子,就裝在一個小小的竹籃子里,一邊走,一邊捏一顆吃。

  路過銅板家的印鋪子的時候,還進去看了看這個高大的印刷業的先驅跟行家。

  本來好好地看銅板家印刷各種圣人之言,對于擺在架上的各色微言大義云初也非常的滿意,直到娜哈發現銅板家還負責印刷平康坊的《風月寶鑒》之后,兄妹倆沒有客氣,將銅板堵在角落里爆錘了一頓。

  還以為這個混蛋會認錯,哪里曉得即便是挨了一頓揍之后,銅板頂著一對熊貓眼爭辯道:“縣尊,賣的很好啊,賣的很好啊,不但有洛陽的商來我店里拿,就連蜀中,揚州的商也來我這里進。

  萬年縣的荒山溝里種的全是竹子,您不在的這兩年里,萬年縣的造紙作坊足足開了三十七家,小的要是不多印一些賣的好,賣的快,您讓那些造紙的喝西北風啊?

  再說了,小的印的,都是一些媚而不俗,艷而不妖的好,您看看這本《俏生古剎大戰狐貍》,僅僅是長安,就賣了三萬多本,就這樣,還供不應求呢。

  四門學,太學,國子監里的生們等不及印刷,專門用手抄了賣,養活了不少窮生。”

  云初翻看了一下,內容對他這個見識過更加露骨內容人來說不算事。

  倒是里面的凋版插畫,是真正的有水平啊……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

  被云初兄妹倆打的如同熊貓一樣的銅板,見娜哈在偷看封面,云初在看插圖,就悄悄的從一個木頭箱子里拿出幾張原始畫作用布包起來放在云初手邊道:“展子虔,張僧繇的后人親手繪制。”

  云初詫異的道:“據我所知,展子虔擅長樓,張僧繇擅長龍,鷹……”

  盯著一對熊貓眼的銅板嘿嘿笑道:“不如這個來錢快,也不如這個受歡迎,嘿嘿嘿……人總是要吃飯的。

  最近小的正在聯系閻工部家的子弟……到時候,由這些才子繪制的《長安十二美人圖冊》想必會大賣,到時候小的會把原圖送到府上。”

  云初很自然的將這些圖畫揣懷里,拿掉娜哈準備要翻開的,匆匆離開了銅板家的印作坊。

  站在門口回頭看的時候,云初非常的感慨,原本是一家無人問津的印作坊,這才幾年的功夫已經發展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