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三十九章誰是大贏家?
  云初還以為不良人過來,就是為了奚落他的,忍不住笑著搖搖頭打算離開。

  不良人又攔住了他,將一份海捕文書在他面前展開道:“認識這個人嗎?”

  云初看了一眼,就道:“認識,他叫青狼。”

  不良人皺眉道:“你確定他叫青狼?”

  云初道:“兩個多月前我在天山腳下見過這個人,當時,他正在從人販子那里買武士,聽說他準備組建新的馬賊團。”

  不良人再次問道:“你確定他叫青狼,而不叫老羊皮嗎?”

  云初愣了一下道:“我只知道他叫青狼,在天山這邊很有名,以前搶劫過回紇可汗的寶物。”

  不良人冷笑道:“他還在甘州一夜屠光了馬蹄寺上下僧眾七十六人。”

  云初撇撇嘴道:“你們七個人可不是人家的對手,我聽說青狼的馬賊團人數可不少,回紇可汗都拿他沒有辦法,你們幾個既然要辦案,那就自求多福吧。”

  “不用你操心,你還是想辦法讓自己活下來再說。”為首的不良人恨恨的帶著人就走了。

  云初從口袋里掏出一截甘草放進嘴巴里慢慢的嚼。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有趣了。

  老羊皮能跟青狼之間發生橫向聯系,這可是云初沒有想到的。

  甘州是什么地方?

  在云初以前的世界里,甘州被稱之為張掖,沒錯,就是那個以”張國臂掖“出名的張掖。

  甘州自然在玉門關以南,還是大唐國內最富庶的幾個城市之一。

  隴右之所以能夠“富甲天下”其中就有甘州這個城市的偉大貢獻。

  一個能在甘州犯下滔天血案的人,竟然自稱進不了玉門關,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說謊。

  不過呢,這都是小事情,龜茲的事情走到目前這個地步,基本上已經定型了。

  沒有什么別的變化了。

  云初又給酣睡的何遠山跟劉雄兩人灌了一些清水,這樣,他們能睡得安穩一些。

  龜茲城里的駱駝很多,粗粗數一下,不下八百頭駱駝,牛就沒有那么多了,這些天已經被城里的人殺著吃了不少。

  云初看了一下,發現只有不到五十頭駱駝的蛋上被包裹上了一團牛油,就問時刻跟在他身邊的羯斯噶。

  “怎么只有這么幾只?”

  羯斯噶道:“駱駝都是成群的,我們選的都是駝隊中的頭駝,只要它們開始跑了,其余的駱駝就會緊追不舍。”

  云初點點頭,讓羯斯噶帶著駱駝來到城門口等待,在離開城門洞的時候,云初又對羯斯噶道:“你真的就不擔心塞來瑪的安危嗎?”

  羯斯噶笑的很是溫和,拍拍云初的肩膀道:“我會死在她的前面。”

  “塞來瑪愿意跟你一起死嗎?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羯斯噶抬頭看著璀璨的星空道:“你熟悉的兩百帳塞人死的只剩下了五十帳,至少有四十帳全是婦人跟孩子。

  我們付出了這么多,你們卻連一個破破的龜茲城都不肯給我們。

  云初,從此之后,塞人不會再相信唐人了,比粟可汗也不會再全力幫助你們唐人打仗了。”

  云初冷笑一聲道:“羯斯噶,你說錯了,從今往后,比粟可汗只會更加賣力的幫助唐人打仗,因為,他想要的可不僅僅是一座殘破的龜茲城。”

  羯斯噶憐憫的瞅著云初道:“云初,唐人不好,伱重新當塞人吧,你那么聰明,那么勇敢,以后,一定會成為比大阿波更大的首領的。”

  云初微微一笑,指著星空下漆黑一團的天山道:“我厭倦了在草原上的日子,也厭倦了無休止的遷徙。

  羯斯噶,我將回到大唐,去那座你們歌謠中的城市里,買一所大大的房子,準備多多的食物,我會教娜哈唐人的話,唱唐人的歌,穿唐人的衣裳,我可以跟娜哈幸福的在那里生活,直到娜哈找到她最愛的男人為止。

  當人,最重要的是——那里沒有饑餓,沒有寒冷,沒有狼群,也沒有令人作嘔的牛糞味道。”

  云初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跟羯斯噶說這些話,這很像是一種無能狂怒。

  以前,只要他出現,塞來瑪就會立刻出現在他身邊,現在,塞來瑪開始躲著他了。

  云初很想對天發誓,自己沒有對塞來瑪生出過任何邪惡的心思,他只想補償這個女人,讓她的后半生可以過的幸福安康。

  只是沒有人相信他,就算他發誓,塞來瑪也不會相信,以前,他說什么,塞來瑪都會相信的……

  一切都準備好了,一切都安排好了。

  丁大有會帶著剩余的府兵從城墻缺口位置殺出去,會路過桑林地,看看能不能在逃跑的時候順便撈幾條大魚。

  城里殘存的胡人們會點燃駱駝蛋上的牛油,讓駱駝變得瘋狂,為他們沖開一條生路。

  都走了,這座城就真正屬于大關令衙門了,而整個大關令衙門只剩下他一個正常人了。

  也就是說,當別人都逃走了,還剩下大關令衙門里的一個叫做云初的掌固還帶領著一群傷兵固守著這座城池。

  哪怕那個時候,這座城已經被云初燒成了一片白地。

  在回老羊皮家的路上,云初遇到了啞巴馬夫,也看到了癆病鬼更夫,他們各自帶著一隊勉強能走動的傷兵,在挨家挨戶的潑灑燈油,龜茲這一帶本身就盛產燈油,這東西是不缺的。

  老猴子蹲在胡床上喝酒,娜哈總想偷酒喝,總是被老猴子推開。

  頭頂上的白月亮落下來一縷縷的清輝,讓院子里白亮亮的。

  “您們怎么出來了?”云初抱起娜哈,這孩子在自己身邊才幾天,好像又長胖了。

  老猴子哼哼了兩聲道:“地洞里臭的待不住人,我們出來透透氣。

  云初,我現在終于知道你為什么不離開了。”

  云初笑道:“為了什么呢?”

  “為了這座城所代表的功績,只要梁建方來的時候,你還在這座城里,不論是丁大有,還是何遠山,亦或是辛苦幫你們守城,最后損失殆盡的塞人部落,他們的功績在你這個寧死都不肯放棄職責的大唐掌固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云初繼續嚼著甘草道:“在這座城里,我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我其實什么都沒有做,他們丟棄了傷兵,我沒有丟,他們丟棄了城池,我沒有丟,他們丟棄了龜茲城的田畝,人名賬冊,我沒有丟。

  老猴子,我只是盡到了我的職責而已,盡到了一個掌固的職責而已。

  所以,在最后分糖的時候,我難道不該分到最大的一塊嗎?”

  老猴子沉默了一會嘆口氣道:“你真的是玄奘的兒子,哪怕你不是,我也認為你是。

  你們太像了,太像了,看到你,我完全能想到玄奘在你這個年紀的完整模樣。”

  云初笑道:“凡有大毅力者,不是英雄,就一定是梟雄,玄奘豈能是你想的那么簡單。”

  老猴子拿來的麥酒已經算是最好的麥酒,他還有一種叫做三勒漿的酒,兩種酒相比,云初更喜歡麥酒,因為它比較淡。

  就在月亮即將歸隱西山的時候,云初放下酒杯,將熟睡的娜哈放到老猴子的懷里,再把唐刀掛在腰上,對老羊皮笑道:“讓我們看看最后的結果,是不是能如我所愿。”

  老猴子瞅著娜哈甜美的睡相,輕聲道:“失敗對你這種人來說算什么,只會讓你更加的癲狂。”

  月亮下山的時候,正是這一晚最黑暗的時候,星星顯得格外的多。

  在龜茲,云初最喜歡現在這個時候,天氣不再燥熱,有涼風微微從皮膚上拂過,就像美人冰涼的手。

  重新回到城墻上的時候,何遠山跟劉雄兩個還在酣睡,城門口臥著好大一群駱駝正在悠閑地吃著胡人們喂給他們的食物,聽豆子在駱駝嘴里嘎巴巴的響,就知道龜茲城里的珍貴的鷹嘴豆被它們給禍害完了。

  天邊出現一絲魚肚白的時候,云初注視著羯斯噶,塞來瑪就在他的身邊,騎著一匹褐色的母馬。

  云初卸掉身上的皮甲,給塞來瑪穿上,并細心地綁好每一條帶子。

  一柄圓盾也被云初綁在了塞來瑪的背后,再敲擊一下塞來瑪手里的圓盾,低聲道:“一手持韁繩,一手舉著圓盾,護住你的頭,胸口跟肚子,無論如何不能丟開。”

  塞來瑪用額頭觸碰一下云初的額頭笑道:“騰格里會保佑我,你也會保佑我。”

  云初強忍著眼中的淚水對羯斯噶道:“如果塞來瑪出了事情,我一定會把你五馬分尸!”

  羯斯噶大笑道:“我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

  云初再看了看武裝到牙齒的塞來瑪,就揮揮手,守在城門前的胡人武士,立刻就推開了沉重斑駁的大門。

  五十個胡人武士用火把點燃了拴在駱駝蛋上的火繩,一縷火光就慢慢的鉆進了駱駝的腹下。

  不大功夫,原本正在安逸的嚼著鷹嘴豆的駱駝眼睛猛地向外凸出,接著,一聲聲高亢入云的駱駝鳴叫就響徹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