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睡不著,聊聊天
  剛剛寫完一章,準備洗洗睡的時候,窗外忽然傳來雨聲,來不及多想,白亮亮的雨點就落在了書房窗臺上,有些還越過紗窗,打在我光著的肚皮上,很涼。

  突如其來的急雨打消了我的睡意,回頭看看書房墻壁上懸掛著的紅衣鐘馗畫像,覺得此時此刻應該沒有美艷的女鬼來書房與我幽會。

  就打開寫作后臺準備跟我親愛的朋友們聊聊天。

  唐人的餐桌這本書寫到現在,其實才真正進入了我擅長的寫作領域,我喜歡寫一些細膩的人物,再通過這些細膩的人物去推動故事的進程。

  我喜愛配角的程度要超過主角,可就是這樣的寫法很多時候非常的不討喜,一部小說中只有一個強悍無匹的主角,這本書基本上是失敗的,但是,在網絡領域里,這樣的主角才受追捧,感謝大家對我有這么高的容忍度。

  我非常非常的喜歡曠野,以前說總想去曠野裸奔,這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很渴望那種在原野上裸奔的原始感覺。

  原始人是不怎么穿衣服的,衣服是文明的產物,我甚至覺得這東西除過保暖之外,就不該存在。

  我可能真的變態了,對大城市越發的厭惡,對精美的食物也越發的厭惡,對包裝精美的都市人也越發的厭惡,甚至厭惡電視機里傳來的任何聲音。

  好了,說點高興地事情,思想狀態很糟糕的孑2剛剛獲得了甘肅省“四個一批人才”稱號,據說很高級,有好多的用處,全省兩千七百萬人就只有五十個。滿世界都是祝賀我的人,我卻提不起任何祝賀的心思。

  我們這里又他娘的有疫情了,原本準備書上架的那一天就去張掖看老友豬三的,順便一起碼字,我早就該去看看他了,卻總是被破事情耽擱,真的很想念他,這種想念不是打電話或者視頻見面能緩解的,見面的時候或許沒有話說,只是在一起就很愉快了。

  現在又去不了了,我這里又出現疫情了,很失望啊。

  哦,對了,我已經厭倦了無休止的存稿,準備20號就上架,把存稿快快丟完,本來存稿的目的是讓我有與老友歡聚的空閑,現在,這個目的達不到了,就早點上架,早點鼓起勇氣繼續寫。

  我不知道說了些什么,本來想寫一篇關于心情的散文的,最終成了一場閑聊,以后,還會有很多這種類似夢囈一般的閑聊,希望大家不要見怪,對我來說,除過兩三個老友,其實跟大家才是最熟悉的朋友,現實中我已經不怎么愛說話了。

  愛你們的孑2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