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七十三章張弛有度
  崔氏不理解云初說這句話的底氣到底來自何處,雖然自家郎君在平日里說話的時候,偶爾會冒出一兩句精彩的句子,但是呢,這跟詩詞歌賦不怎么搭邊。

  想要寫出好的詩詞歌賦,天賦,與學識缺一不可,而自家郎君天賦估計是不缺的,但是呢,學識這東西就要依靠平日長時間的積累才能獲得。

  崔氏就有很多作詩作的很好的人,但是呢,他們可沒有像云初這樣狂傲,把詩詞歌賦的創作看的如此容易。

  娜哈累得趴在地上,手里依舊握著她的棒子。

  老猴子取過棒球棍,在手里玩耍一下,最后握著棒球棍對云初道:“這東西很順手啊,而且前邊重,后邊輕,棒子頭砸人力道可以增加一倍左右,好東西。”

  云初道:“這東西用木頭制作的最好,我以前準備弄一把鐵的,后來發現太重了,不好控制。”

  “沒錯,木頭的有木頭的好處,在長安,大部分時候不用跟人家殺個你死我活的,用這東西最好。”

  崔氏帶著娜哈去沐浴了,云初就跟老猴子來到中庭喝茶聊天。

  不知怎么的就說到了玄奘。

  玄奘在他們兩人的口中,早就沒有了神性,老猴子在意的是玄奘到底有沒有跟東女國的國主有一腿,有沒有在天竺,經過那些漂亮的女子沐浴地的時候偷看……

  云初則對玄奘西行路上到底收了多少弟子有很大的興趣,老猴子算是那個叫做雷公臉的徒弟,那么一個長得像豬的,一個長得跟妖怪一樣的徒弟到底有沒有。

  “有一段時間呢,我們的隨從中有一個黑的跟碳頭一樣的從人,不過,雖然很丑,很胖,卻不像豬,至于像妖怪的,這天下像妖怪的人多了去了。”

  云初聽了老猴子的話,終于放下了執念,至少吳承恩在寫《西游記》的時候,那部作品之所以流傳很多年,完全是個人腦洞在作祟。

  說話的功夫,看門的九肥,從前面拿進來好多的籃子放在云初面前。

  打開籃子上的蒙布,里面裝的東西五花八門的什么都有,大部分都是食物。

  以棗糕最多,也有白花花的蒸餅,有的干脆就是一籃子柿餅,還有裝著足襪的,瓔珞的,彩線刺繡的,這些東西一看就是坊民自己家的東西,送過來討云初這個里長歡心的。

  云初吩咐全部收下,把籃子還給人家,但是呢,回禮沒有,讓他們回去等候消息,晉昌坊招工事宜馬上就要出章程了,人人有機會。

  老猴子從一個籃子里抓了一把干棗子也不洗洗,用袖子擦擦就直接干吃。

  “你沒有必要拿人家的這些東西吧,據我所知,在大唐當官,首要的條件是清正廉潔。”

  云初看看正在吃棗的老猴子,淡淡地道:“當官的前提是首先要能當上官。

  輕易得來的東西終究不會有人珍惜的,只有那些經歷了千辛萬苦得到的東西,人們才會珍惜。

  所以呢,東西一定要收,一來可以安他們的心,二來,可以讓他們學會感激,比如感激收了他們禮物的我。新筆趣閣

  你是知道的,我之所以要苦心孤詣的干這些事情,就是想讓他們成為能被我所用的人。”

  老猴子點點頭道:“怪不得玄奘曾經說過,這人世間就是一個大的斗場,老虎獅子縱橫捭闔,所向無敵,可憐那些麋鹿黃羊,野兔,死在獅虎爪下無人可憐。

  佛法初始的目的就在于化解這些暴戾,讓身在斗場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平安共處。

  云初,你就是這個斗場中最會捕捉獵物的一頭野獸。”

  云初大笑道:“佛法能讓老虎獅子,豹子,狼這些野獸開始吃草為生嗎?”

  老猴子搖頭道:“這是它們的生存之法,無法改變。”“既然沒有改變它們的食譜,佛法如何解決老虎吃麋鹿的問題呢?”

  “所以啊,佛把自己的肉給老虎吃,掏出自己的心給老鷹吃……”

  “按照你的道理,和尚們存在于世間的作用就是替弱者去死的,那么,我從大慈恩寺弄點錢出來,你為何會耿耿于懷呢?”

  老猴子瞅著云初道:‘我覺得你說的不對。”

  云初擺擺手道:“你們活在佛的世界里,我早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準備干一點實實在在的事情,如果可能,我真的打算把長安建成西域人口中的那般模樣。”

  老猴子覺得云初很看不起佛,云初覺得老猴子自從到了長安之后就變得傻啦吧唧的,也不知怎么的,兩人就開始用棒球棍互毆了。

  互毆的結果就是云初背上,腿上挨了好幾棒子,痛得齜牙咧嘴,老猴子的肚子上被云初用棍子狠狠搗了一下,強忍著想要保持自己世外高人的模樣不肯彎腰叫喚。

  第二天的時候,云初讓家里的幾個肥廚娘從西市上找來了各種各樣的豆子混合了江米,大米再加上棗子,葡萄干,以及桃脯,杏脯,又從每家每戶討來了一小把米,或者干果,豆子,混在一起借來了百十口大鍋,天不亮,就在一處空地上熬粥。

  因為每家都出食材了,因此,每一家都能過來喝粥,云初準備在喝粥的時候宣布第一批在晉昌坊內干活的人的名單。

  一起吃飯看起來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呢,在西南山區里,就是壩壩宴這種簡單的方式將人與人之間的壁壘徹底地給打破了。

  尤其是在困難時期,每一場壩壩宴都是一場宣揚集體好處的盛宴。

  每個人都出一點,每一個人都吃一點,這就是最原始,也是最樸素的公正。

  第一批被招募的人手沒有引起人們的任何反彈,被招募上的覺得理所當然,沒有被招募上的也覺得理所當然。

  因為云初第一批招募的人手,全部都是工匠,其中,以泥瓦匠,石匠,木匠,打井人以及身強力壯的小伙子。

  就是這些人將要在這個不算寒冷的冬天里,按照云初的安排,打井,挖路,修建明渠,暗渠,將晉昌坊內的全部道路都鋪上石板或者青磚。

  這是一個極為浩大的工程,估計至少到開春才能完工,好在晉昌坊里別的不多,工匠基本上每家每戶都有。

  云初拿出來了自己的設計圖紙,這些工匠自己就能按照云初的要求去施工。

  云初全家都出來喝粥,包括他們家那個金發綠眼睛的小娘子,娜哈自從開始好好洗澡之后,皮膚很快就好了起來,再加上被崔氏狠狠地多搓澡,一身粗糙的皮膚已經褪掉了,終于有了一點白種人的白皙模樣。

  引來坊民們極大的好奇心,身為長安人,胡姬不是沒有見過,只是沒有見過云初家這么好看的小胡姬。

  劉義喝了三碗濃稠的八寶粥,依舊不滿足準備喝第四碗的時候被云初喊住了,不讓他喝那么多粥。

  云初自己喝了一碗就停下來了,開始帶著劉義在巷子里看坊民們喝粥。

  每走到一個重點人物跟前,劉義都會小聲介紹。

  “劉三才?”

  “正是在下。”

  “聽說你在將作中也算是一把好手,這一次給我們自己打井,我想你不會糊弄我們大家吧?”

  “萬萬不敢,此次要打十一口井,從南邊最高處打起,按照地勢慢慢下落,再把這十一口井按照水面聯通,讓水井中的水逐步向下匯集,最后在大慈恩寺西南角形成出水,在那里借用大慈恩寺的荷花池蓄水,在荷花池東北角掛獸頭出水,出水進入明渠,繞過晉昌坊三街十六個巷子最終進入暗渠,與長安坑河大渠聯通。”

  聽了劉三才說的話,云初點點頭道:“你報上來的費用為一百零三貫錢,開工之日,給你五十貫,用來購置石料,磚料,木料一應物料,十一口水井出水之日,再給伱三十貫,等你帶著你的人完成以上所述工程,經過檢驗合格,我會付清余款,且會多出來五貫錢的賞賜。”

  劉三才左右瞅瞅,低聲道:“里長,我們這里開十一口水井不難,長安本就是水脈豐沛之所,再加上咱們靠近昆明池,不缺水。

  問題是,咱們開了十一口水井,還開了明渠,小的就是擔心這會讓地勢比我們高的修政,修行,升平三個坊市恐怕就打不出水井來了。”

  云初冷笑一聲道:“水流淌進了大慈恩寺的荷花池,關我們什么事情,再說了人家有昆明池的水渠,也沒有人用井水。”

  劉三才連連應是,見云初走了,立刻就低頭猛喝八寶粥,說真的,這么稠的粥,一年到頭也喝不上幾次。

  盡管他現在很害怕云初,卻對這個人的五貫錢的賞賜無比地期待。

  這就是云初想要的效果,不必太親近,太親近的話,以后就會提出一些因為關系親密才會提出來的過分要求,如果答應,會破壞規矩,如果不答應,以前積累的情誼就會化作東流水,說不定這個人還會變成最恨你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