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三九章閑人才胡思亂想
  大鍋煸炒羊肉,要炒到金黃色,把羊肉里面的油大部分煽炒出來才算數.這樣炒過的羊肉才能極好地吸收調料,改變羊肉的本來的味道.

  煸炒羊肉是一一個釋放水份的過程,在添加了皮牙子跟黃蘿卜之后,植物的清香就會進入羊肉里面,繼而形成復合味.

  大塊的蔥姜跟羊肉烯炒一陣之后,就要撈出來丟掉,又把何醫正拿來的花椒,八角,桂皮,這些藥物跟羊肉放一起繼續煽炒.

  等羊肉的水分被煽炒地消失了三成,這個時候就要把皮牙子跟黃蘿卜弄進去輕微炒-下,皮牙子最是見不得油被油煎炸一下,香味就出來了.

  這個時候再把那些藥材從食物里挑出來丟掉,浸泡白米立刻倒鍋里用力翻攪一陣,添加一些菜萸水沒過米,蓋上巨大的木頭鍋蓋,就等著時間來催熟這道菜了.

  四月份的野菜其實已經不怎么好了,三肥她們挑揀了一些野菜嫩芽,又按照云初的吩咐,從農莊地里弄來了很多她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的野菜,其中一些她們總覺得拿去喂豬可能更加地合適一一些.

  大唐人只吃很少的一部分植物油,大部分的油脂來自于動物,她們不知道的是,只要多加素油,調料合適,再難吃的野菜也會變成美味佳肴.

  菠菠菜用姜汁調了,就成了美味的姜汁菠菜,葫蘆花加雞蛋加面糊用油過遍,撒上椒鹽,就是絕世美味,苦苦菜混合蒲公英加鹽加油焯水后,出來依舊碧綠可人,攥干之后再多蒜,多醋,加一點糖跟茱萸水用滾油一潑,就算是神仙都會為之傾倒.

  何醫判就是這么想的,他強烈地要求,云初把這些素菜多弄一份,等手抓飯熟了,他準備快馬送到孫神仙那里,表示-番孝心.裴行儉也是這個意思.

  不知道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只要見到好吃的,就會想起自家的爹娘或者想要孝敬的長輩.

  孫戶曹抓耳撓腮,估計也是想起家中的阿爺,阿娘了.裴行儉,何醫判可以無所顧忌地央求云初,他身份不夠,只好待在那里為難.

  云初是一一個好人,從不讓朋友為難,所以,他又讓三肥她們重新準備了四個食盒狄仁杰看到食盒有些迷茫,他阿爺在夔州任上,阿娘也在夔州,拿到食盒該給誰呢“李義府!”

  云初低聲說了一個人的名字,狄仁杰覺得非常羞恥,因為,此時此刻,人人都知道李義府是武媚的馬仔了.“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

  云初不得不又念出一句箴言給狄仁杰聽.聽了這句話,狄仁杰才算是勉強答應了下來.

  云初把巨大的鍋蓋掀開的那一瞬間,由那只可愛的綿羊幻化出來的一鍋美味手抓飯,就算是成功了.裴行儉沒有太大的反應不過,他還是覺得這道菜應該給家中的老母奉上.

  何醫判更是督促云初挑選其中味道最好的部分,裝了滿滿一大碗,提上事先準備好的食盒就騎馬走了狄仁杰是在云初再三催促下也走了,之所以給李義府送飯,是因為,再不送點東西,那個家伙就會給他們兄弟兩人設門檻了.

  這就是拜奸人當老師的壞處,一旦奸人認為自己已經盡到了當老師的責任,這個時候,學生如果不盡快盡到當學生的責任,奸人老師就會認為白白栽培這個弟子了,為了讓以后的學生更好地尊敬他這個老師,把不尊敬老師的學生拿出來當娃樣子是必然的事情.

  別說什么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之類的比喻,那種比喻是留給老神仙這種人的.

  自從他的老師張天成在臨死前扯著他的衣服咆哮著,要他一定要成功,他就知道,老師不是愛他,是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化身,當成了一個希望.

  而這個世界上,付出與回報一定要相等,如果不能相等,那么,總會有一個人的心會不平衡張天成如此,李義府更是如此,別想白白得到什么,白給的,往往是最貴的.

  等送禮的幾個人回來,酒還沒有涼,當公孫借著酒勁舞劍的時候,滿座皆驚,只有狄仁杰不那么滿意,他堅持認為,公孫穿衣服舞劍達不到劍舞的極致境界.

  -群人連吃帶拿的,把那只黑眼窩綿羊吃得一點不剩,或許只有在娜哈手中不斷跳躍的四只羊骨節,跟肥八關心的羊皮,才代表著它曾經來過這世界一遭。

  一場盛宴,開場的時候熱鬧鬧,結束的時候也讓人回味無窮.中間只需要一只溫柔的黑眼窩綿羊獻出自己的生命而已,這算不得什么.“阿彌陀佛”老猴子走得時候,沖著云初念了一聲佛號.

  飯菜很好吃,手抓飯也足夠美味,就是云初心里似乎不怎么高興,哪怕他始終都露著牙齒大笑,尤其是公孫舞劍的時候,全場就數他最活潑.

  “我不向諸圣求解脫,我想自己戰勝自己的癲狂,所以,你不用沖著我表達你佛的憐憫。“阿彌陀佛,你想不想接受憐憫是你的事情,我佛總是慈悲的,他對你的遭遇感同身受“我最近辦的事情全部順利,我最近甚至收割了愛情,我最近還賺到了很多錢,還被孫思邈夸獎了”老猴子看云初的眼神更加地悲憫,再次合掌道“阿彌陀佛,但愿佛祖能拯救你于阿鼻地獄

  “我什么事情都沒有,你看,我最近沒有殺人,在衣莊,我甚至忍受住了潑皮對娜哈的無禮,沒有取他的性命,我很好。

  老猴子擁抱了一下云初,還親昵地拍拍他的后背道“好好睡一一覺吧.”說完就走了,這一次他沒有翻墻.

  虞修容走的時候,站在門口朝云初揮揮手,只是她把晚霞留在了云家,只帶走了滿滿一盒手抓飯

  云初覺得自己能戰勝這突如其來的壞心情,這對一一個人來說是正常的,就像女人們總有幾天不舒服一樣,男人的壞心情也是如此.來得沒有緣由,去得也沒有道理.

  現在的心情真的很糟糕,做了那么多成功的事情,心情卻莫名其妙地糟糕,云初準備去好好洗個澡,再讓二牛用盡力氣給自己搓一個澡.

  如果心情還不能好起來,他就準備趁著天還沒有黑的功夫,騎著棗紅馬,在朱雀街的馳道上狂奔一陣二牛穿著一件藍色的短褂子,跟-條過膝的短褲腳上踩著一雙木屐,走起路來吧嗒吧嗒的很像日本人.這句話不怎么對頭,因為木屐現在還是唐人在穿,等日本遣唐使們大量到來之后,才會把這個東西當做寶貝一樣帶回日本,最后在整座島上蔓延開來.

  因為穿木屐二牛被云初踢了兩腳,然后,二牛就坐在地上哭起來,引得滿澡堂子的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瞅著云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澡堂子這東西里的回音效果似乎都很好,不論是大唐還是在以前,這地方只要有點動靜,就會出現類似混響的效果.所以,二牛的哭聲大極了.

  只要被人欺負了,就立刻大哭,如果對方還不肯給錢,那就打滾…。這是云初泡澡的時候閑著沒事教給他的要錢手段.

  就目前二牛哭泣的音量來看,沒有十個錢,無論如何是哄不好的.

  十個錢出去,二牛立刻就從地上爬起來,臉上還掛著淚水,就拿著干凈的手巾子熱情地詢問云初是要先泡澡,還是先淋浴去去灰塵.

  云初選擇泡澡,脫光光進入池子,那些親眼見到他欺負小孩的洗澡人,都不怎么愿意理睬他.由于云初才是澡堂里面最大的金主,二牛熱情地蹲在水池邊上給云初捏肩“今天賺了多少,聽說你娘已經開始籌備修家里的房子了,怎么,要給你定親了嗎

  “今天生意不好,早上就沒有什么人,到了中午人才多起來,加上里長剛才賞賜的十個錢,今天有五十個錢的進賬,到了晚上收拾浴池的時候,應該能賺到八十個錢。

  里長,我這里有從胡人哪里拿來的玫瑰油,你要不要試試聽說用玫瑰油抹在身上,在用力揉捏之后,有安神,益氣的功效.

  云初猛地轉過頭,瞅著二牛道“你確定是玫瑰油,而不是什么別的東西

  “我娘在西市賣甑糕,旁邊就是一個賣玫瑰油的胡人,通譯說那個胡人拿來的是好東西,就是太貴,咱們大唐沒人喜歡,那個胡人快要餓死了。

  胡人聽通譯說我在一家大澡堂子里干活,他就給了我娘一-點玫瑰油讓我拿到澡堂子里試試,我嘴皮子都說干了,沒人要,嫌太貴.

  云初張大了嘴巴,過了一會才道“有多貴”

  二牛扭捏地道“--滴一個錢.其實不多啊,五滴就夠涂抹后背的,我一一次只收十個錢.如果里長不喜歡玫瑰油,我這里還有橙花油,都是好東西,我給我娘涂了一點,我娘香了一整天.

  云初想了一一會,覺得這應該是一個好活路,至少能解決晉昌坊很大一部分剩余勞動力.

  感覺泡得差不多了,就站起身讓二牛給自己搓澡,等二牛把自己全身上下搓得跟熟蝦-一樣紅,就指著自己后背道“把你說的玫瑰油給我整上,先來二十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