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七章以肥為美的開端
  一個占地超過十畝地的巨大飯堂出現在云初跟狄仁杰面前的時候,他們都沒有什么過份的表情。

  明明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這里依舊人頭攢動,吵鬧的利害。晉昌坊里那些在飯堂干活的婦人們明顯已經很疲憊了,在食客們的催促下,她們不得不勉強維持給他們裝飯的速度。“不要抖,就要那塊大的,抖,還抖,你**再抖老子只能吃豆角了。”

  “娃,我盯著,你去裝湯,手不要抖,慢慢來,要稠的不要稀的……”

  “你**不要喝醪糟,這是飯堂的計謀,醪糟喝多了,飯吃不下去,我們拿的是五十文錢盡管吃的竹籌,多吃肉,少吃不值錢的東西,拿著,再吃一個鴨子腿……”

  即便是早就吃慣了飯堂食物的狄仁杰,瞅到掛滿油脂被炸的焦黃的肉丸子,還是有流口水的沖動。

  一只手已經不由自主的伸過去,把裝著四枚肉丸子的淺底陶碗取了過來。

  目光掃射之下,發現原本放置扣肉的地方已經空空如也,就嘆口氣對云初道:“扣肉這種東西就不該限量。”

  云初搖頭道:“沒辦法,做多少都不夠吃,知不知道,長安周邊的豬都被你們給吃的漲價了,尤其是那些被閹割過吃干凈食物長大的豬,快**一豬難求了。”

  “曲江里的人現在是不是都在幫你養豬呢?”

  云初嘆口氣道:“這東西養多了容易遭瘟病,養少了又不劃算,以前,米糠麩皮這些東西都是人吃的,現在全部喂豬還不夠。

  我讓人收購了很多豆子,榨油之后弄成豆餅喂豬,還被在鄉間流竄的御史給警告了一番,如果不是我家的豬肉實在是好吃,我甚至還會因為這事獲罪。”

  狄仁杰給自己弄來一碗米飯,將丸子湯澆在米飯上,瞅著坐在他對面的云初道:“人吃豆子都是稀罕物,你拿豆子去喂豬,我是御史,我也彈劾你。”

  云初等狄仁杰吃掉了一碗米飯跟四個雞蛋大小的肉丸子之后道:“你以前可不是這點飯量,我記得,你第一次來我家吃飯,米飯吃了幾碗來著?”

  狄仁杰敲敲面前裝米飯的小碗道:“比這大一倍的四碗米飯。”

  “我記得你當時說還沒有吃飽?”

  “是啊,沒吃飽,還是餓,就是肚子裝不下了。”

  “你剛才就吃了一小碗飯,一碗菜,似乎已經吃飽了。”

  狄仁杰皺眉道:“飯量倒是越來越小了,人卻越來越肥了。”

  云初呵呵一笑,食堂菜最重要的作用其實就是催肥,想當年,他在學校食堂吃了四年,也是肥了不少,不是說食堂菜有多好吃,主要是油水太大,就像他上午的加餐,豬油白菜餡包子,他能一口氣吃二十個。“你知道,僅僅是去年,這些人就吃掉了多少只鴨子嗎?”

  狄仁杰瞅瞅一個大笸籮里裝著的堆積如山的鹵鴨肉,心算了一下道:“十萬只?”

  云初笑道:“你也太小看長安人的胃口了,僅僅是這個飯堂一天,就要殺掉五百只鴨子。”

  狄仁杰吃驚的道:“一年下來,小二十萬只鴨子?”

  云初道:“二十萬只鴨子只少不多,現在,你再去曲江池就會發現,鴨子已經快把曲江池覆蓋了,現在,只要是有水塘的地方,就會有鴨子存在。”

  狄仁杰奇怪的道:”為何不用雞呢,我總覺得雞肉比鴨子肉好吃。”

  “鴨子肉如果做好了,也是一道頂級美味,只是現在用不著弄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光是應付這些不是黔首,又不是士人的中間人就忙不過來了。鴨子的餌料豐富,用不著投喂糧食,就能自己在野外找到食物,再輔以少量的飼料,半年時間就能上餐桌。

  雞不成,飼養時間太長,還費糧食。”

  狄仁杰想了一會道:“去年冬日,有人在售賣鴨子毛填裝的棉襖,穿上之后,看起來很臃腫,卻很輕,很暖和,就是五貫錢一件的價格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不過呢,這東西卻在平康坊很紅火,但凡是妓子們好像都會穿一件,進入有地龍的教坊,脫掉臃腫的鴨子毛衣服,里邊就穿輕薄的紗衣……嘖嘖,這生意不會是你家的吧?”

  云初點頭道:“這世上只有我家有這么多的鴨子毛,生意自然是我家的。”

  “首先穿鴨子毛衣衫的不會是公孫吧?”

  “當然是公孫,這兩年跟我家做生意,積攢了不少的錢,準備自己開一家“劍廬”,聽說現在正購買適合劍舞的小姑娘呢。

  娜哈想去,被我打了一頓,這些天正看我不順眼,害你被波及了。”

  狄仁杰搖搖頭道:“娜哈與我妹子別無二致,這不算什么,更不算失禮。我現在就奇怪,你做事情的時候,經常只是開了一個頭,后面就會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一大串產業出來。

  開飯堂,然后就有種菜,養豬,養鴨子,再弄出鴨子毛衣服,以后還會出現什么東西?”

  看著飯堂仆婦們收走了餐盤,云初,狄仁杰就起身離開了飯堂,慢慢踱步走進了綠竹成蔭的小巷子。

  路過銅板家的時候,云初指著大門緊閉的銅板家對狄仁杰道:“還記得銅板嗎?”

  狄仁杰點點頭道:“如何會不記得呢?”

  云初從袖子里摸出一卷書遞給狄仁杰。

  狄仁杰翻看了書本,發現是一本《論語》,見書本上的字跡清晰,沒有粘連,沒有墨洇,字與字之間的間隙大小合適,忍不住問道:“這就是銅板他們家用印章聯系出來的活字,如今出來的書已經可以達到這個地步了嗎?

  雖然還不如雕版陽刻,但是,比起陰刻出來的書,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人家現在正在研究鉛活字,等鉛活字出來之后,晉昌坊就會把這們手藝獻給國子監,再從國子監手中拿到印刷書本的準許,晉昌坊就能開一家很大,很大的印書作坊,你以后要是寫了書,就可以拿來這里印刷,相信我,既便宜又快速。”

  “為什么是晉昌坊而不是人家銅板?”

  云初瞅著狄仁杰大笑道:“因為是我為了偷懶,把印章綁在一起,發現可以湊出一個句子來,然后,就有銅板想把所有字都刻成印章,再按照需要排列出來,就能印刷書籍了。”

  “你對秘方似乎從來都不在乎。”

  “拿秘方賺錢嗎?我的錢還不夠多嗎?換官職?我這輩子就沒打算當高官顯貴,只想當一個實實在在的小官,自己的能力既然能夠拿到那個位置,我為什么要用交換這么無奈的辦法呢?”

  “當小官?”

  “對啊,如果我是萬年縣的縣尉,那么萬年縣里所有的治安是不是歸我管?”

  “對啊,歸你管。”

  “既然歸我管了,萬年縣就不該出任何事情。”

  “你是說任何不法事情?”

  “沒錯。”

  “不包括你要干的不法事吧?”

  “那是自然!我要把最小的權力運用到最大程度。”

  “以前,晉昌坊是你餐桌上的一道菜,后來曲江里也成了你餐桌上的一道菜,現在,你又準備把整個萬年縣端上你的餐桌嗎?”

  云初大笑道:“我的胃口比較大。”

  跟好久不見的朋友在一起聊天最是能讓人開懷,不管是生活中的郁悶,還是工作上的煩惱,亦或是隱藏在心頭的野心都能拿在太陽底下曬曬。

  跟狄仁杰說了一下午的話,云初覺得自己的心情開闊了很多,反正垃圾統統倒給了狄仁杰,自己落得一身輕松。

  云家已經變得不像一個家了,怎么說呢,更像是一個工廠加宿舍。

  以前的精致的云家,現在堆滿了貨物,其中一些貨物甚至堆到了房頂那么高。

  如果不是因為屋檐下有三窩燕子,崔氏恐怕也不放過那片屋檐。

  云初自以為傲的干凈整潔,在云家基本看不到了,鴨子毛即便是清洗的再干凈,鴨子特有的味道總是還有一些的。

  “咱們家應該再蓋一座更大的府邸,等郎君高中之后,咱們立刻就開始,我問過那些工匠頭子了,他們說,只要備好料,就有六只建筑隊一起趕工,兩個月的時間,足夠把咱們家蓋出來了。”

  每次只要云初對自家產生不滿神色的時候,崔氏都會立刻過來寬慰。云初看著被權力跟錢催的胖胖的崔氏道:“不要為了錢就毀掉咱們家。”

  崔氏搖著小扇子咕咕笑道:“看郎君說的,誰會嫌錢少呢?”

  云初捏捏崔氏的第三層肥下巴道:“以前,我總是擔心你身體太瘦弱了,現在,我開始擔心你有一天絕對會被肥死。”

  崔氏拍開云初的手道:“女子就要胖一點才好看。你看看二肥,三肥,四肥,五肥,六肥她們,哪一個不是長得珠圓玉潤的好看。”

  云初環首四顧,就看到了滿院子皮球一樣肥碩的女人們在院子蹦蹦跶跶的走來走去。

  肥起來的不僅僅是家里最早購買的十個人,就連后面買來的女人除過幾個天生肥不起來的,剩下的都在瘋狂的向橫向發展。

  云初知道,這都是吃飯堂菜引發的后果,這些被饑餓困擾了幾十年的人,在食物面前毫無抵抗力,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把自己弄成了一個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