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八章會吃飯的李慎
  在平民百姓中盛傳,全長安最好吃的飯食就在晉昌坊,但是,這些流言對于勛貴們來說,依舊不值一曬。

  這不要緊,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自古以來權貴們的生活就與百姓的生活是格格不入的。

  黔首們越是喜歡的東西,勛貴們就越是要避免沾染,免得沾染上一些黔首的習慣,讓別人笑話。黔首們喜歡的東西一般就像一陣風一樣,吹過去之后馬上就會消散,甚么都留不下。這一次似乎有一點不太一樣,關于晉昌坊的傳說越來越多,漸漸地就有很多人坐不住了。紀王李慎每日清晨如果不吃一碗清淡的蔥油面,就感覺這一天里都沒有什么精神。對于吃面,紀王李慎有著自己的理解,他覺得每日里的第一鍋湯面,是湯面里面的精華。

  面條洋洋灑灑的下鍋轉幾個圈,然后再精精抖抖的從鍋里挑出來,趁熱倒上細支香蔥入油熬至蔥黃味香的澆頭,再撒上一些小蔥,用力的將面條攪拌好。

  吃第一口的時候一定要張大嘴巴,筷子挑起來的面條一定要足夠多,因為第一口,基本上就把這碗面條價值的一多半吃下去了。

  第一口要隨便嚼幾下就吃下去,因為就要趁著蔥油香氣還在口中徘徊的時候,快速尋找到澆頭中不多的肉絲,將肉絲用面條包裹住,再次快速的送進口中,此時,咬一口,肉香就會迸發出來,接著,咸鮮的滋味就會再次出現,即便是因為有肉的關系,那種濃香也遠不及第一口。

  兩口面條下肚之后,李慎對于剩下的面條基本上已經失去了胃口,一般情況下會賞賜給貼身的宦官吃掉。

  他要留著胃口,繼續去品嘗細嫩,柔軟色如白玉的嫩豆腐。

  當然,也必須是第一鍋里出來的第一勺才行,有時候大食堂里的婦人們太蠢,掌握不好火候,會讓鍋底的嫩豆腐有一些焦糊味道。

  李慎在吃嫩豆腐的時候除過需要澆一些糖霜水外,再什么都不需要。這種吃法是他自己發現的,因為他實在是不喜歡給白玉一般的嫩豆腐上添加黑乎乎的鹽菜跟醬醋,茱萸水。

  他認為這是暴殄天物,多次跟云初談起此事,認為該用糖霜水的,而且必須是把糖霜熬成焦黃再加水熬制成的糖霜水,這樣有一股子濃烈的焦糖味道的嫩豆腐才是人間美味。

  結果,被云初嚴詞拒絕,原因只有一個,一碗嫩豆腐只有兩文錢,而李慎用來熬制焦糖水的糖霜,至少要二十文錢。

  想到這里,李慎就很是郁悶,快速吃了五口嫩豆腐,就立刻轉移戰場去了包子區。

  雖然豕肉這個名稱早就被云初改成了豬肉,叫法變了,內容不變,這一點騙不過李慎這種飽學之士,所以,盡管豕肉包子看起來好看,聞起來凝香,他還是不愿意吃的,吃包子,他只吃牛肉韭菜餡的。在大唐,私自宰殺耕牛是大罪,要被流放的。

  云初這里的牛肉來自于胡人,聽說是高原上一種黑黑的,毛長長的除過吃肉再無用處的牛。

  胡人們會在駱駝不夠的情況下用這種牛馱貨物,貨物抵達長安之后,這種牛就失去了作用,最終被人們吃掉。

  包子再好吃也只吃三個,每餐只吃一個八分飽,這是孫思邈給他制定的規矩,他已經堅持了二十幾年。

  吃完包子,一般剛好是太陽升起的好時候,也正好到了晉昌坊坊門大開的時候。

  不要問李慎是怎么進來的,一個雍州牧就算再沒有權力,給自家從街市墻上開一個門的權力還有,再沒有權力,給晉昌坊開一個小門還是能做到的。

  他每日悄悄地從小門進來,再悄悄地從小門離開,雖然晉昌坊那個少年浴池掌柜總是希望他能進到澡堂里再感受一下,李慎總是嗤之以鼻,他家里有更好的,伺候他洗澡的全是美人兒,不是這里那些胳膊上一疙瘩,一疙瘩肌肉的半大小子。

  今天是進宮與皇兄共序兄弟之情的日子,他其實很想把自己在晉昌坊品嘗過的美食給兄長送一些,也請他好好地品嘗一下什么叫做煙火味。

  只可惜,他送去的食物兄長不敢吃,只能是他吃兄長贈送的食物。

  想想兄長其實也不容易,最近就是因為要把武宮人升為昭儀的事情,再一次被褚遂良給駁回了。李慎認為,兄長之所以在此時此刻招自己進宮,目的就是從自己這里得到皇家的支持。

  李慎覺得褚遂良有些多此一舉,這本身就是皇宮內苑的事情,跟他這個大唐忠臣一個錢的關系都沒有。

  就算武宮人曾經伺候過父皇,現在,皇兄是皇帝,只要皇兄不嫌棄,這就不算什么事情,要知道父皇連年過四十歲的前隋蕭皇后都沒有放過,如今皇兄只不過是要一個早就被父皇拋棄的女人,這真的不算什么事啊。車馬進太極宮的時候,李慎就莫名其妙的覺得煩躁,如果不是皇兄招自己來,他一輩子都不想踏進這座幽深,濕熱且充滿血腥味的老舊宮殿。

  站在含元殿臺階下等候的時候,李慎看到了一只彩蝶在梔子樹上翩翩起舞,想要去捉,又站直了身子,讓自己的身形看起起挺拔一些。

  今日不用上朝,李治起床的時間晚了一些,武媚親自打開沉重的帷幕,打開窗戶讓朝陽照進幽深的大殿。

  李治瞅著沐浴在陽光中的身形臃腫的武媚,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這個女人哪里都好,就是太容易懷孕了。

  “啟稟陛下,紀王李慎求見。”

  聽了內侍的稟報,李治站起身,讓宮人伺候穿衣,等衣衫穿好了,就對武媚道:“你就等著做你的昭儀吧。”

  “紀王會答應嗎?”

  “他會的。”李治回答一聲就離開了寢宮直奔含元殿。

  恭送皇帝離開,武媚就對一個宮女道:“春枝,你去含元殿給陛下與紀王送一些點心,陛下今日起來的遲,還沒有用膳。”

  宮人答應一聲,就匆匆的去準備了,她知道給皇帝跟紀王送膳食是假,聽他們說了些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等她抵達含元殿的時候,發現皇帝與紀王交談的非常開心,只是只字不提娘娘晉升昭儀位份的事情,不過,見皇帝如此高興,想必已經談妥了吧。李慎愉快的接受了吃飯的邀請,還特意在皇帝之先,把宮人送來的飯菜挨個往自己的飯盤里撿拾了一遍,然后,就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吃完之后擦擦嘴,就笑著對李治道:“皇兄,不是做弟弟的說您,就您用的這頓餐食,還比不過做弟弟的早上吃的餐食。”

  李治吃了一枚鵪鶉蛋鄙夷的道:“不如你吃的,你剛才還吃的那么貪婪。”

  李慎左右看看,發現只有宮人跟宦官在,就笑嘻嘻的道:“皇兄賜食,做弟弟必須吃的香甜,這是禮,就像皇兄敬祖結束的時候,大口大口的啃冷豬肉,難道那東西就很美味嗎?”

  李治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道:“混賬,這能相比嗎?”

  “哈哈哈,弟弟知罪了,不過啊,我今日朝食是在晉昌坊吃的,皇兄不妨猜猜,晉昌坊的朝食共有多少種。”

  李治用筷子指指桌案上琳瑯滿目的餐食道:“總不會豐盛過這里吧。”

  李慎笑道:“臣弟剛才數過,皇兄面前的朝食種類只有一十六種,湯羹兩種,糕餅四種,共計二十二道。

  臣弟問過大飯堂的管事,晉昌坊大飯堂的朝食種類有六十八種之多,還有六種羹湯,二十道糕餅。”

  李治正在夾菜的手停了下來,眼神也同時變得陰冷,瞅著李慎道:“人間豪奢竟至于此了嗎?這是誰家的朝食竟然會如此的靡費?”

  李慎笑呵呵的道:“這些朝食屬于全長安人的,只要你口袋里有幾個錢,就能進去挑選自己喜歡的朝食吃。”

  聽到了李慎的解釋,李治陰冷的眼神逐漸變暖,淡淡的道:“原來是一家食肆啊,難道說你紀王府的廚子竟然比不上一家食肆的廚子嗎?

  如果你喜歡,盡可從那家食肆將廚子帶走,算是朕賞賜你的。”

  李慎笑道:“謝過皇兄賞賜,不過啊,臣弟可養不起那么些個廚子。”

  李治愣了一下道:“多少?”

  李慎道:“如果連采買,跑路,灑掃的人全部算上,不少于五百人。”

  “五百人之多?”李治吃驚的差點把手里的筷子丟掉,緩緩放下筷子道:“你說一座食肆僅僅是廚工,廚子,加起來就有五百人之多?”

  李慎不以為然的道:“吃飯的人也多啊,不知皇兄有沒有見過好幾千人一同進餐的模樣?”

  “好幾千人,還一同,這些人都是長安百姓嗎?”

  “這一點臣弟可以保證,全是長安百姓,還有不少的胡人,以及進京準備考試的士子,當然,商賈會更多一些,有些人幾乎每日都去那里吃飯。

  皇兄有所不知,每日里看到那些人進坊門之前,先朝巨凰施禮的樣子,臣弟的眼眶竟然都有些濕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