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十二章賺錢賺成了萬家生佛
  只要出了晉昌坊,就好像穿越了時空一樣,那個陌生的長安城再一次出現在云初的面前。頭發油了吧唧的男人,衣裙上沾滿塵土的女人,身上的衣衫紅色不是紅色,藍色不是藍色,就算是綠色,也顯得土蒼蒼的。

  更多的人穿的是土黃色的衣衫,再加上被烈日灼烤的蒼老的面容,看不到多少活力。在大街上很容易將晉昌坊的人,從人群中認出來,主要是他們穿的衣衫上總是印著字。

  “大德糧棧,私斗無欺!”這個人應該是大食堂里工作的人,身上穿的湛藍色衣衫,應該是大德糧棧提供的,顏色很純,很亮,很顯眼。

  “彭氏獸頭,大匠造!”這個人應該是水環境包工隊的人,衣衫是耀眼的綠色,一看就知道布料很結實,很適合工匠干活的時候穿。

  慣賣雪花鹽,陳氏商行。”這個人應該是晉昌坊,負責采買的人手,也只有他們才會穿著鹽商送的一身雪白的綢衫,滿世界地亂竄地做生意。

  在大街上看到這些衣衫都不算什么,在晉昌坊,人們甚至能看到那些孩子們,穿著胸前印著白色張氏石炭字樣的襖子,轉過身,又能在孩童的屁股上,看到碩大的兩百字樣的褲子,只要有人問起這個兩百是甚么意思,孩童就必須告訴人家,在張氏買石炭,兩百斤算一擔。

  晉昌坊里的人,現在基本上都穿的是,這種印滿字的衣衫。珍貴一些的衣衫是繡出來的,像夏日里隨便穿的單衣,基本就是用漆寫上去的。

  像以前全坊民都穿“德勝隆”字樣衣衫的場景,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聽說是晉昌坊坊正劉義,現在的胃口大得驚人。

  光福坊的變化也很大,主要是去年冬日里坊市遭了祝融,半條街被燒成了斷壁殘垣。

  幸好那對小夫妻的胡餅店沒有被波及,只是背后就是著火現場,據說晚上有鬼夜哭,導致生意差了不少。

  他老婆自從兩年間生了兩個孩子之后,也變成了一個胖子。小伙子嘴唇上也多了一撮小胡子,可能是嘴唇上的毛發,生長得不怎么旺盛,只在中間有一坨濃密的小胡須。加上雨后黑水流淌的滿街都是,只能穿木屐,這就讓他看起來很像是后來的倭國人。

  “王桑,胡餅給我拿三個。

  已經是兩個孩子父親的小伙子,明顯變得成熟了很多,再加上他老婆變丑了,也不擔心云初會弄走當丫鬟。不明白云初為何會怪腔怪調地說話,笑嘻嘻地迎上來道∶“還是不要羊眼睛是吧,今天腮幫子上的肉多,都給郎君備著呢。???.

  云初指指依舊是斷壁殘垣的坊市道“怎么還破破爛爛地堆在這里”小伙子學著云初的樣子攤攤手道∶“沒錢,還能怎么著。就這么的了。“萬年縣不管嗎

  “他們倒是想管,不良人過來催促好幾次了,希望里長能催著大家伙,盡快把房子建起來,大家倒是很想修建,可是,錢從何來?

  不要說以前的大房子,就算是建一座小房子也拿不出錢來。”

  云初咬一口胡餅,滿意地哼了一聲,還是熟悉的味道,還是干凈的模樣,就是他老婆變丑了,抱著一個小孩子在喂奶,衣襟都不拉起來。

  光福坊的位置非常好,緊挨著朱雀大街,邊上是永樂坊,前邊就是高級住宅區安仁坊,從長安地圖上看,屬于城市中心位置。

  如果,原來的居民愿意把地契

  讓出來一半,自己就可以給他們把房子修建起來,不讓他們損失住宅面積,了不起把他們的房子摞起來就成了。

  自從大雁塔修建完成之后,長安就有了一個新的皇家建筑高度標準,依次類推下來,黔首們也能修建六米高的房子了。

  不過不急,等這里的人再絕望一陣子,再讓官府出面再威脅一陣子,就說再不修建房屋,就收走他們的地契一類的胡話,才是晉昌坊工程隊進駐的好時機,才是晉昌坊贏得民心的大好時機。

  更是晉昌坊百姓將多出來的錢,變成半條街房產的好時候。

  云初已經決定了,在這里開一座巨大的客棧,應該很有搞頭,順便再把晉昌坊大食堂弄過來一個,應該能把這塊地的地皮炒起來。

  至于磚頭瓦塊一類的東西不算什么事情。

  曲江里有一座光禿禿的,只長草不長樹的黏土山,一下雨就流黃湯子,踩上去就摔跤,難為曲江里鄉親好多年了,自從晉昌坊掏錢在這里建起來了燒石炭的磚瓦窯,有望在幾十年內把這座山鏟成平地。

  “黃婆子全家想要離開長安,去眉縣投奔親戚,找人賣她家的地契呢,郎君想不想要?便宜。’“咦,既然便宜,你怎么不買,這兩年你不是又積攢了五貫錢嗎?應該夠了吧。”

  小伙子搖搖頭道∶“都是鄉里鄉親的,沒道理占人家的這個便宜,心里不安,買下來的地契蓋的房子也住不安穩,這種便宜不能占。

  云初怒道∶“你不能占的便宜,我就能心安理得的占便宜,我就不怕有報應?”小伙子陪著笑臉道∶“你是當官的,占便宜早就占習慣了,不礙事。

  “什么叫當官的占便宜占習慣了,連牛鬼蛇神都不怕?告訴你,當官的也要臉面。’小伙子驚詫地瞅著云初道“真的嗎

  云初怒道∶“老子會騙你?告訴那個黃婆子,地契不急著出手,老子出錢把燒壞的房子重新建起來,一文錢都不收你們的,還是樓下作坊,樓上住人的那種小樓,唯一的要求就是地契上的地要分我一半。

  小伙子吃驚地瞪大了眼睛,指著云初阿巴,阿巴了半天才道∶“不能是泥巴摞起來的草房吧?看到小伙子驚詫的樣子,云初狠狠地咬了一口胡餅道∶“磚瓦房!

  小伙子聽到這三個字,緊繃著的臉頓時松弛下來,笑嘻嘻地道∶“你哄我哩。”

  云初把剩下的胡餅裝起來,對小伙子道∶“這幾年下來,我欺負過你嗎?騙過你的胡餅吃了嗎?”小伙子點點頭道∶“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一個當官的,雖然當年你揍了我一頓,不過,那是我活該,不該慫恿你去送死。

  不過,你說的是真的我現在把我家一把火點著,算不算是受災戶’“不算,不過,你如果愿意這么換,還是可以的,誰讓你認識我呢。等著吧,長則三日,短則一日,就有晉昌坊跟萬年縣的人下來量地。

  你也告訴那些著急賣地契的人,這些房子最多入冬之前就能住上,就說是晉昌坊的里長云初說的。’小伙子愣愣地點點頭,突然從懷里掏出云初剛剛付給他的胡餅錢,發瘋般地往他手里塞。“你不是說,從不允許別人白吃你的胡餅嗎?,爹娘老子來了都不成嗎,怎么今天就變了性子?”小伙子把錢按在云初手里道∶“我知道你無憑無據地就把幾十萬,上百萬別人托付你的錢給了人家家眷。我還知道你們晉昌坊百姓說你一個吐沫一個坑。

  我信了你今天說的話,我也信

  你沒有占我們的便宜,黃婆子的地契只要兩貫錢就賣,你也不肯要,只肯用磚瓦房子跟她換。今天,明天兩天,我不吃飯了,一定把送給你的這三個胡餅錢給省出來,我愿意餓兩天,請你吃胡餅。云初哈哈大笑,拍拍小伙子的肩膀,順便把一把銅錢,丟到了正在給孩子喂奶的婦人懷里。然后,就騎著棗紅馬揚長而去,如同“朝出西門去,暮提人頭歸”的英雄好漢,有一股子說不出的豪邁之意。

  云初豪爽的行為,把小伙子的老婆感動得熱淚盈眶,把小伙子氣得怒發沖冠,“我說錯了,你還是一個混賬!還我胡餅來。

  云初回到家里的時候,虞修容還沒有離開,所以,云初拿來的胡餅就分給她一個。

  見崔氏沒事干在弄茶水,就對她道∶“把幾個工頭叫到一起,算計一下,就說,光福坊的那塊火燒地可以動工了,該量地的量地,該備料的備料,爭取入冬之前,先讓遭災的坊民有過冬的地方。

  崔氏抱著一張胡餅皺眉道∶“不是說再撐一撐的嗎,這樣我們就能有更多的地蓋客棧跟大食堂了。”云初瞅著虞修容曲線玲瓏的身體淡淡地道“已經快要逼死人了,再撐下去有傷天和,我還要給我的孩子積攢一些陰德呢。

  崔氏正要把胡餅塞嘴里咬,聽到這話,頓時就愣住了,艱難地轉過頭,瞅著俏臉通紅的虞修容道∶“這就有了”

  虞修容本來就羞臊難當,聽崔氏這一問,整張臉帶脖子,就像涂抹了厚厚一層胭脂一般,沖著云初啐了一口,就逃命似的跑了。

  云初攤攤手道∶“我是說給我們以后的孩子積陰德,沒說現在的孩子。崔氏聽云初這么說,長長地松

  了一口氣道“郎君,不能這樣,想要修容娘子,那就早早成親,奴婢總覺得你們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狄仁杰公子說的混賬話,會應驗的。

  修容娘子是大婦,要正正經經地迎娶回家,不能婚前茍合,更不能未婚先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