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三十四章塵埃落定
  云初在萬年縣衙的殘暴,蠻橫的行為,明顯激發了溫柔這個年輕人的獸性。

  這是一種很難說清楚的行為,就像一只獅子看到別的獅子咬死了一匹斑馬,它的牙齒也會發癢,不再咬死一頭斑馬它的念頭就不會通達。

  看樣子鄭縣令已經成功地引

  起了他狩獵的興趣,已經開始在外圍布置狩獵場地了。

  鄭縣令這只斑馬,能不能逃脫溫柔這頭獅子的狩獵,云初是不管的。

  因為他總覺得溫柔不像是一

  頭獅子,更像是疣豬,他光輝耀眼的家世就是他身上的鎧甲,明明可

  以活得橫行無忌的,卻小心地如同一只旱獺。

  狄仁杰就不一樣了,這家伙現在是一頭剛剛成年的獅子,才把長安縣撕成碎片之后,如今正在享受飽食期后的安閑時光。

  目送張柬之率領的商隊一路向西,每個人都對他們充滿了期待。

  英公沒有在城門口送行,他是坐在城門上送別的。才起來的,微微偏西的風,將他的白發從發髻上吹下來一縷,隨風飄蕩,蒼老的就像腳下的這座長安城。

  李敬業縮著身子站立在李氏部曲中,其實誰都看見他了,卻沒有一個人指出來,更沒有人阻攔他一路向西去送死。

  送別的人都有些肅穆,都覺得這是一件很大,很重要的事情。人人都希望他們這一去就能建立,王玄策在西域建立的那種功績。

  只有云初不以為然,雖然王玄

  策一人滅國,麻君買百騎破萬騎的行為,已經把唐人個人能力拔高了頂峰,他還是覺得這里面應該還有上升的空間。

  王玄策,席君買做的事情只是把效率提升了一大截,他希望張柬之,李敬業能把質量也提高起來。畢竟,大唐這個巨人的身體,還非常的瘦弱,而他的餐桌上只有草,沒有肉。

  當然,如果吐谷渾人不能接受張柬之他們這種溫柔的剝削。

  他就準備把長安城里的亡命之徒們組建起來,開出高額的懸賞,讓他們去吐谷渾去搶,去綁架,去勒索……

  相比張柬之他們執行的A計劃的不確定性,云初更加看好自己準備的B計劃。

  一個是以點破面,一個是以面圍點,很顯然,后者更加的具有可操作性。

  其實,自從有錢之后,他一直想弄出來一個賞金獵人公會出來,

  自己當大老板,讓大唐那些又兇又窮還暴虐的退役府兵,退役強盜,退役馬賊們,按照他的指點,滿世界地去幫他搜尋他想要的任何好東西。

  云初相信,只要把錢給足,讓他們去吐蕃干暗殺論欽陵父子的事情,他們都敢接,哪怕有去無回,只要把錢給他老婆孩子就成。

  滿大唐,有何遠山,劉雄這些為了后代,可以毫不猶豫地向上萬人的敵軍軍陣,發起沖鋒的死士,也有為了后代寧愿自殺,也要保住錢財的馮忠,趙三郎。

  對他們來說,個人死不死的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給家里,給孩子剩下點什么。

  沒有辣椒的油潑面完全沒有靈魂可言……茱萸這東西之所以不能成為主流,完全是因為它,沒有顏色,沒有香味,而且辣味還不足。

  如果現在,有人拿出一顆帶有辣椒籽的辣椒,云初愿意出一千貫的價錢購買。

  如果現在,有人能拿得出來一個玉米棒子,云初愿意出一萬貫購買。

  如果現在,有人能拿得出來一顆發芽的土豆,或者紅薯出來,云初愿意傾盡家財去收購。

  可惜,沒有。大唐人依舊傻了吧唧的,把目光盯在城外的土地上,他們甚么都不知道。或者說,他們對于腳下的世界的了解,還遠不如《山海經》記述得清楚明白。

  即便是沒有辣椒,狄仁杰依舊喜歡油潑面,他剛剛吃了老大一碗之后,覺得肚子暫時不餓了,就對云初道“試探出那些老家伙們的底線了沒有”

  云初憂愁地搖搖頭道∶“我以為,我在萬年縣如此囂張跋扈,簡單直白的處理問題,會讓這些老家伙們產生一些憂慮的心思,甚至出面阻止我魯莽的行為……

  結果,沒有。

  英公說做大事的過程中,殺死

  幾個胥吏不算什么,蘇定方說,我

  做的還不夠,應該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將萬年縣清空,然后再像春日萬物復蘇一般,按照我的心思編練出一個新的萬年縣。

  梁建方說,我麾下的張甲屁用不頂,還說他的部曲里面,有幾個慣用刑罰的老人手,如果需要,可以立刻支援給我用用。

  就連李義府也說我,要嘛不做,要嘛就把事情做絕,做徹底,做一半,留一半是最愚蠢的行為。”

  狄仁杰皺眉道“這就麻煩了呀。”

  云初跟著嘆口氣道“是啊,是啊,這些老家伙所謀者大啊。”

  狄仁杰又道∶“既然試探不出這些人的底線在哪里,我們就該約束自己的行為,免得把自己徹底地弄進坑里去,畢竟,這樣做雖然效果好,卻不是走遠路的法子。

  我們還年輕,等得起,等這些老家伙們都死光,就輪到我們正式登場了。”

  “你有沒有好的同窗,我是說就像張柬之那種可以托付大事的人。”

  狄仁杰搖搖頭道∶“沒有了,張柬之走了,現在的長安,能數的上的少年才俊,就剩下我們兄弟了。”

  云初點點頭,他覺得也是這樣……

  馮忠,趙三郎的尸體在被曝曬了四天之后,因為他們身體發酵的問題,眼球從眼眶里爆出來了,黏答答的被視神經拴著,掛在眼眶里。

  尸體已經開始生蛆,有些蛆蟲抓不穩,就會掉下來,落進蓮花池子成了魚的食物,

  在他們的身體下邊,有一大群肥肥的花魚圍繞著不走,在等著美食落下來。

  “現如今,萬年縣錢庫存錢已經有七千兩百二十三貫一百二十二個錢,為萬年縣自從建立衙門以來最豐。

  糧庫存糧四千一百五十五擔又三斗七盒,其中粟米……”

  云初聽完吳戶曹的稟報之后,就把手中厚厚的一疊文牘,取出一份推給吳戶曹道∶“夏日暴雨毀壞道路甚多,有些道路因為下雨翻漿了,不利于百姓,商賈,兵馬通行,文牘我已經批閱了,錢糧也劃撥了,立即招收民夫修建。”

  吳戶曹抱著那一份文書道∶“是征發徭,還是役?幾丁抽一丁,是代糧,還是代金?”

  云初搖頭道∶“以半價雇傭閑散民夫,可以算做徭役天數,工地管民夫一日三食。”

  吳戶曹躬身道∶“如此,定有民夫蜂擁而來。”

  云初又拿出一份文牘遞給吳戶曹道∶“蛤蟆陵三千余畝田地長堿,屯監提出方案要引水洗堿,三百貫的費用,被馮忠那個狗日的貪瀆了一百七十貫,這點錢屁用不頂。

  我又撥付銀錢三百貫,合四百

  三十貫,務必在入冬之前挖溝排

  堿,同時要洗地三遍,然后,再泡水整個冬日繼續脫堿,等春日來臨,大力種植堿草吸堿……”

  “曲江里的土山三年時間才被挖掉了一成不到,命令曲江里里長,繼續開磚瓦窯六座,這六座磚瓦窯屬于萬年縣縣衙所屬,萬年縣民夫在磚瓦窯輪番干活,可以抵償徭役。”

  “戶曹收繳所有官斗全部焚毀,按照戶部制定的標準度量衡,嚴格制定萬年縣新的度量衡,秋賦嚴禁大斗進小斗出,更不允許出現踢斗這種事情發生,誰要是踢了,被我抓住,那只腳踢的,老子就砍掉那只腳,那只手刮的斗面,老子就砍掉刮斗的那只手。

  誰要是膽敢在斗里涂抹膠,老子就讓他把膠水全部喝下去。???.

  實物賦稅中的麻布,以二十束麻為上等,十六束麻為下等,低于十六束麻的不要。

  豬羊雞鴨等活物,先讓百姓運

  去晉昌坊大食堂售賣,售賣之后官府收銅錢。

  豬羊雞鴨等活物的價錢,以當日騾馬市交易價格為準……”

  吳戶曹面對云初沒完沒了的工作安排,不但不發愁,反而從心底里覺得歡喜。

  縣尉開始安排公務了,這就說明,籠罩在萬年縣所有人腦袋上巨石消失了。

  縣尉新官上任以來的第一把火,算是已經燒完了,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長長地松一口氣。

  回到六曹公廨的吳戶曹,將懷里抱著的文牘重重地丟在一張矮幾上,然后瞅著在座的諸位笑道∶“縣尉安排公務了,文牘都在這里,該是誰的,誰就拿走。”

  眾人聽聞吳戶曹這么說,齊齊地抬頭瞅著他。

  吳戶曹抹一把眼淚重地點點頭道∶“就是大家想得那樣,塵埃落定了。”

  隨著吳戶曹帶著哭腔的聲音落下,六曹公廨之中就不斷地有壓抑至極的抽泣聲,此起彼伏。

  距離縣衙僅僅兩百步的荷花池,原本是諸位同僚們飲酒,休閑之所,如今,那里只有蚊蠅,以及兩具腐爛的尸體……

  “好好干活啊。

  平日里那些該收的,不該收的東西我們就不要收,該拿的,不該拿的錢,我們就不要拿了。

  諸位兄臺,平日里都是親親的好兄弟,小弟實在是不想再看到哪位兄臺的尸體,被人家掛在荷花池上被蛆蟲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