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又必須說明一下
  寫作是一個非常情緒化的問題,尤其是網文作者,最容易被情緒所左右,有的時候一旦寫開了,基本上不受理智所左右。

  怎么說呢,就像是你寫的故事在控制你的手,而不是作者在控制你的手,尤其是在作者快速更新的時候,腦子里出現什么東西,就會不由自主的呈現出來。

  我們最熟的詩詞,大多來自于唐宋兩代,在這之前,是風雅頌,楚辭,是駢文,是賦……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李白已經對前代的詩文做了一個小結。

  因為我們現代人,對于風雅頌,楚辭,駢文,賦的理解是有時代溝壑的,如果引用這些東西,我相信,大家看到的注釋,會比正文還要長。

  而且,以上一些文體,除過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句,剩余的都是艱澀難懂的,這樣的好東西,放進網文中間實在是太格格不入了。

  最近的文章中,兄弟姐妹們總是看到,我讓唐人說出唐以后的詩詞,這看似是一個錯誤,其實不是的。

  任何的文化出現都不是無緣之水,無根之木,在他之前就會出現一些端倪。

  比如,我昨日引用的“常羨人間琢玉郎”這句話,好多書友都認為這是出自蘇東坡,唐人不可能知曉。

  大家不知道的是,這句“常羨人間琢玉郎”在我的理解中,就是一句古代人說的俚語,大意為“好羨慕這個漂亮男人啊——”

  琢玉郎的意思是用玉石雕琢出來的完美男子,后面的點酥娘,說的則是如同奶油一般潔白潤澤的女子。

  這是一種很普通的修辭手法,蘇軾之前的人沒本事把琢玉郎,點酥娘這樣的名詞放在一起構成一副絕美的畫卷,蘇軾做到了,所以,他才是中國歷史上可以與李白比肩的大才。

  如果一個詩人,詞人,需要源源不斷地創造新的詞匯出來,才能寫詩,寫詞,那也太難為他們了。

  所以,我個人以為,很多詞匯早就出現了,或者出現了相似的,詩人,詞人,把它們做了一下變化,就成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樣子。

  當然,以上揣測,實屬孑2一家之言,兄弟姐妹們如果有不同的看法,我們就在這里討論,共同進步,至于對錯,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罷了。

  另外,昨日更新里出現了一個東羅馬帝國,也就是拜占庭帝國跟法國人打架的話語,那個也不是錯誤,是一個梗,一個日常乳法的梗,孑2還不至于連時間順序都搞不清楚。

  在這里,我要向提出來的兄弟姐妹們致謝,這種會引起誤會的梗,以后會用的非常謹慎。

  看孑2小說的書友,年齡層次稍微大一些,對于一些網絡上流傳已久的梗,找不到爽點在哪里,繼而引起誤解。

  這是孑2的錯,確實有些輕佻了。

  愛你們的孑2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