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三十九章大唐的農學家
  裴行儉做的事情,很符合他唐人的身份——搶奪市場份額,已經是他目前身為一個士大夫能想出來的最好的富裕長安縣的手段。直到現在,裴行儉依舊固執的認為,錢財的數量是恒定的,只看誰有能力拿走更多。他甚至暗戳戳的認為,只要長安縣拿走的比較多,萬年縣拿走的就會少。西市所在的長安縣,本就是長安城最大的一個交易市場,不論是胡人,還是大唐客商,都會把西市當成一個貨物的集散地。東市屬于萬年縣管轄,這里與西市最大的不同之處,就在于客人的等級是不同的。所以,這里的貨物大多跟奢侈品有很大的關系,一般百姓是不來東市買東西的,因為即便是同樣的東西,東市要比西市貴了兩成以上。因為貨物包裝跟店鋪裝修,東市都要比西市來的奢華,有身份的人喜歡來這里安靜的購物,享受購物時候附帶的服務,貴一點他們是認可的。沒身份,沒錢還要來東市買東西,一直是長安城盛傳的三大傻子之一。就算東市的貨物賣的貴,客人有錢,可是呢,想讓一個賣奢侈品的商人跟一個買賣關乎民生的大宗貨物商人比買賣的成交量,這明顯是不公平的。賣奢侈品的商人,可以名氣很大,至于銷售量,誰跟大宗貨物商人比擬,誰就是傻子。

  云初之所以必須要當山萬年縣尉,主要原因在于小小的曲江里再也支撐不起晉昌坊的商業繁榮了。

  原本在云初的構想中,曲江里生產糧食,豬,羊,雞鴨鵝,供給大食堂消耗,然后大食堂再把金錢反哺給曲江里,正好形成一個完美的商業閉環。

  可惜,曲江里扛不住,不要說糧食了,就連豬羊,雞鴨鵝供給的數量也遠遠不足。

  云初之所以要去司農寺,目的就在于考察一下司農寺里會不會有被他們忽略的好東西。

  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太大,一個破菠蔬菜,就能混一個爵位的時代里,糧食的重要性只要是個人就明白。

  司農寺在皇城里面,這一次,沒有了那么多考試的士子,云初可以騎著棗紅馬進皇城了。

  瞅著那些需要高舉著牌牌才能進入皇城的低級官吏而言,云初這種騎著馬徑直走進皇城的人,絕對是他們需要仰視的存在。

  “看看,兩年前,我們還一起守在這里等著金吾衛搜褲襠才能進的皇城,如今,對人家大門敞開,你看看那些腌腰的金吾衛們,快把腰彎的折斷了。”

  “還是少說幾句這位的流言吧,東市荷花池上懸掛著的兩具白骨,就是你我這種身份的人。”

  “說到白骨,我可是聽說了,云縣尉竟然擔心尸骸的骨殖脫落,特意用鐵條把骨殖的各個部位給連接在了一起,就為了震懾人心。”

  “你們說這長安縣跟萬年縣都怎么了,在這兩地任職的官員一個比一個兇殘。我聽說長安縣如今也在徹查,還是往三年前的賬簿上查驗,裴縣令也不是一個饒人的人,你看著,只要查出麻搭,西市上的水渠邊,估計也會掛幾個。”

  “依我之見,這軍伍上下來的人,尤其是那種在百萬軍中穿行自如的人,就不該來地方上擔任官員。除過殺人,他們就沒有別的治理地方的好手段,不信,你看岐州麟源縣的韓公,騎著一頭驢子一邊讀書,一邊進山,到地方就讓當地的悍匪納頭就拜,困擾麟源縣數十年的匪患一日間就消除了。要我說,這才是真正的地方官……官衙是大家吃飯干活的地方,何必弄得跟陰曹地府一樣。”

  云初對這些話,早就見怪不怪了,以前官小的時候,可以跟大家站在一起咒罵評論上官。現在,自己就是上官了,看事物的角度不同了,屁股下的位置也不一樣了,自然不能再跟他們一起胡說八道。他們說的那個韓公,云初也知道,那個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吃錯了藥,真的就騎著一頭驢子進山招降匪徒,結果被匪徒們綁在山里足足有六天。聽溫柔說,被他的家人用錢把人贖回來之后,就比死人多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是怎么傳的,竟然變成了一件屬于文人的浪漫的故事。

  司農寺就在承天門大街上,前邊是右武衛,右驍衛,后邊是右領軍衛,右威衛。之所以前后都是軍營的原因,就在于,司農寺里就有老大的一片農田。司農寺是一個大衙門,置卿、少卿各一員為長貳,屬官有丞五員及主簿、錄事等,領太倉、典農、平準、廩市、鉤盾、華林、上林、導官等署。

  云初倒是很想見見西域方正最厲害的當司農寺卿的姐夫,可惜,人家是真正的從三品大員,云初這個七品官想要見人家,需要提前半個月遞帖子,然后看大佬的心情,選擇見與不見。

  好在這一次打交道的是上林署的官員,大家都是七品官,這就很好打交道了。上林署的老大是一個叫做林子平的家伙,看起來黑乎乎的跟真正的農夫一樣,這家伙的皮肉黑的發亮,且油光光的,如此黑人,沒有入選那首比誰黑的詩,實在是作者的不嚴謹。

  “云縣尉莫要怪罪,愚兄這才從嶺南回來,上林署上下勞累的人仰馬翻,還有三人死于痢疾,喪事都沒有辦理妥當呢。現在的上林署里萬事稠溏的沒個頭緒。想要辦理公務,就要勞云縣尉晚兩個月再來。”

  云初抱拳施禮道:“哎呀呀,沒想到林兄竟然剛剛從嶺南歸來,辛苦,辛苦,是小弟不懂事,這個時候過來麻煩,真是對不住啊。卻不知是為了何事,需要我兄走一遭嶺南?”

  “交州都督府那邊有一個農學博士上書說,在交州發現了一種可以一年兩熟,甚至三熟的稻子,這不,一道旨意下來,愚兄這就帶著上林署的十七個博士走了半年走到交州,再從交州走半年再走回來。”

  云初皺眉道:“小弟曾經聽安南歸來的軍中袍澤說,人家那里的稻子都是野稻子,安南的野人們狗屁不通,看到有稻子就收割,從來沒有種稻子這種事情。”

  林子平苦笑一聲道:“確實如此,稻子在人家那里就是野草,成熟的稻子沒人吃,就爛在地里,然后就發芽,繼續長出稻子來,可不是一年三熟嗎?不僅僅是稻子,人家那里還長滿了奇奇怪怪的樹,樹上有吃不完的果子,果子樹上一邊開花,一邊結果,一邊成熟,等你把成熟的果子吃完,正在長得果子又成熟了,如此反復之下,稻子實在不算什么。

  還有一種葉子奇大的果樹,人頭大小的果子就一嘟嚕,一嘟嚕的掛在樹上,砍下來,就打開喝,里面就有清涼的漿水,喝完漿水,又有白白的果肉可以充饑。娘的,老子要是住在那里,老子也不種莊稼,縣尉也知道,種莊稼可從來都不是一個輕省的活計。這就是不同人,不同命啊,一大群懂得詩書禮儀的人在這邊把腰累彎了才能種出來的糧食,在一群猴子一樣的人那邊,連野草都不如。”

  看的出來,眼前的這位老兄,是真的被嶺南的氣候折磨的已經有些瘋魔了。一行十八個人去,只回來十五個,看起來,這一趟公務這位老兄也算是豁出命去干了。

  云初當年也去過交州,不過,他去交州跟眼前這位老兄去交州的法子完全不同,睡一覺起來就到了,回到客棧稍微休息一下,立刻就有豐盛的水陸大餐吃,更有別具風情的交州女子輕歌曼舞的歡迎。只是,還是有很大的不同。這位老兄可以在交州為所欲為,看上啥就往家拿啥,即便是殺人也是家常便飯,不像自己當年去交州的時候,拿塊火山石都被扣下,罰款。“不知這交州雙季稻,能否在長安附近栽種?”云初想了一下,小心的問道。???.

  林子平驚訝的道:“縣尉要在萬年縣栽種雙季稻?”

  云初點點頭道:“我知道長安附近一年的熱度可能不夠,在這里栽種會不會長不熟?”

  林子平大笑道:“只要在暖棚中育秧,長安這邊五個月下來確實可以栽種兩季。”

  “暖棚育秧?你是說大唐有暖棚育秧?”云初聽了林子平的話,驚訝的快要跳起來了,他總以為,這門本事是他獨家的秘密呢。“上林苑就有啊。”“能否一觀?”

  “有何不可,只是愚兄還要趕去同僚家中吊唁,不能陪你前往,這里有本官的上林苑腰牌,縣尉可以自去。”這是碰到實心眼的好人了,云初在接過人家遞過來的牌子的時候,很自然的將代表自己的可以在大食堂隨便吃的牌子給遞給人家。

  這叫做禮尚往來。

  這樣挺好的,云初知曉進入上林苑的意義所在,人家林子平也知曉帶著同僚們去大食堂猛吃猛喝一頓的意義所在。

  臨別之時自然是依依不舍。

  此時,林子平想的是,如何能帶更多的人去大食堂美美的造一頓。云初卻在想,自己明日能否趕著馬車進入上林苑,把里面的好東西通通的礴一遍。真正的兩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