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六十四章《別狄大》
  狄仁杰背著一個很大的包袱從云家出來,將包袱放在馬背上,回頭看著云初道∶“不寫一首賭別詩給我嗎?”云切道;“不用我送你去長亭嗎"

  狄仁杰指指胸口道∶“歸心似箭,準備一個人騎馬回去。如果快一些的話,十天就能到家。”見云初有些沉默,就上前在他胸口捶一下道“我們終究還有相見之日。云初點點頭,用手托著狄仁杰的腳送他上馬,這個家伙太胖,上馬很吃力。狄仁杰回首瞅著云初揮揮手道"回去吧云初笑道“我看著你走。

  狄仁杰點點頭,就催動戰馬踩踏著冒屋坑的青石板,馬蹄地地的向前走,眼毛就要離開了,就聽背后有云初用刀柄敲擊石板高歌道∶”千里黃云白日睡,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記住了;這首詩叫做《別狄大》。狄仁杰沒有回頭,他很擔心自己如果回頭,會被云初看到他眼中的淚花,會被他笑話一輩子的。

  狄仁杰走了,云初心口居然空落落的,他不是不去送狄仁杰,是擔心送了三十里,再送三十里,最后把他送到并州,再讓狄仁杰送他回長安,這樣,就會沒完沒了。

  跟一個男人生出這種感情出來,云初覺得很差恥,且非常的差恥,特別的差恥。自從來到大唐,他才明白,很多人看似不起眼的離別,很可能就是永別。山太高,路太遠,非鴻雁不能傳書。”這首《別狄大》寫的美極了。

  云初回頭就看到了流言兄,他沒有說話,只要有流言兄在,這首《別狄大》一定會名揚長安,最終造成長安紙患。”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去外地做官,你能不能也給我寫一首送別詩,要求不高,跟這首《別狄大》可以媲美就成。云初停下腳步道∶"那就要看你去那里做官,如果去西域做官,我現在就有好詩可以送你。”別的地方不成嗎”云初想了半天道”要看情況。

  溫柔點頭道∶"要看當時情緒到了沒有,如果情緒到了,你一定會寫出好的送別詩的。不過,你現在既要先想好送友人去西域的詩,因為我來就是邀請你一起去送我行儉歸西的。聽溫柔這樣說,云初的面皮顫抖幾下道∶“歸西域,不要說歸西。”“為啥?”

  "因為歸西代表著死亡。"

  "誰說的?我家也算是詩書禮儀之家,從未聽說過有這個說法。”走吧,裴行儉真的要走了嗎””今天下午就跟著一隊府兵奔赴西域,他在這隊府兵里面充當了百夫長,也就是百人旅帥,哦,是正五品的百人旅帥。還有,蘇定方也去,他去當前軍總管的。”是因為盧公在西域遲遲沒有戰果的原因嗎”

  溫柔嘆口氣道∶“阿史那賀魯已經與惹嶺石國勾結上了,你對西域比我熟悉,應該知道這個石國吧?”云初點點頭道"甲士無雙。

  溫柔湊到一匹戰馬跟前,對云初道∶"走吧,去送裴行儉,他現在真的很慘。

  河東裝氏雖然已經敗落了,聽說正在研究若如何將他這個桉群之馬踢出裴氏,他的老婆陸氏聽說也正在鬧若要和離。不過,目前看,都只是威脅他。

  云初攤攤手道∶“那他們可就威助錯人了,如果好言相勸,他老婆再哭幾鼻子,說不定能讓他收回娶公孫當小老婆的話,既然威脅了,這個家伙就會一條道走到黑的。溫柔點點頭,他其實也是這么看的。有些人不能威脅。

  大唐兵馬離開長安的時候,都是要過咸陽橋的,如果有好友送別,也都選在咸陽橋頭.咸陽橋在咸陽,是渭河上的一座木橋可通西域。

  十余天不見,裴行儉憔悴了很多,混在府兵群中麾不起眼,不過,在毛到云初之后卻垂出來一張笑臉,捶擊差身上那件破舊的鎧甲道”等我回來,我們再比試一場。

  云初走上前,在他的胸甲上捶擊一下道“公孫住在我家,你可以放心。”裴行儉笑道"如果我死了,就別讓她再等。"

  云初嘆口氣道”她可能再也找不出一個你這樣一個男人了。

  裴行儉搖頭道∶"我只想去西域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找回我昔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