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六十九章劉仁軌來了?
  地處長安城以東的制高區域,南接藍關,北扼霸水,俯臨長安,地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從春秋時期的秦穆公開始,就在霸河上修筑軍事要塞“霸城”。新筆趣閣

  陳勝吳廣造反被殺之后,劉邦進軍關中,也首先占領異屯兵霸上,迫使秦王子嬰不戰而降,并在霸上召集關中父老宣布了著名的“約法三章”。

  等歷史進入大唐時代之后,這里卻成了長安城的達官貴人們死后的居所。大片大片的土地都荒廢了,道路卻出奇的順暢。云初想在這里種植果樹,種植棉花,再加上是一個群山懷抱的好地方,還可以在一個叫做白鹿原的地方大規模的種植蔬菜.想法很好,可惜那個該死的藍田縣令不同意,即便是云初給他許下很多好處,這個混賬不但不同意,反而派來了縣尉把云初派去墾荒的人給打回來了。

  那個混賬縣尉不但打了人,還生擒了兩個萬年縣的里長,親自送到云初這里要說法。要你妹的說法啊-

  原本在少府監少卿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的云初,本來就心情不好,現在,又有人綁著他麾下的里長找他要說法。于是,他親自出手,打著比武的旗號,將藍田縣尉毆打的昏死過去了好幾次。

  不是云初下手狠,他只想教訓一下那個縣尉,給自己的部下出出氣,可是,那個縣尉卻是一個標準的關中人,被打昏之后,只要睜開眼睛,就再一次跳起來找云初繼續比武。

  最后,被打的動彈不得,還趴在地上指著云初的鼻子破口大罵,什么話難聽他罵什么。

  氣的云初三尸神暴跳,用破布堵住他的嘴巴丟了出去,這個家伙,竟然躺在萬年縣縣衙門口不走,指著縣衙滔酒不絕的罵了整整整三天。

  就因為這件事,云初被藍田縣那邊的地方監察御史給告了,連溫柔出面都沒有能勸說那個地方監察御史撤回奏本,還威脅溫柔,如果云初得不到懲罰,藍田縣令就會帶著本縣的衙役們與云初決一死戰。于是,云初平生第一次以被告的形式,出現在了大唐王朝的大朝會上。

  按照《唐會要》引《儀制令》∶諸在京文武官員職事九品以上,朔望日朝;其文武官五品以上及監察御史、員外郎少太常博士,每日朝參。

  這就是大唐的朝會制度,當然,那一次上朝都沒有元日這一天的朝會來得隆重。

  說起來很怪,云初是七品官,按理說他應該一個月初一十五上兩次朝的,可是,因為他是萬年縣的官,又屬于地方官,不算京官,所以,他從未上過朝。

  雖然是作為被告上朝,云初要上朝了,還是把云家弄得雞飛狗跳的。

  雞才叫了兩遍,云初就被虞修容弄起來,洗漱穿官服,最后,在全家一片恭賀聲中騎著棗紅馬,從小門出發,徑直來到了大街上。云初沒有走朱雀大道,而是沿著萬年縣所屬坊市的小街道穿行。每過一個坊市,就有五個不良人守在路口,等候縣尉檢閱。所以,等云初抵達皇城的時候,這里已經擠滿了人。

  溫柔早就等候著云初,人家雖然是一個八品官,但是,已經是參加朝會的老油條了。“唉,你這一次惹了不該惹的人。”“我惹誰了“你惹了藍田縣令劉仁軌”“劉仁軌”

  “沒錯,你覺得你很厲害,卻不知道人家更厲害,當年當陳倉縣尉的時候,就當場打死了折沖都尉魯寧,太宗皇帝本來非常地生氣,結果,見到劉仁軌之后,不但沒有懲罰他,還夸贊了他。

  這些年但凡那里地方不安靜,就會把他派去哪里做縣令,現在人家已經是正六品的縣令了,而御史身份卻一直保留,這就是我沒辦法攔截彈劾你的奏折的原因。

  這個人就是一個怪物,以前,我們以為他不過是一個類似魏征一般的言官而已,后來,才發現這人竟然民政,兵法無一不通。他之所以會當上藍田縣令,就是為了剿滅秦嶺中幾股盜匪,現在盜匪被他引誘下山,一股腦殺得干凈凈,本來就要到門下省任職的,這下好了,你又好死不死地去惹他。

  今天上朝就低著頭認錯就對了,陛下對他的信任可不同于別的官員,聽說是要重用的。還有,你把長安縣的那一批新官員害死了。”

  對于萬年縣跟藍田縣之間的糾紛,云初不是很在意,地方上的摩擦,什么時候都不能避免,至于,把長安縣官員害死這件事云初覺得莫名其妙。

  流言兄又嘆息一聲道∶“宰相,左仆射,同中書門下,太子太師,燕國公于公的車駕,在冰熘子上打滑,兩匹馬翻倒,帶著馬車也側翻,可憐,燕國公嘴里不多的幾顆牙又少了三枚。

  如果萬年縣的地盤上同樣滿是冰雪,這只能算是無妄之災,長安縣倒霉就倒霉在,你萬年縣沒有一片冰雪,而長安縣冰雪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