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二六章東成西就
  紡織作坊的工作是一個極其繁雜的工作,不說別的,僅僅是管理四千個婦人,就讓云初頭痛欲裂。

  假如認為大唐婦女是一群好欺負的人,那就完全錯了。

  就是因為她們弱小,她們才敢干一些連男子都不敢干的事情。

  而愿意走出家門,大部分都是失去了丈夫或者婆家,娘家保護的女人,與其在家里受屈辱,不如主動去紡織工坊上班,所以,這些女子幾乎都抱著一種舍身喂狼的心理去的。

  就是因為有這種心態,滿長安的人,才會認為紡織工坊里的四千個女人,其實都是云初跟劉仁軌兩人的外室的傳言。

  反正,沒有劉仁軌陪伴,云初一般是不去紡織工坊的,隨著天氣逐漸熱起來,那些女人的衣著也變得清涼起來,只要有穿著官服的男子進入工坊,她們立刻就變得羞澀且多情起來,且不怎么好好地穿衣服。

  要問紡織工坊里有沒有好女子,當然有,可是,即便是好女子也認為如果有機會勾引一個官員,說不定就能改變她們的下半生。

  大唐的女子熱情不說,還奔放,還小氣,還錙銖必較,想要管理好這四千人,云初認為比管理四千兵馬要難得多。

  現在,楊英來了,云初非常樂意將他塞進這個禍水坑里去。

  被一個女子勾引說明你有被勾引的價值,被兩個女人勾引說明你很有魅力,被三個女人勾引,說明你很有女人緣,被一百個女子勾引,只能說明你是人家的工具。

  這些女子只有面對劉仁軌的時候才不敢放肆,面對年輕俊俏的云初……真是一言難盡。

  以至于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只要有女人跟云初說話溫柔一些,他就會覺得人家在勾引他。

  楊英在看到密密匝匝的女人群的時候,原本自信,平澹的笑容不見了,云初看到了他額頭上滲出來的細密汗珠子。

  云初喊來了幾個紡織作坊的男女管事,匆匆的將楊英介紹給他們,自己就匆匆的離開了。

  他一直覺得皇家應該派一群宦官過來,才能將這座皇家紡織作坊徹底的管理好。

  云初才跑出來,楊英就跟著跑出來了,驚恐的指著里面那些伸長脖子看他的女子,對云初道:“她們怎么可以這樣,不講絲毫的禮法,云兄,小弟何德何能可以擔此重任啊。”

  云初按著楊英的肩膀道:“管理好這群女子,可以小中見大,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本事。

  以后,就能擔當真正的重任了。”

  楊英額頭的青筋暴跳,他聽從父親的安排來到紡織工坊上班,他只是沒有預料到,他現在的官位很低,需要跟這么多的女人打交道。

  而云初在他到來的第一時間,就把他安置在了紡織作坊里最重要的位置上,已經非常給他父親顏面了,他不能不知好歹。

  離開了紡織作坊,云初心情非常的愉快,能把最麻煩的工作丟給別人,他覺得這是自己的運氣。

  回到家里的時候,云初的心情還是很好,就連一向看不順眼的大雁塔,也覺得高度將將好,替他遮住了一線陽光。

  虞修容坐在屋檐下,愉快的吃著黃櫻桃,她已經吃了很多,很多,云初覺得她吃太多的果酸,對胎兒不利,就把剩下的半碗櫻桃都塞嘴里,一頓亂嚼之后,再把嘴巴撅起來如同機關槍一般把櫻桃核都吐進花壇。

  “娜哈呢?”

  云初四處看了看,沒看見娜哈。

  “石頭伯伯來了,她們正躲在屋子里說小話呢,很神秘的樣子,不讓我聽。”

  云初聽老猴子回來了,就急忙去了娜哈的房間,果然,他在一堆皮毛堆里再一次見到了疲憊的老猴子。

  娜哈正在伺候老猴子吃櫻桃,跟云初一個路數,吃一大把櫻桃,再一氣把櫻桃核吐出去。

  只不過,人家吐得比較準,每一顆都進了痰盂,沒有漏網之魚。

  “你上次給我的好東西,再給我一些,這樣辦起事來比較省力。”

  老猴子說著話,還用手按按自己的胸口,那里,只剩下一個凸起物了。

  “那東西你要藏好,但是呢,不要隨時裝在身上,一旦弄爆炸了,你第一個死。”

  老猴子拍著胸口道:“沒有這東西,老夫在外面都無法安心睡覺。”

  “既然回來了,那就把這東西丟遠,你不害怕,我還擔心在家里炸開呢。

  前段時間,咸陽橋炸了一次,三百多吐蕃精銳跟祿東贊的長子統統被炸死了。

  還有啊,皇城里也炸了一次,更是把整個廢石臺給炸沒了,你也不希望云家也這樣被炸上天吧?”

  老猴子瞅著云初道:“這么說,這東西很危險?”

  云初點點頭道:“非常的危險,而且,只要被人發現你在使用這東西,立刻就會被認定是殺了祿東贊長子的兇手,朝廷也不會放過你。”

  老猴子笑道:“見過我使用這東西的人都死光了。”

  “包括你的手下?”

  老猴子點點頭道:“那是自然,佛門的法寶需要保密,才能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最重要的作用。

  就是數量少了一些。”

  云初點點頭道:“我還有很多,你想要多少都成。”

  老猴子原本沒有神采的眼睛慢慢的變亮了,最后撫摸著娜哈的金色頭發道:“等我老的走不動路了,你就養活我到老死吧。”

  云初道:“本來就該是這樣,我還擔心你準備進寺廟養老呢。”

  老猴子擺擺手道:“沒必要,沒必要,我想死的舒坦一些。”

  說完話,又憐憫的瞅著娜哈,用粗糙的手指刮著娜哈白皙筆挺的鼻梁,慢慢的道:“我一輩子無情無義,最后卻陷在小兒女的情懷里不得脫身,不能成佛。

  或許,老夫天生就只屬于地獄,不屬于佛國。

  火藥我會用的很謹慎,也會幫你化解火藥帶給你的所有麻煩。”

  云初搖頭道:“沒必要,我能處理。”

  老猴子道:“你處理不了的,這東西的威力我用過,所以我知道,只要你跟這件事有半點粘連,都會被納入懷疑的對象人群里去。

  除非做人家的鷹犬,否則,一生都不會平安。

  有些事情,我去做,要比你自己做要好一些,反正我已經很老了。”

  老猴子把話說完,就閉上眼睛,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他來云家沒有別的事情,只是想睡覺,睡一個安穩的好覺。

  所以,只要是老猴子回來,云家人走路的腳步聲都會變得輕盈許多。

  他既然喜歡揣著炸彈睡覺,云初是沒有辦法改變他這個習慣的,他甚至能想的到,這家伙的身上一定還有一個時時刻刻準備點燃炸彈的火折子。

  瞅著陷在皮毛堆里身形瘦小的老猴子,云初嘆口氣,囑咐娜哈照顧好老猴子,千萬,千萬不要讓他接觸到火。

  時間對于云初來說不重要,但是呢,對倭國來的阿倍非常的重要。

  三個月的時間,他一直在曲江坊燒磚瓦,干的活計非常的重,也非常的累。

  開始的時候阿倍是從心底里抗拒的,只是沒有辦法改變那個年輕的縣丞的主意,他就咬著牙堅持,盡管從來都沒有干過這些重活。

  三個月過去之后,阿倍覺得自己已經很適應窯工這個活計了。

  他不喜歡唐人工匠們干活的速度,相比那些粗糙的磚瓦,他喜歡制作精美的瓦當。

  雖然這東西都是用模具扣出來的,但是如何能扣出一片精美且完好無損的瓦當,這里面有非常大的學問。

  就因為阿倍弄出來的瓦當清晰,美觀,所以,磚窯上的人也基本上容忍了他的慢,畢竟,很多富貴人家對于瓦當是有著特殊要求的。

  由阿倍來干這種活,最好不過了。

  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阿倍卻不愿意離開磚窯了,因為他已經深深地沉浸在大唐瓦當文化中去了。

  這種用以裝飾美化和蔽護建筑物檐頭的建筑附件上刻有文字、圖桉,也有用四方之神的“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做圖桉的。

  瓦當的圖桉設計優美,字體行云流水,極富變化,有云頭紋、幾何形紋、饕餮紋、文字紋、動物紋等等,在阿倍的眼中都是充滿了韻律一般美感的藝術。

  他寧愿將一生的光陰都獻給這些精美的瓦當,也希望將來回到倭國,也能制造出這些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云初聽到阿倍的回復之后,非常的吃驚,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個家伙竟然在燒磚瓦這樣的事情上,竟然也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實在是太不能讓人容忍了。

  如果再讓他去修建房子,豈不是能從中間發現更多的好東西?

  好在,云初接下來要修建的東西不再是小樓,而是紡織工坊里的大宿舍。

  這一次,云初覺得修建筒子樓就能完美的解決女工們住宿取暖的問題。

  云初不相信,阿倍還能從這個世界上最丑建筑中還能迸發出倭國人的靈感。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