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五十二章 死路?
  黑云壓城城欲摧!

  那數百身穿黑色精鐵鎧甲的修羅鐵騎佇立天際,散發著道道血色殺意!

  頓時,天空恍若化作血海一般!

  而那些修羅鐵騎,也宛如從尸山血海中踏出!

  旁人感受到了這股殺意,都不禁心神一陣顫抖!

  更有心智不堅者,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滿身冷汗!

  這僅僅只是一些殺意余波!

  而被這幾百修羅鐵騎共同所散發出的殺意爭對的葉秋白,此刻也是臉色微白,腰間微沉。

  似乎想要將之壓倒!

  不過,葉秋白經歷了天魔考核,又有劍心通明,自然不會如同他人一樣心神失守。

  只是這股殺意,太過于龐大!

  皇天明站在高臺上,冷漠看向葉秋白,漠然道:“葉秋白,你可知罪?”

  一旁的姜禪臉色一白。

  而秦天南更是臉色一變,看向皇天明,沉臉道:“大皇子殿下,這是何意?”

  皇天明沒有回答秦天南,繼續朝著葉秋白施壓。

  見狀,秦天南心中焦急,立馬朝著葉秋白奔去!

  只是,有一個中年男子來到了秦天南的身前,將他攔住。

  看著男子的模樣,秦天南臉色一沉:“范敬堯?你投靠落日王朝了?”

  范敬堯,四域武榜排名第27。

  落后秦天南一名,但是實力卻相差不是很多!

  范敬堯笑了笑,說道:“沒辦法,欠了他們一個人情,秦天南,你也知道,人情難還。”

  秦天南臉色一陣陰沉。

  顯然,皇天明早有準備!

  如今,看到葉秋白的天賦,更是不想等了,欲要直接除掉后患!

  秦天南如今被阻攔。

  東域書院院長和西域書院院長看著這一幕,并沒有第一時間有所動作,靜觀其變。

  畢竟落日王朝的實力還是讓人畏懼的。

  葉秋白艱難抬頭,咬牙道:“何罪之有?”

  皇天明自然不會將事實說出,沒有回答葉秋白的問題,對著修羅鐵騎揮手道:“就地斬殺!”

  頓時!

  天際中的修羅鐵騎在這一刻發出了震天怒吼!

  那怒吼竟是融合了殺意,朝著葉秋白吼去!

  葉秋白眼神一震,長嘯一聲。

  暗魔取出,滔天魔氣沖天而起!

  同時,劍意呼嘯,抵抗著那股殺意!

  面對著那帶著血海,馬蹄聲陣陣,席卷而來的修羅鐵騎。

  葉秋白撐起身體,背脊筆直如槍!

  一股股劍意沖天而起,與那血海竟是形成了對峙之勢!

  無數人盯著這一幕。

  心神震顫!

  以紫府修為,獨自面對那千軍萬馬之威!

  這是何等氣魄!

  又是何等膽魄!

  這時,儒院長老神色肅然,踏前一步,欲要馳援葉秋白!

  可是,卻有一道身影提前阻攔在了儒院長老的身前。

  武堂長老焦急無比,同樣想要去支援葉秋白。

  可依舊會有人攔在他的面前。

  顯然,皇天明的準備做的極為充分!

  如此,也便無人支援葉秋白!

  辛紅衣咬了咬牙,想要沖上去,卻被荒原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你不想上去我自己去!”

  荒原盯著臺上的葉秋白,如今的他,只是感受著殺意余波,便已經滿頭冷汗!

  “你去有什么用?我們連這殺意余波都需要分出一大部分的心神來扛,上去了也只是給葉秋白添亂,使他分心!”

  林策在一旁,臉色微白,苦笑道:“荒原說的沒錯,如今,我們任何一個人上去都是給葉秋白添亂。”

  霍慶明捏著拳頭咬著牙,他很討厭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此刻,葉秋白獨自撐起這股龐大殺意。

  神色凝重,臉色竟是有些泛白。

  顯然,這對于他來說也是極為勉強!

  修羅鐵騎的每一個人,都有著紫府境的修為!

  而且,裝備極好,又全是經歷了腥風血雨!

  其中蘊含的氣勢,又豈能不強?

  高臺上,皇天明看著這一幕,不禁眼神暗驚。

  區區紫府境的葉秋白,便能夠抵擋住修羅鐵騎的氣勢壓迫?

  這要是放任他成長,恐怕會成為落日王朝的后患!

  想到這里,皇天明心中殺意更盛!

  揮了揮手,道:“將軍,你去帶領修羅鐵騎將葉秋白斬殺了吧。”

  雖然覺得沒必要,但是皇天明的話,將軍還是不敢違抗,點了點頭,便踏步來到修羅鐵騎的前方!

  將軍乃是水溢境強者,有了他的加入。

  葉秋白所面對的威勢瞬間增大數倍!

  這股殺意波動,令葉秋白呼吸都有些困難。

  秦天南等人想要支援,卻遭受阻截。

  葉秋白看著這一幕幕,不由得臉色一沉。

  如今將軍的加入,葉秋白單靠暗魔已經無法抵抗這股威勢。

  正準備拔出青云劍之時。

  “落日王朝欺我書院無人么?”

  一名老者來到了葉秋白的身前。

  葉秋白頓時感覺身體一輕,那股血色殺意盡皆被身前的老者驅散!

  看到這個老者。

  皇天明瞬間臉色沉了下來。

  秦天南則是松了口氣。

  高臺上,皇天明沉聲道:“云老,此人與我落日王朝有仇,更何況,他是南域之人。”

  如果說,在這北域藏道書院中,有何人能夠讓皇天明感到忌憚。

  那便是這云景了。

  因為云景乃是這北域藏道書院的太上長老。

  同時,也是北域最強劍修!

  達到了劍宗之境!

  于四域武榜當中,排名第六。

  但是,其劍道威勢,就算是排名第四的落日王朝國主,也是極為忌憚。

  云景淡淡道:“南域又如何,同樣是書院之人。”

  皇天明臉色難看,道:“那云老與北域藏道書院是要死保他了?”

  云景并沒有再回答,不過,依舊站在葉秋白的身前,顯然,已經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葉秋白立馬道:“多謝云老。”

  云景回過頭看了眼,欣賞的點了點頭,道:“是個不錯的苗子,你比朝冕的天賦更好,劍圣之境應該沒什么問題。”

  劍朝冕?

  云景道:“劍朝冕是我的弟子。”

  葉秋白這才恍然。

  可是,好景不長,天邊有著一道桀桀笑聲響起!

  笑聲不男不女!

  “云老兒,讓咱家來看看,你的劍最近變強了多少?”

  云景聽了,嘆了口氣,拔出手中之劍,空留一句“看你自己了。”

  隨后,便身形一躍,與天空中的那名太監戰在了一起!

  皇天明冷笑道:“葉秋白,如今,還有何人能夠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