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八十二章 你就是想要的更多!
  北域藏道書院。

  雖然排名如今到了第二。

  但是底蘊猶在。

  綜合實力還是要強于南域藏道書院。

  頂尖戰力也是多于南域。

  畢竟有著云景這樣的劍宗,四域武榜排名第七的存在。

  而如今,北域藏道書院的后山。

  此處是書院禁地,非院長以及太上長老的同意不得進入。

  這里也是云景的修煉場所。

  一處瀑布處,云景在瀑布的旁邊,盤膝坐著。

  足足過了兩炷香的時間,一股劍意自云景的體內爆發而出!

  云景也在這一刻猛然睜開雙眼!

  眸中,竟是有著一縷縷劍光激射而出!

  頓時,前方的一道巨石便被這道劍光擊中。

  一瞬間,四分五裂!

  這一刻,在云景的眼前,一個年輕男子出現。

  云景一驚,立馬挑劍而起,指向男子,一劍斬出!

  男子也沒有想到對方會直接出手攻擊,一指彈出,一道指勁化劍,落在了云景的肩上!

  而這一擊落在云景的肩上,讓他持劍的手瞬間一震,劍直接脫手而出!

  這讓云景心中一驚。

  以他現在的實力,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這一點!

  而且對方只是一記彈指,就讓他感覺到無法抵抗。

  這要是全力出手,那他還會是對手么?

  云景心中不禁如此想著。

  于是問道:“閣下是何人?來這里有何事?”

  男子呼了口氣,道:“我就是來道謝的。”

  “道謝?”

  云景將劍收起,臉色疑惑,道:“我不記得與閣下有過什么交情啊?”

  “葉秋白是我徒弟。”

  來人正是被秦天南逼過來的陸長生。

  陸長生想到這里,就有些難受了,無奈道:“葉秋白那小子多虧你的照顧了。”

  聞言,云景這才恍然,不過心中也是一驚。

  葉秋白的師尊?

  他早就想見一見了。

  能夠教出天賦心性如此出眾的弟子,那肯定不一般!

  云景立馬抱拳道:“前輩言重了,葉秋白不僅僅是我徒弟的恩人,幫助其領悟了劍意。”

  “天賦品行更是極佳,所以我才會想著幫他。”

  陸長生:“???”

  前輩?

  自己看上去有這么老么?

  倒是這云景,一副老頭的模樣,怕是比他大上不少吧……

  想到這里,陸長生無奈道:“道個謝還是有必要的,嗯……你有什么想要的?或者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云景聞言,立馬擺手道:“不用不用,幫助葉秋白,純屬是我相幫,前輩你也知道,劍修行事,皆是為了本心。”

  聽到這里,陸長生卻不樂意了。

  他不想欠下人情。

  有人情,就得馬上還掉,不然以后結下因果,那豈不是更加麻煩?

  對于陸長生來說,只要有絲毫威脅到他咸魚……養老生活的事情,都要堅決杜絕!

  比如不欠人情。

  陸長生嚴肅著臉道:“不行,必須要道謝,不然我心難安。”

  “要不,我給你一些的丹藥?”

  說完,陸長生便丟出一個玉凈瓶,給了云景。

  其中有著五顆,每一枚,都散發著一道道無比古樸的氣息!

  極為駭人!

  云景一看,不禁嚇了一跳。

  這些丹藥,是他從未見過的,同時,在他所認知的丹藥當中,沒有一枚的氣息能夠比得上陸長生給的這些!

  陸長生道:“這些丹藥能夠在一瞬間恢復體內靈氣,這些有用吧?”

  一瞬間回復靈氣?

  云景聞言一愣。

  這何止有用啊,簡直太有用了啊!

  可以說,這在生死時刻的時候,可以救下自己一命!

  云景立馬擺手道:“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陸長生臉色一滯。

  不夠是吧?

  “那我再給你刻一個陣法!”

  說完,手掌一翻,一道道陣旗出現在了瀑布周圍!

  只是瞬息之間!

  一道陣法形成!

  頓時,在北域,靈氣似乎瞬間稀薄了幾分!

  而陣法之中!

  靈氣宛如變得粘稠了起來!

  云景只是吸了一口氣,便感覺自己的修煉速度提升了數倍!

  感受到這這一變化,云景不禁臉色一陣驚懼!

  這是陣法?

  什么陣法能有這種恐怖的效果?

  恐怕就連他們北域藏道書院的護院大陣也無法比擬了吧?

  只有陸長生知道。

  這道陣法其實就是草堂那道聚靈陣的簡化版。

  “前輩……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什么你不要!

  你就是想要的更多!!!

  陸長生急眼了,道:“這些還不夠?”

  云景愣愣道:“不是不夠……而是真的沒必要啊前輩……”

  說不心動是假的。

  面對這逆天的丹藥和陣法,能夠保持住冷靜,云景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看著陸長生那副你不接受就誓不罷休的模樣,云景只得嘆了口氣道:“這樣把,前輩,我現在有一點關于劍道的事情尚未參透,你為我講解一下就可以了。”

  云景生怕如果不答應,陸長生還會拿出什么驚世駭俗的東西出來……

  聞言,陸長生一愣,“要不……你還是拿這些吧……”

  劍道?

  他懂個捶捶啊!

  “行啊,那你問吧……”

  云景見狀一喜,說道:“前輩,我先演示一變給你看。”

  說完,不等陸長生說話。

  云景便取出劍,開始演示他所修煉的功法。

  第一式,便是以身為劍。

  第二式,以眼為劍。

  也就是劍眼。

  而第三式,以心為劍。

  云景卻遲遲無法領悟。

  這也導致他的功法一直停滯不前。

  云景演示完后,看向陸長生,眼中略帶期待之色,道:“前輩,可有解決之法?”

  陸長生:“……”

  解決?

  我咋知道。

  不過以心為劍?

  這不是與之前的以眼為劍發生了沖突?

  用心看到的場景,和用眼看到的肯定是不一樣的。

  陸長生想了想,嘗試著道:“你要不要試試放棄以眼為劍?”

  放棄以眼為劍?

  云景聞言一愣。

  隨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臉色肅然,立馬盤膝坐了下來。

  一天的時間過去之后。

  云景身上氣息升騰!

  眼睛沒有睜開,但是那一道道劍意卻不斷肆意在這片空間之中!

  鋒銳無比!

  仿佛能斬萬物!

  這一刻,云景就算沒有睜眼,也能感受到天地萬物的變化!

  只要意念一動,劍便瞬至!

  此乃心劍!

  以心為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