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八十八章 劍域之中,我為主宰!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來自于南域分院的葉秋白實力竟是如此強勁。

  管宗言也是眼神中充滿了難堪。

  他本想,以自己的實力,對戰葉秋白應該是游刃有余。

  就算壓制了境界也是如此。

  可哪知道,對方手持木劍,便輕而易舉的將他的攻擊化解!

  而看葉秋白的模樣,顯然也沒有使用全力!

  想到這里,管宗言沉喝一聲,腳下被風托起,微微一踏。

  眨眼間便來到了葉秋白的近前!

  迅疾如風!

  同時,手中長劍也是猛然斬出!

  那長劍,竟是在空間中化作一道又一道的殘影!

  朝著葉秋白斬去!

  面對著漫天劍影,葉秋白并沒有慌張應對,神色中沒有半點波瀾!

  手中木劍也沒有揮出,只是踏前一步!

  那劍意便直沖云霄!

  散發出陣陣劍吟之聲!

  而那沖霄劍意,仿佛化作一道防御壁壘!

  漫天劍影站在其上,沒有任何破損。

  相反,管宗言則是被那道劍意壁壘反震,暴退而去!

  劍意大成者,是為大劍師!

  “劍意大成!”

  “這葉秋白竟是一名大劍師?!”

  “之前就聽到了這個消息,還以為是假的……”

  “可這么年輕的大劍師,誰能信啊!”

  有劍修終其一生,也無法達到大劍師的地步。

  可葉秋白呢?

  才氣海境中期,便已經達到了這一步!

  其劍道天賦,恐怕書院內無人能比!

  如今,眾人也能夠理解,為何學院會將管宗言的名額取消。

  反而將資格給了葉秋白!

  畢竟,以葉秋白的劍道天賦,確實更適合前往隱劍宗。

  管宗言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臉色不禁沉了下來。

  葉秋白單手持木劍,劍意橫天。

  看向管宗言,淡淡道:“再壓制境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葉秋白所說的是事實。

  劍意大成,葉秋白的實力直逼乾元境!

  管宗言沉著臉,此刻,他也顧不上面子。

  如果輸了,恐怕更丟面。

  境界不再壓制。

  乾元境中期的氣息,全然爆發!

  如今,管宗言不再有所保留!

  “你的天賦確實比我要強。”

  管宗言的氣勢不斷壓向葉秋白,眼神中充滿了淡漠,道:“以后你也有機會超越我,但不是現在。”

  氣息在空間中產生轟鳴之聲。

  這時。

  一道緊接著一道的旋風圍繞這管宗言旋轉。

  而在那一道道旋風當中,竟是有著一柄柄鋒利短劍!

  那一柄柄短劍,皆是由劍意所化!

  這是管宗言所擅長的招式。

  風之意和劍之意的完美融合!

  要知道,道意的融合都非常困難。

  就連上方的執法堂長老看到這一幕,也不禁感慨。

  管宗言,不負藏道書院總院天驕之名!

  只可惜……

  葉秋白比他更加妖孽。

  看到這一幕,葉秋白的眼中不見絲毫慌張!

  劍意如同化作一道河流一般,沖天而起!

  隨即,有四散落下,那一道道劍意,竟是圍籠了整個燕云臺!

  管宗言看著這一幕,漠然道:“將劍意分散,威力也會減弱,所以,你這一舉動有什么意義?”

  葉秋白沒有理會。

  慢慢的,燕云臺之上,被劍意覆蓋。

  眾人也終于發現了異常!

  此刻的燕云臺上,仿佛每一處,都充斥著劍意!

  執法堂長老率先變了臉色!

  緊接著,便是臺上的管宗言!

  他此刻,感覺自己的周身,都充斥這鋒銳劍意!

  仿佛這一切盡在葉秋白的掌控當中!

  劍域!

  葉秋白于劍鋒石壁上所領悟的傳承!

  “裝腔作勢!”

  管宗言不相信僅僅只是氣海境的葉秋白能夠翻起多大風浪。

  那一道道劍意旋風隨著管宗言的沉喝,朝著葉秋白席卷而去!

  葉秋白看著這一幕,面色不變,手掌一翻。

  劍域便似乎被啟動了一般,無數劍意宛如蜘蛛網一般,將那一道道劍意旋風包籠!

  同時,那四處的劍意也在這一刻斬向管宗言!

  劍域之中,葉秋白為絕對的主宰!

  劍意無處不在!

  只要葉秋白意念一動,便能夠隨意指揮劍域中的劍意攻擊!

  而那一道道劍意旋風,竟然在這一刻,直接被那一道道劍意湮滅!

  甚至吞并!

  管宗言看著這一幕,同樣來不及多想,劍意轟然爆發。

  欲要借此來對抗葉秋白的劍域!

  可是,當劍意爆發之時。

  管宗言便感受到自己的劍意好似被壓制了一般。

  這是怎么回事?!

  只有葉秋白明白。

  在這劍域當中,所有劍修的劍意亦或是劍道功法,都會被壓制!

  只有對方實力遠超于他之時,才能夠以力破之!

  可以說,這劍域,是爭對劍修的一道領域。

  這時,葉秋白手掌再次揮動。

  那滔天劍意匯聚成劍意長河,朝著管宗言席卷而去!

  面對著無盡劍意。

  管宗言怒喝一聲,乾元境中期的實力顯露無疑!

  一拳轟出!

  如同狂風轟鳴!

  轟隆!

  燕云臺上,頓時形成了兩極分化之勢!

  一邊是狂風席卷,另一邊則是劍意長河!

  眾人看著這一幕,皆是滿臉驚懼。

  “葉秋白竟然能夠與管師兄戰到這種程度?”

  “不對,你們仔細感受,管師兄的氣息明顯被壓制了!”

  狂風怒號。

  漸漸的,被劍意長河不斷碾碎!

  管宗言面色泛白。

  這一擊,他已經使用了全力。

  可如今,依舊無法擊敗葉秋白,反而被壓制!

  這對于他,是一種極大的打擊!

  “我……認輸!”

  隨著話音一落。

  狂風消失。

  葉秋白揮了揮手,那劍域也是消散不見。

  在這燕云臺上。

  葉秋白總共經歷了兩場戰斗。

  第一場,決生死,將皇征戰斬殺!

  第二場,堵上名額,擊敗管宗言!

  這兩場戰斗,也讓葉秋白的名聲徹底傳遍整個藏道書院!

  這個來自南域分院的弟子,以氣海境,碾壓了乾元境強者!

  葉秋白淡看了管宗言一眼,一躍而下。

  離開了此地。

  朝著百煉之地走去。

  與管宗言的一戰,葉秋白完全只是想試一試劍域的威勢到底如何。

  眾人看著葉秋白的背影。

  目露崇敬。

  ……

  另一邊,院長得到了這則消息,不禁一笑:“到時候葉秋白去了隱劍宗,估計那邊也會嚇一跳吧。”

  “我藏道書院出了這么一個劍道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