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119章 佛門敗類!
  寧塵心看著這三名佛門修行者的舉動,道:“如果佛門真如你們這般,那當真是爛透了。”

  聞言。

  其中身形高大的佛修戲謔道:“那又如何,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當中,落后就得挨打。”

  “落后者,就必須附庸在強者的腳下。”

  “不然,只會被淘汰!”

  “你看,如果他們聽了我等的意見,信奉佛道,那也不會死亡。”

  “這便是因果。”

  寧塵心沉默不語,眼中卻有些疲憊。

  他想要傳道天下。

  讓天下太平。

  沒有戰亂。

  沒有爭斗。

  同樣,也沒有勾心斗角。

  可是,這條路終究還是太過困難。

  不是太過困難。

  就算是陸長生,知道寧塵心的心中想法。

  也會不抱希望。

  只要有人的地方。

  便會有爭斗,有勾心斗角。

  寧塵心所想的世界。

  終究過于夢幻。

  只會支持他往這方面去努力。

  畢竟這是寧塵心的道。

  “總之,你今日勢必無法前往西域佛門了。”

  三名佛修說完之后。

  雙手合十。

  一道道佛光圍繞在三人的周身!

  隨即,一掌拍出,一道散發著金光的掌印朝著寧塵心印去!

  三名佛修,皆為氣海境后期!

  寧塵心并沒有修為。

  可是,他的儒道境界卻極為高深!

  看到這一幕,寧塵心并沒有絲毫的慌張。

  一本書出現在了寧塵心的手中!

  此乃道經!

  是陸長生收寧塵心之時,給予他之物。

  只見寧塵心手持道經,周身有著道意流淌!

  臉色平淡,吐聲如雷!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頓時!

  一道天字符印,化為金光,朝著三人鎮壓而去!

  三道掌印,在這一刻,瞬間被天字符印鎮壓!

  消散!

  三名佛修皆是一驚。

  雙手合十,嘴中不斷吐出晦澀言語!

  此乃佛門經法!

  一個個佛語,不斷抵抗著天字符印!

  可是,依舊無法阻攔天字符印!

  三名佛修的抵抗,終究沒有任何作用!

  “施主,留手!”

  其中,身形高大的佛修見狀立馬求饒!

  寧塵心表情沒有絲毫動容。

  天字符印也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

  欲要鎮壓三人!

  在寧塵心的眼中。

  這三人便是這天地間需要去除的毒瘤!

  明明有能力。

  在外人的眼中,佛門修者皆是以懸壺濟世為己任!

  可如今,卻因為那些弱小的村民不肯信奉佛教!

  而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魔獸撕碎!

  這樣的人。

  還有必要存活于世么?

  至少。

  在寧塵心的看法中,是沒有必要存活了。

  天字符印繼續朝著三人籠罩而去!

  “施主,為了那些沒有任何作用的凡人,你就想得罪佛門么!”

  寧塵心淡淡道:“如果佛門都是如你們這般,那得罪又何妨?”

  說完,手掌微壓。

  天字符印在三人絕望的目光當中。

  鎮壓而下!

  頓時!

  三名佛修的肉身在這一刻被湮滅!

  而靈魂,則是被永世鎮壓于此!

  寧塵心看著這一幕,并沒有露出開心笑容,沉重的呼了口氣。

  便朝著西域佛門的方向,行走而去。

  寧塵心想要看上一看。

  用他的雙眼,去佛門一探究竟。

  是否真如這三人一般。

  打著懸壺濟世的名號。

  在四域傳道,收獲信仰之力。

  可是,背地里卻如這三人一般。

  丑惡不堪!

  ……

  南域。

  藏道書院。

  陸長生早已回來。

  此刻的他,正躺在木椅上,閉著雙眼,曬著太陽。

  發出了享受的聲音。

  “害,這才是生活嘛。”

  “希望之后那群臭小子別給我惹事了,不然又得去給他們擦屁股!”

  “不過胡長老還挺守信用,真不用去給那些學員講道了。”

  “終于能夠清閑一段時間了……”

  可是,剛說完這番話。

  胡青便出現在了草堂……

  而在胡青的身后,站著一個極為可愛的少女。

  只見少女眨巴著眼睛,仔細打量著四周,隨即,將目光放在了陸長生的身上。

  陸長生沒有睜眼,無奈道:“胡長老,先說好啊,我要休息!”

  “有什么事,咱們過個百來天再說,行不?”

  胡青:“……”

  看到陸長生這副咸魚的樣子,他也很是無奈。

  “放心吧,我沒事找你,也不是我來找你,我只是帶個人過來。”

  “帶人?”

  陸長生偏過頭,睜開眼看向胡青的方向,隨即,便看到了胡青身后。

  那對著他笑的少女。

  臉色一僵。

  完了……

  芭比Q了……

  咱這清閑生活,又要離我而去了……

  “大叔,我來了!”

  少女正是木婉兒。

  陸長生捂住了臉,道:“大叔?誰是大叔?你認錯人了吧?”

  胡青:“……”

  無奈搖了搖頭,“行了,人我已經帶過來了,我就先走了。”

  陸長生現在覺得。

  聽這個老家伙的話,去參加丹會就是個錯誤!

  木婉兒笑著走了過來,道:“行啦大叔,別裝了。”

  陸長生無奈放下了手,看向木婉兒,道:“你怎么追到這里來了?”

  “我說了,我想拜你為師啊!”

  “可是我說了,我不收徒……”

  “你家族的人難道同意你來這里嗎?”

  木婉兒水靈的雙眸彎成了月牙兒,笑道:“當然同意啦。”

  “大叔,你可是能夠煉制天階丹藥的煉丹宗師,我想要找你拜師,我父親肯定同意。”

  陸長生捂臉,無聲哀嚎。

  造孽啊!

  木婉兒看著陸長生,臉上笑容褪去,道:“大叔,我知道你看不上我的天賦,但是,終有一日,我一定會讓你收下我的!”

  陸長生:“……”

  我沒有,我不是,你別亂說!

  我只是想過個清閑日子啊……

  而這時。

  葉秋白和小黑也回到了草堂。

  看到了木婉兒,不禁一愣。

  “師尊,這小姑娘是?”

  還不等陸長生回答。

  木婉兒就蹦蹦跳跳的過去,看著葉秋白笑道:“師兄好!”

  看著這個巧笑倩兮,極為可愛的少女。

  葉秋白也很難討厭起來,笑著道:“是師尊新收的弟子嗎?”

  陸長生立馬道:“不是。”

  木婉兒撇著嘴白了陸長生一眼,道:“早晚都是。”

  葉秋白和小黑面面相覷,也明白了過來,不禁啞然一笑。

  陸長生本就有點煩。

  看著葉秋白這副模樣,不禁氣不打來一處。

  “笑笑笑,你笑什么笑?!”

  “你還嫌你給我惹的麻煩還少是吧?”

  “趕緊的,給為師滾去做飯!”

  葉秋白:“……”

  PS:寧塵心這個角色是我一直想要勾畫出的一個角色。

  內心的想法會隨著劇情發生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