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230章 新生大比
  第二天,紅纓將狀態調整至最佳后。

  拿出了界域之心。

  陸長生看到這一幕,不禁傻眼。

  之前這家伙想跟著他,可是被他拒絕。

  如今,又到了自己弟子手中?

  界域之心自然也發現了陸長生,不禁笑出了聲。

  雖然沒有讓這個男子親自掌控自己。

  可是,竟然被他的弟子拿到了,這樣也沒差太多。

  紅纓看著手中的界域之心。

  盤膝而坐。

  開始吸收其中的靈氣。

  她現在,迫切需要恢復實力!

  而界域之心中的靈氣,足以讓她恢復一大截。

  秦天南看著紅纓正在修煉,對陸長生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新生大比要開始了。”

  新生大比。

  是藏道書院的保留節目。

  每一次招生過后,便會舉行一場新生大比。

  由入院的新學生進行一場比試,排名,隨后發出獎勵。

  為的是讓那些新學員,認清自己的實力。

  燃起他們努力修煉的心。

  當時,葉秋白便參加了新生大比,然后取得了冠軍。

  陸長生攤手道:“新生大比跟我也沒關系啊。”

  聽到這番話,秦天南翻了翻白眼,說:“你不是剛收了石生為徒,讓他參加。”

  如今,草堂當中只有石生滿足這個條件。

  可是,讓石生上。

  不是暴露了他的實力嗎?

  這才多久,就已經達到了乾元境后期,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

  以后他還有安寧之處?

  各個都會想盡辦法加入草堂!

  那還怎么摸魚。

  想到這里,陸長生連忙搖頭道:“不行不行,石生還需要修煉,就不去獻丑了。”

  葉秋白和寧塵心已經得知了如今石生的實力,不禁搖頭失笑。

  師尊明顯是不想太過張揚。

  還是他一貫的作風。

  不過,讓石生出場去參加新生大比。

  確實有點太欺負人了。

  畢竟他已經達到了乾元境后期。

  就連葉秋白也有些驚嘆。

  剛開始,在招生的時候,葉秋白親自考驗石生。

  那時候的石生不過是紫府境,如今卻已經達到了乾元境后期。

  這境界比他都要高了!

  葉秋白心中不禁有些古怪。

  為什么師尊后面收的弟子,一個比一個變態。

  這不是讓他這個大師兄很沒有面子嘛!

  不過,也只是想想。

  葉秋白心里面還是為自己的這些師弟師妹感到開心的。

  也在欣喜著,草堂越來越壯大。

  而秦天南聽到了陸長生的說法,不禁額頭上爬滿了黑線。

  這臭小子……

  “不管如何,石生必須參加,他不僅僅是草堂的弟子,也是我們藏道書院的學員!”

  聽到這里。

  陸長生也無法再反駁。

  他能夠反駁天下所有人,但是對于秦天南,這個從小將他看到大的長輩,就是硬氣不起來。

  “行吧……不過……”

  “秦叔,你懂的。”

  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賊兮兮的笑容,湊近秦天南,發出了咂嘴的聲音。

  “懂?”秦天南裝作聽不懂,“懂什么?”

  “哎,秦叔,你這樣就沒意思了,我都已經退一步了。”

  “要是這樣的話,就算我同意了,石生自己或許也不會愿意了哦?”

  “你這臭小子……”

  秦天南無奈,知道這家伙是想趁機坑點好處了。

  “不過你實力都這么強了,我們這廟小,哪還有你看得上的東西?”

  陸長生也是無所謂的笑道:“確實,也沒啥好東西值得我動這個念頭的。”

  你他媽……

  這話怎么聽著這么刺耳呢?

  “不過,我不要那些東西,我只要秦叔你的一個承諾。”

  承諾?

  秦天南一愣,下意識的問道:“什么承諾?”

  陸長生說道:“就是之后,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不能強行塞弟子進入草堂。”

  “就算是學院之中的人,也不行。”

  秦天南黑了黑臉。

  不說這個還好,一說他就來氣。

  “說的我以前想塞你同意了一樣!”

  而陸長生卻堅持道:“你就說同不同意吧。”

  “行行行!我答應你行了吧。”

  “那就好。”

  陸長生這才松了口氣。

  秦天南心中也松了口氣。

  如果只是這個要求,那還好。

  總算沒提什么過分的要求。

  不過,在新生大比之中,石生上場后,秦天南就不會這么想了……

  “行了,比賽明天就開始了,你讓石生好好準備。”

  說完這句話,秦天南起身離開。

  陸長生松了口氣,“總算是走了。”

  這時,小黑走了過來,憨厚的撓了撓頭,道:“師尊,剛剛秦院長還讓我跟你說件事。”

  “啥事?”

  “他說,借幾瓶酒喝喝。”

  “你說啥?!”

  陸長生臉色一驚,急忙跑到酒坊當中,看著那少了接近一半的酒壇。

  傻眼了。

  你管這叫幾瓶?

  那瓶子特么是酒缸子做的?

  在回程的路上,秦天南看了眼手中的那幾個酒缸,不禁咧嘴一笑。

  不得不說,這酒喝起來就是爽啊。

  比外面那些靈漿玉液好喝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還上頭!

  就算以他的境界,都無法將那醉意給壓制下去。

  “嘿,怪不得這臭小子平常這么小氣,每次只給一小杯。”

  “今天總算能過次癮了。”

  “就當孝敬我的吧!”

  自言自語完了,回去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他已經迫不及待要喝上一宿了!

  ……

  反觀紅纓,如今吸收著界域之心中的精純靈氣。

  不禁心中感慨。

  這股靈氣,可比外界的這些靈氣精純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果是修煉的時候,隨時能夠吸收這股靈氣,那上古時期,征戰之時也不至于輸的這么慘了。

  在蠻荒界域這種低等界域。

  靈氣稀薄之地。

  當初紅纓還能夠修煉到帝境,可見其天賦了。

  如今,吸收這其中的精純靈氣。

  紅纓的境界,水到渠成般達到了半步虛神!

  朝著虛神境的門檻跨去!

  葉秋白在一旁看著這一幕,道:“也不知道師妹能夠恢復到何種層次。”

  寧塵心也搖了搖頭。

  “不過,至少也能夠達到虛神境吧。”

  一天過后。

  紅纓突破至虛神。

  進入虛神境后,靈魂化為神魂!

  實力與乾元境相比,不知道要強上多少。

  如果這時候的紅纓,再與那冥敖一戰,恐怕一擊便能將之秒殺!

  另一邊,石生也受到了陸長生的指示,準備前往參加新生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