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247章 是善是惡,皆由本心
  “冥使!”

  男子手一揮,打斷了黑袍人影的話。

  “不知道你想帶走哪些人的靈魂?”

  “余暉村。”

  男子點了點頭,看了眼身后的黑袍人影。

  見狀,黑袍人影也只得嘆了口氣,便前去辦事。

  很快,余暉村69個靈魂,便全部帶了過來。

  小黑點了點頭,道:“那就多謝了。”

  “不用。”

  男子的笑容意味莫名,說:“記得等實力夠了,來接管九幽冥府。”

  事情辦完后。

  陸長生帶著小黑離開了此地。

  黑袍人影這才上前,急聲問道:“冥使,為何要答應這件事,這有可能會破壞九幽的秩序!”

  男子卻笑著搖了搖頭,道:“這是一筆交易。”

  “可是,交易的對象,卻并不是我和小黑。”

  “什么意思?”

  聞言,黑袍人影皆是一愣。

  “這么做,只是為了再賣那男人一個人情。”

  “他將自己的徒弟帶過來,讓他掌管九幽冥府,這就成功的還掉了之前借用黃河泉水之靈的人情。”

  “但是,我又看在他的面子上,答應了小黑的要求。”

  “就讓他再度欠下一個人情,這樁買賣,穩賺不虧!”

  ……

  另一邊。

  回到了余暉村的陸長生,臉色苦悶。

  虧了。

  虧大發了啊!

  本來想著去還人情,現在又莫名其妙的欠下一個人情。

  可是,這個人情又不得不欠!

  這殺千刀的玩意,玩套路玩的挺6啊!

  想到冥使意味莫名的笑容,陸長生便氣不打來一處。

  而余暉村的村長見陸長生兩人歸來。

  跪在地面,雙膝不斷向前摞動,來到陸長生腳邊。

  兩只手緊緊摟住了陸長生的小腿,宛如抱住的是最后的希望一般。

  “仙師!仙師!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們啊!”

  “都聽說仙師有著活死人肉白骨,能夠讓死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只要你幫了我,老漢我這輩子,下輩子都給仙師做牛做馬!”

  一旁的小黑道:“放心,師尊一定會救你們的。”

  而一旁的陸長生卻糾正道:“是你救他們。”

  說完,便對村長說道:“先別抱了,你這讓我們怎么施救?”

  一聽。

  村長立馬松開了手,哭喊道:“謝謝仙師,謝謝仙師!”

  陸長生的話。

  無疑是讓村長的心中重燃起了希望。

  陸長生走入石屋當中。

  看著那些骨頭,血肉,心臟,以及頭顱。

  一手探出。

  生生不息之意籠罩住了這些殘骸!

  瞬間。

  那些殘骸,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生長!

  骨骼的周圍,開始有著白肉生長。

  心臟恢復了跳動。

  活死人肉白骨。

  如今,陸長生的生生不息之意。

  已經達到了道則的程度。

  可以稱之為生之道則!

  很快。

  一具具肉體,便全部復原。

  總計69具。

  隨即,一旁的小黑,將那些靈魂放出。

  那些靈魂,找到了各自的肉身,鉆入眉心當中!

  做完這一切之后。

  那一具具肉身開始有了生機。

  69名余暉村村民,在這一刻,全部復活!

  “咦?發生了什么?”

  “我沒有死?”

  村長看著這宛如神跡的一幕,喜極而泣!

  將事情告知了村民后。

  所有人都看向了小黑的方向。

  朝著他跪拜了下去!

  “多謝仙師!多謝仙師!”

  小黑看著這一張張淳樸的笑臉,和那純凈的感激之情。

  不禁露出了憨厚笑容。

  “其實,我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是我……”

  可是,當他看向旁邊。

  卻發現,陸長生早已消失。

  只有一道聲音,傳到了小黑的腦海當中。

  “傻小子,我在村外等你。”

  “還有,這件事是你做的,是你的意志才讓他們重新復活,知道了么?”

  小黑微微一愣。

  心中有著一抹感激。

  在應付完這些村民之后。

  小黑在所有村民的相送之下,離開了余暉村。

  陸長生便躺在一棵樹下,嘴中叼著一顆小草。

  看到小黑出來,撇嘴道:“怎么這么磨嘰啊,行了,趕緊走吧。”

  小黑笑著點了點頭。

  兩人啟程回草堂。

  不過,路上,陸長生說了一句,讓小黑有些摸不清頭腦的話。

  “你要記住。”

  “雖然你是魔,但是,并不代表魔便是惡。”

  “他更代表著一種心性,隨心所欲,不受世俗規則所束縛。”

  “是正是惡,全看你的內心。”

  ……

  此刻。

  草堂當中。

  寧塵心正在山崖之處看著落日。

  紅纓走到了他的身邊,與寧塵心并肩而立。

  “是不是覺得沒有自己可干的事情?”

  聞言,寧塵心微微一愣。

  隨即點了點頭。

  他如今發現,僅靠自己,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太難了。

  雖然不是說放棄了。

  但是,如今的寧塵心,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紅纓想了想,看向寧塵心,認真道:“你如果想要天下太平無戰事,依靠師弟你之前的做法是無法辦到的。”

  “你需要傳教。”

  傳教?

  “我之前就是在各處傳教。”

  紅纓搖頭:“那樣效率太低。”

  “你需要成立一個勢力。”

  對。

  就如同佛門那般!

  他們是如何讓佛教深入眾人的內心?

  并且讓大部分的人,都開始信奉大佛?

  其中一個原因。

  便是佛門是一個大宗門!

  是佛教正統!

  寧塵心之前的做法,可以說是杯水車薪。

  作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比如說,你可以儒教,就如同儒觀那般。”

  寧塵心想了想,道:“可是,我并沒有底蘊。”

  如今,寧塵心有關于儒道之物,便是這道經。

  而這道經,又不可能傳給別人。

  這要如何創立儒教?

  就算建立,也會沒人加入。

  紅纓搖了搖頭,笑著道:“你可以去儒觀遺址,那里,應該還留有一些東西。”

  “繼承了儒觀的底蘊,然后,還有我和你師兄師弟呢。”

  “更何況,再不行的話還有師尊,這么多的資源,讓師弟你創建儒教,應該綽綽有余了。”

  寧塵心點了點頭,這點確實可行。

  創立儒教之后,再行傳教,這樣效率無疑會快上很多。

  可是,他心中還有一個忌憚的點。

  那便是儒帝前輩之前所說的話。

  他說,自從建立儒觀之后,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了。

  漸漸在這其中,忘卻了本心。

  不……

  寧塵心搖了搖頭,笑道:“一切只需要遵循本心即可。”

  更何況,寧塵心有一個優勢。

  那便是他的身后站著一名深不可測的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