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320章 借刀殺人!
  停手?

  葉秋白心下冷笑。

  如何停手。

  先不說,如今他們與城主府的梁子已成死結。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今停手。

  等著日后,城主府瘋狂對葉秋白三人進行報復打擊?

  葉秋白可不會這么蠢,同樣也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情!

  只要敵人。

  就要斬草除根!

  不能有絲毫留手!

  更何況。

  他們殺了對方的女兒。

  現在停手。

  只會讓他們的身邊,跟著一條毒蛇!

  一有機會。

  這條毒蛇便會含毒出手!

  一擊致命!

  葉秋白不可能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鄭永安見葉秋白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臉色極為難看。

  他也知道。

  如今這種情況,對方也斷然不會停手。

  換作是他,也會將此事做絕,以絕后患!

  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想到此處。

  鄭永安不再開口,而是一手指天,掐訣捏印!

  城主府當中。

  一道陣法沖天而起!

  那陣法之力,竟是加持在了鄭永安的雙手之上!

  化作了一道金色的虛影鎧甲!

  與此同時。

  那從漩渦之中,探出的巨手,在這一刻,也是披上了金色甲胄!

  一時間,氣息再度暴漲!

  楊振淮臉色微變。

  他早就聽說。

  這城主府當中,鄭永安花費大價錢,于內陸請來了陣法大師,布下了這等陣法!

  擁有了這個陣法。

  如今的鄭永安。

  恐怕比一般的帝境后期強者,要強上了不少!

  可是。

  就算如此。

  那又有何用?

  那陣法之力所化作的金色甲胄,雖然強橫無比。

  但劍陣之威,依舊超越了對方的這陣法之力!

  恐怖的劍意瘋狂涌動!

  縱橫于這片天地間!

  劃破空間,摧山毀城!

  將那巨手之上,覆蓋的金色甲胄。

  激蕩起了道道波紋!

  使其金色甲胄,不斷顫抖!

  岌岌可危!

  鄭永安臉色一變。

  就算如此,也無法輕易阻攔么?

  這劍陣,到底是何人所布?!

  心中咆哮。

  從納戒之中,再度取出了一道道寶物。

  這一件件寶物。

  都是城主府這些年來所繳獲,亦或是拍到的高等級之物。

  就算是放在市面上拍賣,也能賣出一個極高的價錢!

  云起城雖然作為邊境城池。

  但鄭永安總歸是這云起城的一城之主!

  其底蘊,依舊很是深厚!

  看著那一道道寶物,丟往那柄劍陣之中。

  卻被那柄劍意化劍直接破損!

  鄭永安的心在流血。

  不過,看著那柄巨劍的威勢,開始緩緩下降。

  鄭永安也顧不上那么多。

  錢財再多。

  哪有命重要?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這個道理,鄭永安還是明白的。

  終于。

  劍陣之威,開始降至最低。

  畢竟是玉佩所存陣法。

  陸長生刻的這道劍陣,也只有一擊。

  并沒有留下太多的威能。

  在鄭永安的攻擊被破。

  身體重傷,氣息萎靡之時。

  劍陣,也隨之消失……

  鄭永安臉色凝重的道:“你們究竟是何人?”

  能夠有此劍陣。

  恐怕背景不凡。

  葉秋白笑了笑,道:“這就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了。”

  聞言。

  鄭永安心中也有些數,沉吟一番,道:“你們走吧。”

  地面上的鄭浩渺聽到這番話,立馬喊道:“父親!”

  “閉嘴!”

  鄭永安瞪眼!

  隨即看向葉秋白,道:“此事,就此作罷。”

  葉秋白深深的看了眼鄭永安,轉身離開。

  他是不信鄭永安的話。

  不過,也已經不能再次出手。

  對方雖然已經受了重傷。

  但是,也畢竟是帝境后期的強者。

  這種強者,一旦拼起命來。

  以葉秋白三人聯手的實力,或許能夠殺了他,但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城主府之中,也不僅僅只有鄭永安一人。

  李家,康家也在一旁虎視眈眈。

  他不能冒險。

  想到了此處,葉秋白招呼小黑和石生,離開了此地。

  此事,暫時落幕。

  觀戰席中,羅蕓臉色凝重,立馬離開。

  一旁的赫麟問道:“你打算怎么做?”

  羅蕓頭也不回,依舊向外走去。

  只留下一句話。

  “上報公會高層。”

  赫麟微微一愣。

  不過,也理解羅蕓的用意。

  這種人才,必須拉攏!

  也值得拉攏!

  楊振淮暗嘆一口氣,像是決定了什么一般,拉住了楊齊,道:“走吧,我們也走。”

  楊齊點了點頭,欲要跟上葉秋白三人。

  可是,卻被楊振淮拉住,走向了另一邊。

  楊齊詫異。

  “父親?”

  楊振淮嘆氣道:“楊家終究是一個末流勢力,我們,抗衡不了寒靈宗……”

  楊齊聽了,心中焦急。

  可是卻明白楊振淮的道理。

  也只能跟隨楊振淮離開。

  當人們紛紛議論,離開城主府之后。

  看著這殘破的比武臺,以及那塌陷的比武臺之中,那道道血跡。

  鄭永安心中沉重。

  鄭浩渺則是走了過來,怒聲質問:“父親,您為何放他們走!”

  鄭永安轉過身,看著鄭浩渺,沉聲道:“避其鋒芒罷了。”

  “畢竟,我們也不知道對方還有什么底牌。”

  “那也不能……”

  鄭永安揮了揮手,打斷了鄭浩渺的話。

  道:“浩渺,你立即啟程,前往師門以及寒靈宗,將此事,告知他們。”

  鄭浩渺微微瞪眼。

  隨即,抱了抱拳,轉身離開。

  他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這是要……借刀殺人!

  ……

  而此刻。

  無邊界域的中心之地。

  有著一座巨大的皇城!

  這座皇城,可能比起南域,還要大上幾分!

  而這座皇城,便是無邊界域的勢力最中心。

  這里,佇立著無邊界域的統治者。

  也就是,無邊皇朝!

  一處大殿當中。

  一名男子正在修煉。

  而這時,一名甲胄侍衛,走了進來,拱手恭敬道:“大皇子殿下,昆侖天池將要開啟。”

  男子睜眼,點了點頭。

  如今,男子的境界雖然已經超出了昆侖天池的進入條件。

  但是,每當昆侖天池開啟之時。

  皇室之人,都會派人前往。

  畢竟。

  昆侖天池還是能夠發掘出一些天才人物。

  值得拉攏。

  只見男子走出大殿,看向昆侖雪山的方向,不羈笑道:“也不知道葉兄他們,會不會去。”

  隨即,輕笑一聲,搖頭道:“不,以他們的實力天賦,定然會去的。”

  “到時候再見,看看實力漲到什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