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448章 蛻變,神凰血脈!
  陸長生的一滴精血?

  柳自如微微一愣。

  如果按照柳樹的話來看。

  只需要一滴精血,便能夠讓身為朱雀的小鳥再度進化血脈。

  那么,陸長生的血脈之力,要有多強?

  畢竟,按照修道界的規矩來看。

  一個人的精血,如果想讓另一個人的血脈可以得到進化。

  那么,這個人的血脈之力,勢必會比后者更加的強大!

  或者說,能夠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

  但是,一人一凰,顯然不可能是兩者的血脈有著相輔相成的效果。

  那么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陸長生的血脈之力,要比朱雀血脈更加的強大!

  但是這又怎么可能?

  柳自如心中震驚。

  一個人族的血脈之力,怎么可能比起鳳凰一族中的王者,朱雀還要強大?

  要知道。

  一些頂尖種族,之所以能夠站在金字塔的塔非凡。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血脈之力!

  人族的強大,只能依靠傳承,亦或是自身的天賦努力,加上種種機緣,才能夠勉強與之比肩。

  這其中,都是因為血脈之力的差距所在!

  可是,柳樹之言。

  陸長生的一滴精血。

  能夠讓血脈之力已經達到了頂峰的朱雀一族,再度進化。

  這要有著多么恐怖的血脈之力,才能夠達到這一步?

  更何況,朱雀,本已經是鳳凰一族的頂尖存在了。

  為何還會有著進化的空間?

  似乎是察覺到了柳自如的疑惑。

  許是向陸長生解釋。

  柳樹道:“小鳥的血脈,雖然是朱雀血脈,但是,普通的朱雀一族,卻是永遠無法突破到更上層的位面。”

  更上層的位面。

  朱雀血脈還普通?

  柳自如已經麻了。

  朱雀的血脈,不知道比起柳自如的血脈要強上多少倍去了。

  柳樹并沒有解釋更上層的位面是什么,而是繼續說道:“世人以為,鳳凰一族,朱雀血脈已經是最頂尖的存在了,其實不然。”

  “朱雀血脈,只是通往神凰血脈的一柄鑰匙。”

  “而百萬年間,朱雀當中也不一定會出現可以達到神凰血脈之境的存在。”

  “恰巧,小鳥有這個資質,就不要浪費了。”

  神凰血脈?

  比朱雀血脈更強的存在?

  陸長生聽到這里,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這么做吧。”

  隨即,看向身旁繚繞著涅槃之火的小鳥,道:“我可告訴你啊,以后你踏入神凰一境,可要保護著我。”

  柳樹:“……”

  小鳥:“……”

  就算踏入神凰一境,也不是你的對手啊!

  跟個怪物似的,還要我來保護?

  一時間,小鳥有點分不清。

  到底是陸長生對自己的實力沒點逼數。

  還是在這里裝杯了……

  緊接著,陸長生劃破自己的手指。

  隨即,靈氣開始運轉,血脈之力,開始朝著手指處凝聚!

  一滴精純無比的鮮血,從手指處透出!

  而當這滴鮮血出現在這片空間之時!

  周圍滔天的涅槃之火,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一瞬間避開了陸長生!

  一股仿佛來自于荒古的氣息,在這片空間當中漂浮!

  天地在這時,都為之色變!

  天空顫抖。

  地面開裂。

  就連柳樹所釋放的陣法,都無法徹底掩蓋這滴血液所帶來的恐怖氣息!

  只是泄露了些許。

  整個蠻荒界域,都宛若發生了大地震一般。

  四處開裂!

  所有人,都是看向了草堂的方向!

  這是什么氣息?

  竟能夠造成如此威勢?

  距離草堂最近的藏道書院,感受最為直觀!

  各大山峰,巨石滾滾。

  所有生物,皆是發出了哀鳴!

  書院弟子,也是仿佛身體要被壓爆了一般,喘不過氣來!

  秦天南直接吼道:“展開護院大陣!”

  一道光罩,直接籠罩了整個書院!

  這才讓書院平息了下來。

  畢竟,這個陣法是由陸長生改造過的。

  所有學員都是看向草堂,面露敬畏之色。

  他們都知道,草堂當中,有著一名名叫陸長生的恐怖存在。

  四堂堂主,也是感慨。

  看來,長生這家伙又有突破了。

  秦天南也是氣呼呼的道:“這家伙,是想把整個界域拆了么?!”

  草堂之中。

  柳自如臉色瞬間大變!

  這滴血液出現的瞬間,他便直接倒在了地面上!

  這滴精血所帶來的壓迫感,如同天地崩塌,砸在他的身體上一般!

  根本無法抵抗!

  陸長生見狀也是嚇了一跳。

  咋的?

  擱這碰瓷呢?

  我可跟你說,我沒碰過你啊!

  一旁的柳樹落下一片柳葉,置于柳自如的胸口。

  這才讓他好受了點。

  柳自如心中苦笑。

  看來,還是小看了前輩。

  朱雀血脈一出,自己尚能有抵抗的可能。

  但是,陸長生只不過擠出了一滴精血。

  柳自如便感覺要死了一般。

  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也難怪柳樹前輩會說,一滴精血,便能夠讓小鳥的朱雀血脈,蛻變成神凰血脈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

  前輩到底是什么人?

  有著如此強大的血脈之力?

  此刻。

  陸長生從指尖擠出一滴精血,隨后,微微揮手,那滴精血,便已經出現在了小鳥的面前。

  小鳥作勢欲吞。

  柳樹卻打斷道:“別急,直接吞服,以你的身軀,還不足以完全吸收,會被撐爆的。”

  朱雀的體質還無法承受陸長生的這一滴精血?

  柳自如傻了……

  這時,柳樹揮動柳枝,一縷綠芒,將陸長生的精血包籠。

  這才送入了小鳥的口中。

  只是剛剛服下!

  瞬間,天地色變!

  涅槃之火,宛若鋪天蓋地般席卷這片界域!

  整片天空,都化作了火紅之色!

  唳!

  小鳥以及她身后的神凰虛影,在這一刻也是仰頭長鳴!

  他們能夠感受到。

  小鳥體內的朱雀血脈,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發生蛻變!

  氣息,也在愈發變強!

  這個時間,足足持續了三日。

  涅槃之火,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原本紅色的火焰,在這一刻,確實加了一縷青炎進去。

  一紅一青,不斷飄搖。

  青紅之色,乃是踏入神凰血脈的標志……

  小鳥的氣息,也發生了些許改變。

  “我需要出去一趟,尋找我族遺跡……”

  隨即,小鳥展開翅膀,升入天際當中!

  陸長生一嘿:“嘿,也不知道說聲謝謝……算了,以后知道報恩就行……”

  三日的時間。

  葉秋白也已經來到了天劍峰所在的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