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524章 天符師考核
  符篆師的等級考核。

  無時無刻都可以參加。

  只不過,就算如此,每日來參加的人數還是很少。

  畢竟,符篆師的數量還是很稀少的。

  牧浮生拉來一人問道:“道友,符篆師考核需要如何參加?”

  周易聞言一愣,隨即皺眉道:“這你都不知道還來參加考核?”

  語氣之中充滿了不耐煩,不過還是說道:“進入符塔,一層便有長老,找他說明情況,交十塊元晶便可參加了。”

  牧浮生笑著點了點頭:“多謝道友了。”

  說完,便準備進去。

  周易好奇問道:“你要參加什么等級的符師考核?”

  聞言,牧浮生想了想。

  按照謝言長老的說法。

  黃玄級的符師是沒有貢獻點的獎勵。

  畢竟,神符宗中,這兩個等級的符師有著一大把。

  到了地符師,便有著一千貢獻點的獎勵。

  天符師便有著五千貢獻點的獎勵。

  至于靈符師,則更多,足足有一萬貢獻點。

  不過,那道符篆的研究,也已經到了最后階段,五千貢獻點應該也夠用了……

  如果一來就通過了靈符師的等級。

  那不就太招惹人注目了?

  到時候,恐生事變。

  畢竟,靈符師。

  已經能與神符宗的外門長老相媲美了。

  在牧正廷被抓的青瓜下,牧浮生有想過,要不要展露天賦,得到神符宗的注意。

  讓神符宗幫助他對付邪域。

  但是,太過招搖,勢必會引起邪域那邊的大動作。

  所以,就算要暴露,也只能直接讓神符宗的高層知道,而不能在這種地方招搖。

  想到這里,牧浮生出聲道:“天符師吧。”

  聽到牧浮生的回答。

  周易臉色一僵。

  一個連符篆師考核都不知道的人,要去進行天符師的考核?

  “你……沒開玩笑?”

  天符師,在整個明光域之中,都會被很多一流勢力奉為座上賓。

  更別提,牧浮生看上去如此年輕。

  這么年輕的天符師?

  就算是神符宗中,也只有丁少慶那種等級的天驕才能夠達到了吧?

  牧浮生笑了笑:“當然沒有。”

  天符師,既可以引起神符宗的一些關注,又不至于過度招搖。

  這是牧浮生調查過后的結果。

  隨即,便走入了符塔當中。

  看著牧浮生的背影,周易面露懷疑。

  到底是裝腔作勢還是當真有這個實力?

  ……

  符塔當中。

  并沒有牧浮生想象中的人多。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是一個中立勢力。

  符塔中的符篆師,是可以加入其他宗門世家的。

  一般情況,符塔的符篆師是不會在符塔之中逗留。

  在第一層的中央,有著一張木桌,桌旁有著一名老者正在一張羊皮卷上寫寫畫畫。

  而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名妙曼女子,以及身著華貴,手持紙扇的男子。

  男子笑道:“凌瑤,這次有把握嗎?”

  凌瑤面色清冷,點頭道:“地符師的考核我已經準備了三年,應該沒什么問題。”

  “沒事,如果過不了,我指導你。”

  男子面色自信。

  只是,說的話卻是讓牧浮生聽了都想笑。

  大哥,有你這么泡妞的嘛?

  會不會說話?

  這豈不是提前說她這次過不了了?

  果不其然,凌瑤的臉色更加冷淡了,“丁少慶,與其關心我,還是想想你天符師的考核該如何通過。”

  “畢竟天符師的考核難度極為之高。”

  丁少慶卻自信道:“沒事,我已經準備得很充分了,問題不是很大。”

  而此番話一出。

  卻引得那伏案的長老嗤笑一聲:“神符宗的小子,天符師的考核可不是你想得這么容易。”

  “這只是對于其他人來說。”

  丁少慶臉上依舊布滿了自負。

  這時。

  牧浮生走了過來,道:“前輩,我要參加符師考核。”

  長老頭也沒抬,隨手取出一卷羊皮卷,“填一下吧。”

  牧浮生接過填完,遞給了長老。

  凌瑤沒有回頭,只是瞥了一眼牧浮生,便收回了目光。

  丁少慶看到了牧浮生,卻是神色一愣。

  “牧浮生?”

  凌瑤道:“你認識他?”

  只見丁少慶的臉色有些微妙。

  “這個人加入神符宗的時間很短,可是卻是個修煉瘋子。”

  “一直做任務賺取貢獻點,然后轉身就去天級洞府之中篆刻符篆。”

  天級洞府?

  凌瑤問道:“那看來,這個人的符篆實力很強?”

  丁少慶卻搖頭道:“沒有誰見過他的符篆實力。”

  聽到一旁的話。

  牧浮生心中一嘆。

  果然還是太招搖了。

  被父親的事情弄得有些著急,以后一定要引以為戒……

  想完,牧浮生將填好的羊皮卷遞給了長老。

  長老隨手接過。

  旋即抬起頭,認真的看了一眼牧浮生,道:“天符師考核?那待會你與丁少慶一同吧。”

  牧浮生點了點頭。

  而一旁的丁少慶兩人聽到了。

  皆是神色一驚。

  與他一樣?

  天符師?

  凌瑤眼中也是有些驚疑。

  丁少慶雖然人太過張揚。

  但是實力天賦確實是頂尖。

  在神符宗中,也是備受矚目的天驕存在。

  而這牧浮生,卻和丁少慶一樣,要參加天符師的考核?

  “你……有把握么?”

  凌瑤問道。

  牧浮生笑了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考核,沒什么把握,就當試試了。”

  丁少慶聽后,也是笑著道:“你也是神符宗的弟子,那也算是同門了。”

  “作為同門師兄,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天符師的考核很難,到時候失敗了,也不要氣餒。”

  牧浮生聽后,也沒說什么,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

  一炷香的時間過后。

  長老站起身,道:“好了,丁少慶牧浮生跟我走,凌瑤,你就在他們之后再進行考核吧。”

  說罷,牧浮生和丁少慶二人,跟上了長老。

  走入了一個側邊一個房間當中。

  在牧浮生的眼前,有著幾張木桌。

  木桌之上,擺放著符紙。

  “天符師的考核,只有一關。”

  長老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了一張符篆。

  “只要能夠復刻我手中的這張天階符篆,冥火符便可過關。”

  丁少慶臉色微微一變。

  冥火符雖然在天階符篆之中,并不算什么稀有之物。

  可是,其篆刻的細節,卻是極為復雜。

  一個不慎,便會出錯,前功盡棄!

  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證百分百篆刻出來。

  反觀牧浮生,在看了一眼之后,便開始了篆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