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劇透 > 第532章 圣符大典!
  神符宗身為中緯度界域的第一符師勢力,圣符宗的分支。

  自然不會很弱。

  就算如此,也是中緯度界域當中的二流勢力!

  而神符宗的宗主,董吟,更是一名仙符師。

  此刻,神符宗主峰上的大殿內。

  牧浮生來到此處后,便能夠感受到。

  在這座大殿之內,其中內層竟然被各式各樣的符篆所鋪滿!

  而那些符篆的氣息,并沒有過多的充斥在大殿之中。

  相反。

  朝著外界擴散,將整座神符宗都包籠在內!

  既能夠有著護宗之用。

  更是能夠匯聚更多靈氣以及意境之力。

  不過,用了如此之多的符篆。

  還是挺鋪張的……

  按照牧浮生的內心想法來說。

  裝杯。

  不過,這確實能從一方面體現出神符宗的底蘊實力。

  而此刻。

  殿內站著四人。

  其中首位的中年男子,氣息內斂,探知過去。

  那神魂之力如同一片汪洋大海!

  無窮無盡!

  顯然,此人想必便是神符宗宗主董吟了。

  而另外三人。

  其中一人牧浮生還認識。

  當初在符塔進行天符師考核的丁少慶。

  丁少慶自然也瞧見了牧浮生,不禁臉色奇怪的嘀咕道:“這家伙也要參加此次的圣符大典?”

  圣符大典?

  聽到這四個字,牧浮生便明白了過來,為何此次宗主會叫他來這里。

  既然加入了神符宗。

  以牧浮生的性格,自然會把宗門調查個底朝天。

  其中,圣符大典便是主脈圣符宗。

  召集各個分支,派遣其中天驕妖孽參加的符師比賽。

  自然,獲勝者能夠獲得不菲的獎勵。

  甚至于有可能被圣符宗的長老收為親傳!

  而另外兩人,倒是沒有理會牧浮生。

  可以說,圣符大典。

  是整個中緯度界域當中,含金量最高的符師比賽了。

  當牧浮生走上前。

  董吟笑著道:“你便是牧浮生吧,謝老說你的本事不錯,而且已經拿到了天符師的勛章。”

  牧浮生點頭。

  “既然如此,那你便代表神符宗,作為本次圣符大典的替補吧。”

  圣符大典,每個宗門都有著五個名額。

  四名正選,一名替補。

  聽到這話,牧浮生微微挑眉。

  替補?

  那可不行。

  作為替補出戰,對于他現在的計劃會有著極大程度的影響。

  按照以往牧浮生的性格。

  別說替補了,牧浮生就算不暴露實力,也不會去參加。

  可是如今不一樣。

  為了讓神符宗,甚至于引起圣符宗的重視。

  那便必須在宗門高層面前顯露實力!

  在大眾面前低調,在高層眼中,要盡量高調。

  聽到這里,牧浮生拱了拱手,笑著道:“宗主,我想,我應該能拿個正選位置。”

  正選?

  董吟淡淡一笑。

  而丁少慶卻沒有絲毫的意外。

  經過了那次天符師的考核,他很清楚的知道。

  這個把自己成天關在天級洞府當中修煉的瘋子,符師能力要比他強。

  而另外三人,則是轉過頭,看向了牧浮生。

  “正選?”

  其中一名白衣男子,淡淡說道:“你進入神符宗才多久,正選之位,不是你能夠頂替的。”

  牧浮生看了過去。

  根據相貌和性格,瞬間便能夠確認。

  此人是神符宗內門天驕,天符師巔峰的陽祖政。

  同時,另外一名劍眉男子也是點頭道:“幾個月的時間,便能夠代表宗門參加圣符大典,你是第一個,已然是奇跡了,不要太過貪心。”

  天符師巔峰,姜殷士。

  中間那名男子沒有回頭,面色嚴肅,抱胸道:“天賦不錯,繼續努力,下一次或許能夠沖擊正選之位。”

  靈符師,燕履冰!

  丁少慶卻面色訕訕,沒有說話。

  他的實力可不如牧浮生,卻還是正選。

  董吟看著這一幕,卻沒有出言勸說的意思。

  顯然,他也想看看,牧浮生究竟要如何處理這種場面。

  謝老自加入神符宗以來,可是從來沒有推薦過小輩的。

  這牧浮生,究竟有著何種天賦能力,讓謝老都如此看好?

  牧浮生卻笑了,說道:“看加入宗門的時間來算,那就太過草率了些,這種事情,自然要以實力說話。”

  唉呀媽呀。

  這么高調的事情,這第一次干還是不太習慣呀。

  不過,確實有點爽。

  感覺會上癮……

  怪不得大師兄這么能夠惹事。

  “自然是要以實力說話。”陽祖政淡淡說道:“可是,神符宗乃是符師正統,加入時間越長,接觸神符宗內的資源更多,自然要比外界所謂的符師天驕要更加強大。”

  “那來試試?”

  “試試?你可不配,與丁少慶比比吧。”

  聞言,牧浮生卻笑道:“丁少慶不如我。”

  語罷。

  丁少慶的臉色立馬變成了豬肝色!

  想要出言反駁,卻說不出口!

  媽的,雖然你說的是實話。

  但是,你這樣說出來真的好么?

  我不要面子的啊!

  三人看向丁少慶的表情,自然也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陽祖政也不禁詫異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知道,常年在神符宗修行的我,與你這種草根有何區別。”

  草根么?

  想起陸長生。

  牧浮生笑了笑。

  要當真論資排輩的話,恐怕面前這些神符宗的人才算是草根吧?

  “我的符師境界比你高,也不欺負你,你可以自己選擇要篆刻的符篆。”

  牧浮生點了點頭:“那便九陽熾火符吧。”

  眾人一聽。

  皆是面色一變。

  就連四人當中唯一一名靈符師燕履冰也是詫異的看了一眼牧浮生。

  這九陽熾火符。

  就算是天符師巔峰,成功率也是極為之低。

  可以說。

  此符篆,乃是天階符篆當中,最為難以篆刻的符篆之一了。

  陽祖政臉色微凝,道:“你能夠篆刻九陽熾火符?”

  牧浮生笑了笑:“怎么,師兄不會?”

  聽到牧浮生的嘲諷。

  陽祖政一聲冷哼,甩了甩衣袖,一只符筆便出現在了指縫間。

  “既然你這么要求,那便讓我見識見識。”

  一名剛剛通過天符師考核的人。

  提出難度這么高的符篆。

  他也想見識見識。

  究竟是裝腔作勢。

  還是扮豬吃虎!

  牧浮生笑了笑,同樣拿出符筆以及符紙。

  “那便,開始?”

  PS:還有三章正在寫,放心,沒寫完猝死都不可能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