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179章 佛門入世
  金色佛光,穿透云層。

  宛如陽光一般,照在眾人的身上。

  伴隨著一名老者的聲音。

  在那佛光之中,有兩名身披袈裟的老者飄落而下。

  與尸傀戰斗的丁云鶴看著這一幕,微微一愣。

  “佛門?”

  佛門乃是西域的巨頭勢力。

  其教眾,遍布整個大陸。

  實力更是無比神秘。

  幾乎沒有人能夠看到佛門之人出手。

  但是。

  也沒有人會去主動招惹佛門。

  第一,太過神秘。

  第二,佛門從來不參與宗門世家間的利益爭斗。

  第三,佛門自上古時期便一直存留于這片大陸之上。

  就單論這一點。

  實力和底蘊不用說,各大宗門世家也知道,強大無比!

  能夠存留至今,是有道理的。

  所以,才沒有人敢去招惹佛門。

  可是。

  如今,佛門竟然降臨于此。

  對方真的只是想要勸和,停止戰爭,免得讓大陸陷入煉獄苦海當中?

  這句話說出來,誰也不會相信。

  寧塵心也抬頭看去,眼中露出了冷冽之色。

  佛門真正的模樣,他是知道的。

  那是一群披著羊皮的狼!

  為了排除異己,不擇手段。

  無所不用其極!

  如今,佛門勸和。

  寧塵心是不會相信的。

  但是。

  他們出現在這里,又是為何?

  難不成……

  北域聯盟的高層不敢想。

  如果真是他們所想的那樣。

  那么,這場戰爭,恐怕又會變得撲所迷離起來。

  所有人都抬起頭,看向那懸浮于金色佛光之下的兩名老者。

  只聽其中一名長須老者雙手合十,淡聲說道:“各位,就到此為止吧。”

  三名尸傀,也在長須老者的話音當中,脫離了戰場,回到落日王朝的陣營當中。

  作為北域聯盟的盟主。

  伍德時站了出來,看向那兩名老者,說道:“佛門為何插手這場戰爭?”

  長須老者面露慈笑,眼中似乎露出了悲天憫人之意。

  “大裂谷一戰,如今已經有諸多人死亡,佛門不想再看到有更多的犧牲者,便只能插手進來。”

  伍德時皺眉道:“落日王朝發動戰爭,造成了多少殺孽?”

  “其中更是包括了無數的散修以及無辜百姓。”

  “佛門如果要插手其中,不應該站在我們北域聯盟的立場,抵制落日王朝么?”

  如今,佛門兩名老者所站的位置。

  便是在落日王朝的上方。

  而聽長須老者的話。

  似乎是將黑鍋甩給了北域聯盟。

  認為是北域聯盟造成殺孽,挑起戰爭一般。

  長須老者并沒有生氣,笑著說道:“過去了,便無法再挽回,如今,停止這一戰,才能夠挽回更多的生命,不是嗎?”

  藏道書院總院的副院長丁云鶴站了出來,嘲諷笑道:“那之前你們為何不站出來?”

  “如今,我們將要拿下這一場勝利,才站出來制止?”

  “未免太過于不要臉了些吧?”

  藏道書院是中域的巨頭級勢力之一。

  雖然不會主動招惹佛門。

  但是也不代表藏道書院懼怕佛門!

  另一名老者,宛如金剛怒目一般,眉頭倒豎,喝道:“佛門做事,自然有我們的道理。”

  “況且,如今是爾等在造殺孽。”

  隱劍宗副宗主孫落冷笑一聲,道:“好一個佛門,說來說去,也是站在了落日王朝一方。”

  “既然如此,又何必冠冕堂皇,假意猩猩?”

  長須老者笑道:“佛門不站在任何人一方,只是講理一字。”

  “當然,如果各位還想要出手,那老朽也只能出手制止了。”

  話音剛落。

  兩名老者的周身,有著金光涌動!

  虛神境的氣息,顯露無疑!

  眾人臉色大變!

  這兩名佛教老者,皆是虛神境!

  佛門的底蘊,當真如此深厚么?

  而虛神境強者出動,北域聯盟,也沒有任何辦法。

  更何況是兩名!

  要知道,虛神境。

  已經可以說是凌駕于這片大陸之上的戰力!

  無論是藏道書院,還是隱劍宗。

  只有院長宗主才是虛神境。

  當然。

  他們自然也有隱藏的力量。

  而佛門老者這番做派。

  顯然是不聽他們的話,便要動手了。

  如今這里,兩名虛神境的強者出手。

  北域聯盟是無法反抗的。

  伍德時臉色陰沉。

  勝利在望之時。

  佛門卻插手而入。

  落日王朝,究竟是如何打動佛門的?

  用了什么條件,讓佛門的虛神境強者親自出手?

  而伍德時剛想說話。

  天空中,又有著兩道氣息降臨!

  丁云鶴和孫落兩人皆是臉色一喜!

  那兩道氣息,赫然也是虛神境!

  其身份。

  乃是藏道書院的院長言院長。

  以及隱劍宗宗主,林如風!

  只聽言院長淡淡道:“佛門何時如此不要臉了?”

  林如風同樣輕笑道:“看來,佛門低調多年,早有圖謀。”

  “如今,終于是坐不住了,準備入場了。”

  長須老者見狀,并不意外,只是笑道:“佛門何來圖謀之說,只是想不要讓諸位再造殺孽罷了。”

  此刻。

  言院長回道:“看來,佛門是鐵了心要站在落日王朝一方了?”

  長須老者笑道:“佛門從來不站隊。”

  “也無需站隊。”

  好大的口氣!

  可是,又沒有人能夠反駁。

  因為這是事實。

  佛門確實有實力說出這番話。

  就單論站出來的這兩名虛神境強者。

  佛門的底蘊由此可見,深厚無比!

  林如風深深的看了兩名老者一眼,隨即看向伍德時道:“先行撤退吧。”

  聞言。

  伍德時心有不甘。

  卻只能咬牙同意。

  虛神境強者,就算是言院長和林如風親臨,也無法將其拖住。

  如果對方放開殺戮。

  此地之人,恐怕無一人能夠幸免!

  想到這里,伍德時只得揮了揮手道:“北域聯盟眾人聽令,撤回天譴之谷!”

  眾人都只得開始后撤。

  所有人,臉上都帶著不甘!

  這也自然。

  畢竟勝利就在眼前。

  如今卻被佛門之人插手制止。

  在北域聯盟后退之時。

  長須老者看了一眼葉秋白,紅纓,以及寧塵心三人。

  笑道:“寧施主,他日,歡迎來我佛門作客。”

  “屆時,定會為施主解惑。”

  寧塵心眼神冷冽,沒有回話。

  而葉秋白和紅纓兩人卻是若有所思。

  佛門,為何盯上了他們?

  當北域聯盟諸人離開后。

  將鎧男子詢問老者。

  “前輩,為何不留下他們?”

  長須老者沒有回話。

  他們,在忌憚著寧塵心三人的師尊。

  如果對方隱藏在暗處。

  恐怕事情就不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