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241章 挑誰不好挑小黑?
  劍朝冕只對一件事感興趣。

  那便是手中的劍。

  對于他來說,劍道,便是他的一切。

  從記事開始,他的懷中便一直抱著一柄劍。

  永遠不會離身。

  這也是為什么,劍朝冕的劍道境界能夠提升的如此之快的原因。

  如果不是葉秋白橫空出世。

  恐怕以劍朝冕的劍道天賦,早就在這片大陸大放異彩了!

  可惜,生不逢時……

  劍朝冕并沒有因此而感到沮喪,也沒有受到打擊。

  看向眼前,實力比他強了不知道多少的葉秋白。

  眼中沒有任何懼意!

  有的只是戰意!

  以及那沖天而起的劍意!

  劍朝冕手中持劍,虛空一斬。

  那劍意,仿佛受到了劍朝冕的指揮,化為一道道劍氣,朝著葉秋白激射而去!

  葉秋白面帶淡淡笑意,看著劍意朝著他席卷而來。

  手中木劍一翻。

  劍域展開!

  那朝他襲來的一道道劍氣,在這一刻于半空中轟然消散!

  劍朝冕微微一愣。

  就連他釋放出來的劍意,也是遭受到了劍域的壓制!

  在劍域之中。

  葉秋白便是這片世間的劍道王者。

  這是獨屬于他的領域!

  在這片領域當中。

  任何劍修都會遭受葉秋白的劍道壓制。

  劍朝冕自然也不會例外。

  旋即。

  劍域之中無處不在的劍意,開始匯聚于葉秋白的腳下。

  將他緩緩托起,升在半空之中。

  劍意長河由那一道道劍意匯聚而成!

  葉秋白低頭看著劍朝冕,輕聲道:“之前,就是以此方式,讓你領悟了劍意。”

  “如今,你再體會體會,看看能有什么收獲。”

  說完。

  葉秋白手中木劍朝前一指,指向了劍朝冕的方向。

  劍意長河也在這一刻,朝著劍朝冕滾滾奔涌而去!

  劍朝冕看著那滾滾襲來的劍意長河。

  雙手持劍。

  劍意包籠劍身,開始顫動。

  發出了嗡嗡聲響!

  這是劍朝冕自己所創的劍技。

  能夠讓劍更加的鋒利!

  隨即,朝著劍意長河猛然斬去!

  可是,劍意長河何其洶涌。

  其中的劍宗劍意,可謂是碾壓了劍朝冕的劍意!

  當劍朝冕的長劍斬在劍意長河上時,沒有絲毫阻攔,瞬間被那劍意長河淹沒其中!

  看著這一幕。

  眾人皆是搖頭。

  劍朝冕完了。

  果然,葉秋白的劍道境界太過高深。

  其實力,更是能夠抗衡虛神境的存在。

  這樣的對手,別說是劍朝冕了。

  就算是他們,也不是對手!

  在那劍意長河之中,劍朝冕的全身,都受到了葉秋白的劍意洗禮。

  劍宗劍意的強度,也遠比他想象中的要鋒銳,更是無比厚重!

  讓他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瞬息過后。

  劍意長河消散。

  劍朝冕的身影也顯露出來。

  此刻的他,手持長劍插于比武臺之上,這樣才能防止自己倒地。

  僅僅這一擊。

  就已經讓他無法承受。

  這還是葉秋白留手后的結果。

  如果他沒有留手,恐怕劍朝冕會在那劍意長河的席卷之下,瞬間化為灰飛!

  差距太大了啊……

  劍朝冕搖了搖頭,目露堅毅之色。

  還需要更加努力。

  隨即,劍朝冕對著葉秋白微微抱拳,道:“多謝葉兄了。”

  說完,又是朝著上方的云景等人一禮。

  便退下了比武臺,離開此地。

  他需要更加努力的修煉!

  這樣,才能摸到葉秋白的背影!

  林如風看著這一幕,微微點頭,道:“云景,要不讓他來我隱劍宗?”

  云景笑了笑沒有說話。

  言院長倒是雙目一瞪,道:“你這家伙,我還在這,你就想著挖我藏道書院的墻角了?”

  林如風針鋒相對,說:“這小子是個天生修劍的好苗子,無論是天賦還是性格。”

  “放在你們藏道書院,才是浪費了。”

  “還不如讓我帶回隱劍宗,讓我親自調教!”

  “他日,這片大陸又會出現一名劍道強者。”

  言院長翻了翻白眼,道:“說得好像我藏道書院沒有修劍之人。”

  “可是論修劍,你們藏道書院還是不如我隱劍宗啊。”

  這一點,言院長倒是沒有反駁。

  畢竟隱劍宗是天下劍修所向往的圣地。

  這是無法爭議的事實。

  對此,言院長也只好說道:“那你到時候自己去問,他如果愿意加入你隱劍宗,那我也不會阻攔。”

  藏道書院畢竟是傳道授業的地方。

  對于學員的去留,不會強行阻攔。

  如果劍朝冕愿意,那也無所謂了。

  況且,劍朝冕去隱劍宗,對于他的未來發展而言,也確實更好一些。

  林如風得到了言院長的同意,這才笑道:“放心吧,到時候讓那小子去我隱劍宗體驗一下,他可能就不想回來了。”

  “隨你的便!”

  之后。

  剩下了總院那兩人。

  一人選擇了石生。

  另一人則是選擇了小黑……

  至于為何沒有人選擇紅纓?

  這可是上古女帝。

  先拋開實力不談。

  就這種身份,他們哪敢去讓一代上古女帝指教啊!

  至于寧塵心呢?

  只是他們認為寧塵心看上去是這五人當中最弱的。

  挑戰寧塵心的話。

  會讓眾人以為,只會挑軟柿子捏。

  這樣面子上也不太好看。

  可是。

  當他們開始挑戰之時,便后悔了……

  與石生對陣的那人。

  被石生手中的明皇玄斧一斧壓倒在地!

  甚至于沒有動用星辰之力。

  只是憑借明皇玄斧的重量,就碾壓了對手。

  而挑戰小黑的,便更慘了。

  在他施展全力出手之時。

  小黑一拳轟出。

  便結束了戰斗……

  那總院的男子,被小黑這一拳,轟飛出了比武臺,身受重傷……

  小黑甚至于還憨厚的撓了撓頭,弱弱道:“額……我已經控制力度了,可是實在沒有想到他會這么弱……”

  那總院的男子本已經身受重傷,半倒在地上。

  聽到小黑這番話,微微一愣。

  捂住胸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暈倒在地……

  殺人誅心啊……

  言院長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家伙調誰不好啊。

  非要挑小黑……

  這可是草堂五人當中,最為兇殘的一個。

  當初,他可是一人,生生的將兩頭虛神境的鋸齒白鼠給撕裂了啊……

  這樣一頭人形猛獸,就算是言院長,也不敢輕易招惹……

  PS:大概半個小時后,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