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251章 暗流之下
  在儒佛論道之后。

  這片大陸,陷入了短暫且又難得的平靜之中。

  畢竟。

  近年時間,各域都發生了大事。

  而且,事情一般都是由草堂的弟子惹起來的!

  如今,陷入了和平當中,反而令一些人不太適應了。

  可是。

  只有那些巨頭勢力有著一種隱隱約約的感覺。

  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這和平的日子,絕對不會持續太久。

  所以,眾勢力也開始火急火燎的開始準備,將外出的弟子以及高層戰力,全部召回。

  為了風暴開始之際,能夠有反應的機會。

  此刻。

  南域,藏道書院。

  草堂。

  小黑再度出發,前往極北冰原,獵殺魔獸。

  以此來淬煉萬古魔體的第三層。

  凝聚殺意紋路!

  石生,則依舊在草堂之中。

  自從鳳凰涅槃,重塑體質之后。

  石生的修煉速度極為之快。

  如今,恐怕也快突破至虛神境了。

  陸長生靠在躺椅上,雙手枕著頭。

  無聊的嘆了口氣。

  “想來我也是有點賤。”

  “那群臭小子在草堂的時候,又嫌他們煩。”

  “現在走了,又有點無聊了。”

  “石生這小子雖然不惹事,但是一直修煉,也不知道陪師尊我吹吹牛。”

  “看看他們什么情況了吧……”

  說完,眼前出現了一道光幕。

  【大弟子葉秋白】

  【修為:乾元境后期、劍宗】

  【二弟子紅纓】

  【修為:虛神境初期】

  【三弟子寧塵心】

  【修為:大儒(對應虛神境)】

  【四弟子小黑】

  【修為:萬古魔體第三層】

  【五弟子石生】

  【修為:半步虛神】

  “葉秋白這臭小子惹事的功夫挺厲害,咋修為提升這么慢呢?”

  “其他四個都比他修為要高了!”

  “不爭氣呀……”

  這時,秦天南快步走來。

  陸長生看到了秦天南的身影,身體就一陣哆嗦。

  急忙起身,對著石生喊道:“待會如果秦老頭問起我來,你就說我出去了,不在!”

  石生也不知道為什么。

  不過,他也不會問,師尊說是啥,他就說啥。

  正當陸長生要逃跑之時。

  秦天南卻仿佛知道陸長生之后的操作一樣,大吼道:“臭小子,我看到你了!別想著跑!”

  聽到這,陸長生只得臉色苦澀的打消了先躲一段時間的想法。

  每次秦天南來到這里。

  準沒好事!

  不過,樣子還是要裝一下的。

  跟唱戲一般,陸長生很快就收起了臉上苦澀的表情。

  笑瞇瞇的湊上前去,道:“哎呀,秦叔,我歡迎您還來不及呢,怎么會跑呢(想捶死你丫的)。”

  秦天南看著陸長生臉上宛如菊花般的笑容。

  不禁身上起了一層層雞皮疙瘩。

  撓了撓手臂,道:“別皮,找你有重要的事情。”

  我!就!知!道!

  陸長生捂住了臉,“行了,說吧,啥事。”

  “你應該知道,上界的事情吧?”

  秦天南的臉色有些凝重,繼續說道:“天陣門的人,探測到域外有成群的修道者,正在往蠻荒界域趕來。”

  陸長生這才收起了輕浮神色。

  微微有些認真。

  “終于忍不住了么……”

  秦天南愣了愣:“忍不住了?你是知道些什么嗎?”

  陸長生搖了搖頭,道:“沒什么,你繼續說。”

  秦天南點頭道:“如今,中域的幾大巨頭勢力,已經開始集結,于重建的云凰帝國之中,商量對策。”

  “同時,言院長和林宗主想讓你過去,以此決定該如何對敵。”

  云凰帝國重建之后。

  大陸上已經有百分之七十的勢力,同意了云凰帝國的重建。

  同時,其中又有一半的勢力,絕對附庸于云凰帝國。

  其中,便包括了藏道書院以及隱劍宗。

  聞言,陸長生并沒有馬上回答。

  而是捏了捏下巴,陷入了沉思當中。

  在權衡其中的利與弊。

  上面那群傻逼,如果打進來,對我絕對是不利的。

  因為當時在落日王朝的時候,殺了他們一個好像還挺重要的人物。

  再加上,對方并不確定我的目的,會不會對他們進行阻擾。

  所以,不管我參加還是不參加,都是會主動找上門來。

  還有。

  陸長生微微嘆了口氣。

  想起了之前在極北冰原之中,界域之心對他說過的話。

  對方的目標,便是界域之心!

  雖然他沒有拿,但是紅纓,他的徒弟拿了啊!

  到時候不得還是要找我的麻煩?

  “看來……是躲不過了啊……”

  “這狗日的因果關系,我都這么茍了,還是躲不過去!”

  陸長生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時候,秦天南在一旁催促道:“怎么樣了啊長生,趕緊決定,你別看現在事態和平。”

  “但是,一旦對方打進來,那時候就來不及準備了!”

  陸長生點了點頭,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跟你去。”

  秦天南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哎哎……等我趴口飯先!”

  “還吃什么飯啊!到那邊在讓廚子給你做!”

  “石生,跟我走。”

  見狀,石生也結束了修煉,跟上了陸長生兩人。

  在他們離開之后。

  柳樹才傳出了意味莫名的話。

  “因果之道,哪是這么容易躲避的。”

  “不能躲避,便只能強行解決,因為……有些東西,是不可退避的。”

  如今,陸長生唯一的軟肋,便是徒弟們。

  雖然他平日內看起來不關心弟子。

  可是,陸長生的弟子,只能他自己來打罵!

  如果讓別人欺負了,那不好意思。

  先滅你一門。

  當然。

  首先還是得確定一下對方的實力嘛,萬一打不過那就屬于排隊送人頭了。

  一旁的小鳥聽到了柳樹的話。

  低下了頭。

  眼中露出了一抹恍然。

  因果之道,無法退避……

  只能夠強行解決么……

  ……

  另一邊。

  中域,云凰帝國的領地。

  如今,一道道建筑,已經拔地而起,初具其型。

  看上去頗為壯觀。

  而云凰帝國如今的領地,也就是首城。

  云皇城。

  有著無數商販入駐。

  一時間,極為繁榮。

  甚至于,比之其他帝國的首城,不枉多讓。

  可是。

  在這繁榮和平的背后。

  一道道暗流,正在肉眼難見的地方緩緩流動。

  一旦暗流爆發。

  那么……便將引發域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