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365章 誰說你們能走了?
  陸長生的到來。

  無論是神槍門,寒靈宗,還是玄明崖。

  皆是如同啞了火一般。

  出手,便是將兩名分神境強者秒殺。

  同時,施展濃縮的劍道規則之力,暴力清場!

  將三宗的聯軍弟子,盡皆斬殺!

  這兩招。

  可以說已經扭轉了戰局!

  這一場爭對星隕劍宗,亦或是說,爭對葉秋白小黑石生三人的戰爭。

  就此。

  也該宣告結束了。

  接下來。

  便是清算時間。

  陸長生的個人秀。

  神槍門門主,寒靈宗宗主,以及玄明崖的宗主。

  雙目凝重的看著下方。

  空間破碎,空間亂流不斷席卷這片山脈!

  被全數斬殺的弟子。

  心中在滴血。

  為了確保此次行動的萬無一失。

  三宗將宗門內的六成力量盡數帶出!

  如今,卻全部損失在了這里!

  這對于三宗而言,是一種極其沉重的打擊!

  可以說。

  這一戰之后。

  這三大一流勢力,將會陷入一段極其沒落的時期。

  很有可能會掉到一流勢力的末尾。

  像玄明崖這種一流勢力的末流,也很有可能掉落二流勢力!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陸長生……

  這名看上去和善,宛如人畜無害的白袍男子。

  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如同笑面虎。

  深淵之中掌管殺伐的修羅!

  神槍門門主語氣有些發顫,伸出不斷顫抖的手指,指向了陸長生,顫聲道:“造成如此大的殺伐,冒天下之大不韙,難不成,你不怕天下人所指么?!”

  聞言,陸長生撇了撇嘴,“那你們為何要對我弟子出手?”

  “如果不是你們想要殺我這幾個徒兒,雖然有時候我也想撒手不管。”

  葉秋白:……

  小黑:……

  石生:……

  葉秋白能夠確定,這句話一定是在對他說!

  沒有任何懷疑!

  極其確信!

  “不過,終究是我的弟子,你們既然想殺,那就應該想好之后的后果。”

  起因便是神槍門,寒靈宗以及玄明崖動了貪念,對星隕劍宗宣戰。

  果,那便是如今的后果!

  因果之間,冥冥之中惺惺相惜。

  有些來得慢。

  有些來得快。

  但是,既然創造了因,這果也終究會降臨到你的頭上。

  不管過了多久。

  這跟時間并無關系。

  神槍門門主啞口無言,這是實話。

  不過。

  如今敗局已定。

  神槍門門主看向了寒靈宗宗主和玄明崖宗主,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兩人也只得沉悶的點了點頭。

  敗局已定。

  再糾纏下去也只是白白再造損失。

  “今日我們敗了,就到這里吧。”

  “對星隕劍宗造成的損傷,他日我們會派人與你們商談。”

  這句話是對劍無鋒說的。

  不過,劍無鋒卻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陸長生。

  如今。

  陸長生才是主角。

  這一切,都需要問他才對。

  陸長生卻皺眉道:“走?誰準你走了?”

  神槍門門主沉臉看向了陸長生,道:“這場戰,我們三宗敗了,賠禮的事情,也已經說明白了,還要如何?”

  陸長生輕笑搖頭,道:“那未免太輕了些。”

  輕?

  三宗宗主都是緊緊的盯住了陸長生,身上有著氣息不斷升騰!

  要知道。

  這三人也是合道境強者!

  乃是這片界域,乃至這整個緯度的頂級強者!

  “你當如何?”

  “剛剛就說了。”

  陸長生挑眉輕笑,可是,在三宗宗主的眼中。

  陸長生的這個笑容,卻宛如修羅一般!

  “參與并謀劃了這次殺我弟子的人,全部留下。”

  參與并謀劃?

  “那就是說,我們全部不能走,在這里待著被你殺?”

  陸長生點了點頭,打了個響指,“沒錯,就是這樣。”

  反正這里又沒打得過他的。

  殺了也就殺了。

  到時候,再把他們的勢力給鏟平,不就沒得事了?

  難不成,這三宗還和高緯度界域的勢力有所聯系不成?

  別扯了。

  有聯系還是這副逼樣?

  還讓無邊皇朝給壓的死死的?

  神槍門門主呼了口氣,道:“那就是不肯做罷了,當然,我們也不會坐以待斃,既然要拼個你死我活,那你也要做好損傷的準備。”

  他們三名合道,同時,加上三宗的太上長老。

  六名合道境強者。

  如果真要拼個你死我活。

  神槍門門主認為,還是能給對方造成極大的損失。

  說到這里。

  陸長生也沒有必要再多說什么。

  一指朝著神槍門門主點出!

  一道看上去普通無常的劍意,朝著神槍門門主激射而去!

  神槍門門主不敢大意。

  畢竟是能夠輕松秒殺兩名分神境強者的存在。

  雙手持著長槍。

  合道境的恐怖氣息瘋狂流露而出!

  整片天空,都好似要被這股無上槍道之意給撕裂一般!

  隨即。

  低喝一聲。

  槍意化龍!

  朝著這道看上去普通的劍意穿刺而去!

  在牧浮生身邊。

  那名老者苦笑道:“殿下,這是不是不合規矩?”

  “合道境出手,對于界域的損傷實在太大了。”

  牧浮生攀著老者的肩膀,轉過身去,笑呵呵的道:“哎呀,別這么死板嘛,你就當沒有看到,上去喝杯酒?”

  “我那的酒,你隨便喝!”

  老者苦笑。

  沒有動彈,但是也沒有再說什么。

  規矩是死的。

  是人定的。

  有些時候,還是要看皇室的態度。

  牧浮生再度看向陸長生,摸著下巴道:“真好啊,要是我有這么個師尊該多好?”

  “那豈不是可以稍微高調一點了?”

  “嗨,還是不多想了,這樣的神仙人物,怎么可能看上我喲……”

  說回正題。

  陸長生一指迸發而出的劍意,與槍意化龍狠狠相撞!

  只是。

  剛剛接觸的一瞬間。

  神槍門門主臉色立即大變!

  大喝道:“快幫忙!”

  緊接著,另一只手捏印,口中吐出精血,噴灑在了長槍之上。

  長槍瞬間被一股殷紅之色覆蓋!

  氣息再度暴漲!

  隱隱間,這一擊的強度竟是達到了合道境中期的程度!

  一邊的寒靈宗宗主和玄明崖宗主,皆是臉色凝重。

  紛紛全力出手。

  如今他們與神槍門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必須全力以赴!

  才能夠博得一線生機。

  不過。

  如今寒靈宗和玄明崖都是有些后悔了。

  為何要動這個貪念呢?

  就算活下去了。

  宗門勢力,也會大不如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