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440章 送鐵片的老者
  鬼族。

  乃是高緯度界域一道不可忽視的勢力。

  其血脈之力,自然要比低緯度界域,以及中緯度界域的所有血脈都要強大。

  畢竟不是一個緯度,亦或是一個次元的存在。

  而域外邪族,能夠在中緯度界域當中有著一席之地,也是因為有著一絲鬼族的血脈。

  當然,邪族想要激活體內的這股鬼族血脈,難度太大,幾率太小!

  如果激活鬼族血脈,那么此人的天賦實力,都會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增長。

  邪南,也就是俊秀男子,便是其中的一員。

  為了徹底將低緯度界域攻下來,邪族便將邪南派下界來。

  如今的邪南,乃是變血境的實力。

  一掌朝著草堂眾人拍去。

  其中,甚至于直接動用了鬼族血脈之力!

  空中的人族合道境強者,看到了這一幕,都是心中焦急,想要出手相助。

  卻被其他的邪王拖延住。

  慕梓晴同樣神情焦急無比,發了瘋似的不斷攻擊這面前的邪王。

  卻依舊無法從中突破而出!

  畢竟如今的慕梓晴,只是合道境初期。

  面對一名擁有合道境巔峰實力的邪王,自然是無法突破重圍。

  而只有帝境亦或是分神境實力的他們,肯定是沒有絲毫能夠抵御的實力。

  牧浮生第一時間,將所有的九重雷盾符印拿了出來,抵御在眾人的頭頂。

  隨即,又捏住了天雷遁符,直接催動!

  牧浮生可不會天真的認為。

  單單憑借九重雷盾便能夠將一名變血境的超級強者攔住。

  只是。

  在催動天雷遁符之時。

  邪南似乎早已有所察覺,雙手一捏。

  周圍的空間,以及所有的靈氣波動,都將之封鎖!

  鬼魂在草堂眾人的周圍不斷環繞。

  變血境,乃是一個發生質變的境界!

  就算天雷遁符再怎么奇特,也無法在一名變血境強者的手中逃出生天!

  見狀。

  牧浮生臉色也是有些難看。

  看來,已經不能夠再繼續隱藏境界了……

  小黑已經施展魔神降臨,到了這種情況。

  他已經不惜被魔族反叛者察覺的風險,也要徹底釋放魔神之威!

  紅纓手持輪回長槍。

  石生拿出了落星神斧。

  寧塵心則是手持道經,身體周身,九字真言輪轉!

  另一邊,葉秋白臉色凝重,也已經拿出了青云劍。

  手掌已經摸在了劍柄上。

  自然,就算拔出一點,也無法跨越如此多的境界,將變血境強者斬于劍下!

  所以,葉秋白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

  拼出一個肉身毀滅,神魂俱滅的下場!

  也要強行將青云劍完全拔出!

  如此,才有機會將現在的危機化解。

  作為草堂的大師兄。

  他有責任將師弟師妹完完整整的帶回去!

  而就在這一刻。

  在他們的腦海中,有著一道老者的聲音傳來。

  “小娃娃,先別著急拼命。”

  聲音剛落。

  天際之中,一柄長劍如同長虹一般,拖著無上劍意尾焰,穿破空間桎悎。

  朝著邪南飛速斬去!

  感受到這一劍。

  邪南臉色巨變!

  立馬收回掌勢,朝著那柄劍全力轟去!

  因為這柄劍的威勢,已經能夠威脅到他了!

  這柄劍的主人,恐怕也已經達到了變血境。

  充斥著鬼魂之力以及邪力的掌印,與長劍對轟!

  天空之中。

  瞬間空間碎裂!

  無數氣流,朝著周邊涌動!

  空中的人族合道境強者與邪王,皆是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攻勢,全力施展防御障壁,抵御著余波!

  而地面的修道者們,同樣在不斷的后退!

  兩名變血境實力的攻擊。

  太過駭人!

  就連無邊界域,也是無法承受,空間層層崩裂!

  葉秋白等人,在防御障壁之下,看著這一幕,都是有些疑惑。

  這種力量。

  根本不像是陸長生亦或是柳自如。

  簡單點說。

  比起那兩位的實力,弱了不止一點半點。

  不過,他們也不認識其他變血境的強者啊!

  究竟是誰?

  當長劍被擊退,邪南后退之時。

  那柄長劍,便被一名不修邊幅的老者捏于手中,踏天而來!

  邪南臉色凝重的看著老者,道:“你是何人?”

  在這片低緯度界域,竟然有著變血境的人族存在?

  難不成,是那所謂的三大古族的人?

  可是,空中的人族合道境強者,包括三大古族的人,看著這名老者,也是滿臉疑惑。

  顯然是不認識這名變血境的老者。

  但是,當葉秋白,石生以及小黑看到這名老者之時。

  卻是臉色微變。

  這名老者,正是當初在龍啟城之時。

  將一枚銹跡鐵片交給葉秋白的人!

  而銹跡鐵片,便是星隕劍皇雕像,手中的佩劍之上,所殘缺的那一部分。

  可是,沒想到這名老者竟然如此強大?

  那他與星隕劍皇之間,又有什么關系?

  為何會有星隕劍的殘片?

  有著種種問題,回繞在葉秋白三人的心頭。

  只見老者手持長劍,看著眼前的邪南,不羈笑道:“邪族的小鬼,這人你可殺不得。”

  邪南臉色凝重,身體周圍,鬼魂環繞。

  如同百鬼夜行!

  “你是何人?上面來的?”

  老者笑著搖了搖頭,道:“我是誰不重要,不過,下面那小子可是有人看中的,其他人無所謂,你要殺他,可不行。”

  “如果我一定要殺呢?”

  邪南眼中,殺意盛放!

  畢竟,下方那幾人,天賦之強,就算放在中緯度界域之中也是極為天驕的存在。

  雖然如今還是凡血。

  但是指不定哪天,遇到了天大的機緣,改變了其中的凡血,也未嘗沒有可能!

  邪南可不會讓這種渺茫的機會出現。

  老者手中長劍一抖!

  劍吟嘯天!

  “你可以試試,如果你能夠在老頭子我手中的劍之中殺掉了他們,也算是你有本事了。”

  邪南沉默。

  卻沒有嘗試出手。

  因為,眼前的這名老者,至少也在變血境巔峰。

  是如今的他無法戰勝的存在。

  “你能保他一世?”

  “至少不能在現在被你殺掉。”

  言盡于此。

  邪南退了回去。

  老者也沒有再出手。

  看向了葉秋白,道:“之后就由你們自己來處理了,如果這一關也無法過去,那也沒有機會面見那位了。”

  那位?

  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