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445章 現在,可有資格?
  “不然,免得被某位倚老賣老的宗主說成只會紙上談兵不是?”

  聽到葉秋白意有所指的話。

  不,已經算是明示的話。

  青河宗宗主韓青河氣得胡子都倒豎起來。

  不過,有慕立碑和劍無鋒在一旁看著。

  再加上,葉秋白提出來的這個辦法確實是現如今最好的辦法了。

  韓青河也只得冷哼一聲,沒有再出言嘲諷。

  牧正廷這時朗聲笑道:“青出于藍啊,葉秋白,既然此事是你提出,那就由你前往。”

  葉秋白沒有拒絕:“理應如此。”

  “何時出發。”

  “我們時間不多,即刻出發。”

  說完葉秋白一行人便離開了大殿。

  看著葉秋白的背影。

  牧正廷不禁對著大家笑道:“果然,我們老了啊……”

  隨即,將目光轉向慕立碑,笑著說道:“慕族長,要不你可以試著放寬一點家族的規矩,畢竟,血脈之力不是一切不是么?”

  “這幾個年輕人的天賦和品性,我覺得,就算不用血脈之力,他們也勢必不會止步于變血境……而且,也不會止步于我們這片低緯度界域,你說是嗎?”

  牧正廷之所以這么說。

  不僅僅是因為葉秋白等人的天賦極高。

  還有一個原因。

  是他們身后的那位前輩。

  那個前輩絕對比起變血境都要強上很多。

  要讓他的弟子突破變血境,恐怕也不是什么難事。

  慕立碑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只不過,心中卻開始有了些動搖。

  血脈之力當真如此重要么?

  沒有血脈之力,就無法成就變血境么?

  當初他們先祖是如何踏入變血境的?

  而在慕家擁有血脈之力后,也不是沒人突破至變血境嗎?

  這個問題,開始浮現在慕立碑的心頭。

  ……

  另一邊。

  紅纓看向葉秋白,問道:“師兄,你打算先去找哪一個勢力?”

  在出了大殿后,他們便已經了解了對方的宗門勢力。

  以及在何處居住。

  畢竟,無邊皇朝乃是無邊界域的統治者。

  想要得知這些信息,還是很輕松的。

  再者說,對方也沒有故意隱藏行蹤。

  葉秋白想了想,道:“先找最弱的。”

  “畢竟,在利益分配的時候,實力最弱的勢力,往往會分配的最少。”

  “那他們心中的不滿,想必會更多。”

  聞言,紅纓點了點頭。

  確實是這個道理。

  而在七大勢力之中,實力最弱的一個宗門,便是戊戌城,軒轅家,以及合歡宗。

  首先,葉秋白便來到了戊戌城所在的駐地。

  而戊戌城所在的駐地,并沒有守衛,也許他們認為,壓根就沒有這個必要。

  畢竟。

  在整個低緯度界域當中,有哪個勢力能夠與他們抗衡?

  想要偷襲他們,恐怕只是自尋死路。

  一路來院中。

  便有兩名青年,攔住了葉秋白的去路。

  “你是何人?”

  葉秋白笑了笑,道:“我來找戊戌城的前輩,有要事相商。”

  聞言,兩名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葉秋白,隨即冷笑道:“你?還沒有資格見我們師尊。”

  如今,這兩名青年的實力,皆是在分神境巔峰。

  看不上不過帝境后期的葉秋白也實屬正常。

  感受到了這兩名青年的實力,葉秋白心中也有些感慨。

  這兩人,年齡與他相差并不大,卻已經達到了分神境巔峰的實力。

  而且,戊戌城在中緯度界域的二流勢力當中,勢力并不算很強。

  可以看出。

  兩方緯度之間的差距,還是挺大的。

  “沒有資格,你們也說的不算不是么?”

  葉秋白笑著道:“你們不也無法代替前輩說話?”

  聽到葉秋白所說的話。

  兩名青年面面相覷,冷笑一聲。

  其中一名青年,拔出長劍,便朝著葉秋白斬來!

  “不過低緯度界域的螻蟻,竟也如此猖狂?”

  見對方出手,葉秋白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九尺星隕劍落在手中。

  同時,在這一刻,劍域展開!

  劍圣劍意,呼嘯在整片庭院當中!

  “劍圣?”

  青年微微訝異:“還算有些本事。”

  隨即,同樣展現劍意,與葉秋白同樣處于劍圣之境!

  只是。

  當青年釋放劍意的同時。

  他卻感受到,自己的劍道,仿佛受到了壓制一般?

  面對葉秋白,宛若在面見一名劍道王者!

  劍意,也開始不受控制!

  感受到這一點,青年臉色大變。

  這是什么情況?

  只有葉秋白自己知道。

  劍域之中,所有的劍修,都會被葉秋白的劍道所壓制!

  除非是劍道境界超出葉秋白太多。

  但是很顯然,眼前這名青年劍修不在這個范圍之內。

  青年臉色陰沉。

  在劍道一途中,這是第二次被其他人壓制!

  而且還是絕對壓制!

  第一次。

  則是在中緯度界域,那個被稱為年輕一代,劍修第一人的男人……

  那個人,是他永遠都無法翻越的一座高山……

  是一個怪物!

  天生的劍者!

  可現如今,同樣的感覺,他竟然在一名低緯度界域的劍修身上感受到了!

  奇恥大辱!

  青年一聲怒喝,雙手舉劍,朝著葉秋白拔劍猛然一斬!

  這時,斬過的空間仿佛出現了一道彎月!

  朝著葉秋白飛速斬去!

  看到這一幕。

  葉秋白不緊不慢,神色沒有絲毫的慌張。

  境界比他高又如何?

  這些年。

  一路走來。

  哪一次不是越境而戰?

  又有哪一次是在越境而戰的時候輸了?

  沒有!

  一次都沒有!

  彎月斬擊貼近。

  葉秋白提起了手中的九尺星隕劍,朝著這輪彎月,拔劍斬去!

  一斬而過!

  這輪彎月,竟然在這一刻直接碎成了兩半!

  見狀,青年大驚!

  另一名觀戰的青年,臉色也凝重了下來。

  這是一名帝境后期的劍修能夠做到的事情?

  要知道,他們可是分神境巔峰啊!

  葉秋白端平手中的劍,劍尖前指,直指青年劍修。

  似笑非笑的道:“現在,我可有資格過去了?”

  兩名青年臉色難看。

  此刻卻說不出話來。

  “行了,回來吧,還嫌不夠丟人么?”

  這時。

  一道聲音,從房間內傳出。

  房間的門,也是被打開。

  “既然有要事,那便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