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455章 傳奇歸來
  草堂眾弟子回到蠻荒界域之事。

  如今,已經傳遍了整個傳道書院。

  秦天南也是親自來到了草堂當中,看著眼前的葉秋白等人,笑道:“都回來了?”

  葉秋白等人皆是抱拳道:“院長。”

  看著眾人的心性沒有隨著實力的改變而變得狂傲自大,秦天南不禁欣慰的點了點頭。

  “可別這么恭敬了,現在你們的實力連我也已經看不穿啰。”

  “恐怕,我已經不是你們的對手了。”

  葉秋白笑著道:“實力再強,您也是我們的院長。”

  “這話我愛聽。”

  秦天南一指葉秋白,隨后看向后方的生面孔。

  “嗯?這位是?”

  陸長生一哦,道:“無邊界域收的新弟子,無邊皇朝的皇子。”

  秦天南一驚。

  那個統治著低緯度之中最強界域的無邊皇朝的皇子?

  不過,以陸長生的實力,收起為弟子還是綽綽有余了。

  “我說秦叔,你來這不僅僅只是打個招呼這么簡單吧?”

  聞言,秦天南瞪了一眼陸長生,道:“就你聰明?誰讓你天天偷懶,不去給學院的學員講道?”

  陸長生躺在躺椅上,用牙簽戳著牙縫。

  雖然,沒有菜葉。

  但是,吃完飯就想用牙簽戳一戳。

  老習慣,改不了!

  “我去教他們,那豈不是大材小用了?”

  聽到這里,眾人都不禁一笑。

  剛入草堂之時,陸長生常常在嘴邊掛著一句。

  我自己修道都沒修明白,就別去誤人子弟了。

  而如今,卻已經變成了此番話。

  秦天南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來這里,就是想要葉秋白他們,去給學院中的學生講道。”

  “其一,以他們的實力,給書院學員講道,綽綽有余。”

  “其二,也是為了激勵學員們。”

  “畢竟,如今秋白他們的事跡,已經繼你之后,整個蠻荒界域的傳說人物!”

  “而且,這次的講道,其余三院,包括總院都會派人前來參加。”

  陸長生撇了撇嘴,道:“不是我去就行。”

  這個人……沒救了。

  “那秋白,你們愿意去嗎?”

  葉秋白眾人面面相覷,隨后拱手道:“我等愿意前往。”

  ……

  一時間。

  草堂眾弟子,回歸蠻荒界域之事,已經傳遍。

  界域的所有修道者,皆是面色一驚。

  那幾名傳說中的草堂弟子,回來了?

  “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達到了何種程度……”

  “不知道,不過,當初他們離開之時,已經達到了一種很高的境界。”

  “聽說他們去了無邊界域?那里可是低緯度界域的最強界域,實力極為高強!”

  “會不會是因為混得不怎么樣,然后回來了?”

  “說這些也沒用,到時候去了便知。”

  此刻,整個蠻荒界域的修道者,皆是朝著南域趕去。

  他們都想看看,那幾個傳說中的人物,如今到底是變強了,還是灰頭土臉的回來。

  隱劍宗。

  宗主林如風在大殿前,與梁封下棋。

  “葉秋白回來了,你不去看看?”

  只聽梁封罵罵咧咧的道:“看個錘子,葉秋白那廝創立青云劍宗,結果就做一個甩手掌柜,讓我和朝冕二人忙得要死。”

  畢竟,葉秋白成為蠻荒界域的劍道第一人之后。

  創立了青云劍宗。

  每日,青云劍宗門庭若市。

  全是想要拜入青云劍宗門下的!

  不僅僅是因為草堂不招收弟子,更是因為,葉秋白的傳奇威名。

  劍修第一人這個名號,讓天下劍修趨之若鶩!

  林如風笑了笑,道:“行了,去吧,你應該也很想與他切磋一番吧?”

  “不過,現在的你,恐怕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能接住一劍嗎?”

  聽到這里。

  梁封眼神一瞪。

  “看不起誰呢!我這就去!”

  說完,梁封起身,離開了此地,只留下了一句話:“師尊,棋局留著,等我回來下!”

  聞言,林如風不禁搖了搖頭,笑罵道:“留什么留?已經輸了。”

  說完,白子落下。

  黑子敗。

  另一邊,南域秘族,辛家。

  一名紅衣女子全身遍布著火焰!

  從房間當中走出。

  “紅衣,成功了?”

  只見辛紅衣微微點頭,道:“成功了。”

  現在的辛紅衣,已經褪去了幾年前的青澀。

  愈發的成熟美麗。

  被人稱為南域第一美女!

  同時,在藏道書院當中大放異彩。

  大有著藏道書院新生一代的領軍人物跡象。

  已經達到了乾元境初期!

  自從紅纓成為了此界天道。

  靈氣復蘇。

  所有修道者的實力提升,都變得更加的迅速。

  “葉秋白回來了,你要去看看么?”

  聞言,辛紅衣瞳孔微縮,隨即點了點的頭,沉默飛身而出。

  中年男子無奈搖頭。

  傻孩子……那個人的背影,恐怕你已經追不上了。

  只嘆一聲。

  有緣無分吧……

  青云劍宗。

  劍朝冕正在處理宗門事務。

  云景推開門走了進來,笑著道:“你不去看看?”

  劍朝冕苦笑道:“宗內事情太多,恐怕是沒時間。”

  云景不禁啞然一笑。

  自從劍朝冕和梁封幫葉秋白掌管青云劍宗之后。

  每天事情都多的不可開交。

  “你去吧,我幫你來處理。”

  劍朝冕驚喜道:“那就多謝師尊了!”

  隨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臭小子!早就想這樣了吧?”

  ……

  北域一處深山。

  有著一座尼姑庵。

  一名光著頭,卻依舊難擋風華的女子跪于觀音像面前。

  似是想到了什么。

  女子輕輕一笑,低聲喃喃道:“回來了?真好。”

  只是,這句話不知道對誰所說。

  也許,只有女子自己才知道……

  ……

  聽到了草堂眾弟子要講道的消息。

  莽荒界域風起云涌。

  紛紛朝著藏道書院趕去!

  南域,藏道書院旁邊的客棧,都已經爆滿!

  整個南域,都被圍的水泄不通!

  甚至于,藏道書院外的山門,都已經圍滿了各大宗門的大人物。

  不得已。

  眾長老只能出來維持秩序。

  不過,也沒有人會在此鬧事。

  畢竟,這里有著草堂的存在。

  蠻荒界域。

  何人沒有聽過草堂?

  又有誰敢在這里鬧事?

  怕是活的不耐煩了……

  講道一事,正式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