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女主 > 第570章 神殿上下,尸橫遍野!
  境界越高,越是難以跨境作戰。

  每一個小境界之間的差距,都有著天地間般巨大的橫溝。

  這是一個修道界中老生常談的問題。

  曾經。

  有一名修道者向一名天仙境巔峰的強者問過這個問題。

  那個巔峰強者聽后,沉默了會說道:“仙人之前,或許依靠天賦可以做到。”

  “但是到了仙人之境后,就算是一個小境界,天賦也難以彌補其中的差距,更何況,能夠踏入仙人境的修道者,又有哪個不是天賦卓越之輩?”

  “只不過,事無絕對,當天賦,功法,外物的絕對壓制之下,或許能夠彌補這種差距……”

  自然,最后這句話被所有修道者自動省略了。

  能夠到達仙境的強者,天賦,功法和外物,又哪有差勁的?

  而這句話。

  在如今星辰神殿中發生的事情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

  一名天仙境后期的強者,僅僅一劍,還沒有動用全力。

  便直接將身為天仙境初期的黃爾,以及以一眾地仙長老的全力防御給擊破,并且將他們斬成了重傷!

  其中有著兩名地仙境初期的長老更是直接隕落!

  黃爾臉色蒼白,嘴角淌血,見龔供奉手中的長劍,劍意再度噴涌,急忙吼道:“我等愿意賠償!”

  賠償?

  龔供奉冷笑:“這天下之物,又有什么是圣符宗不能拿到手的?”

  圣符宗作為符師宗門,最不缺的便是天材地寶和財富!

  他們缺的是能夠帶領圣符宗繼續向前的符師天驕!

  比如牧浮生。

  三位太上長老一致認為,牧浮生便是那個能夠帶領圣符宗繼續向前的人。

  “你們的命運,決定在牧浮生的手中。”

  說完,龔供奉看向了牧浮生,道:“由你決定。”

  這樣做的原因。

  有兩個好處。

  第一,能夠進一步的檢驗牧浮生的心性如何。

  看夠不夠果斷,夠不夠狠決。

  這兩點,都是決定著牧浮生究竟有沒有帶領著圣符宗前進的重要因素!

  畢竟,一個宗門的崛起和進步,往往都伴隨著數以千計宗門的尸骨!

  又有哪一個宗門,不是從血與火的試煉中一步步崛起的?

  第二,同時能夠增加圣符宗與牧浮生之間的親近感,也就是歸屬感。

  給了他一定能夠決定大事的權力!

  一舉兩得。

  周圍的星辰神殿弟子聽到了這番話,都是神色莫名且難看。

  他們接受不了!

  對于一個高傲的神殿弟子而言!

  宗門的生死,竟然交給了一位小輩!

  而作為殿主,神殿的掌管者,黃爾則是想得更多,能屈能伸!

  立馬將目光轉向了牧浮生,從天空之中降落而下,來到牧浮生的面前,微微低頭,放低了自己的姿態。

  “牧小友,之前是我的不對。”

  同時,又看向了石生,滿含歉意的道:“是我們神殿太過小氣了,你們可以隨意離開。”

  不得不說,黃爾作為殿主很聰明。

  石生作為牧浮生的師兄,對他道歉也很有效果。

  可是。

  牧浮生卻不吃這套。

  他的性格很謹慎。

  不會去主動招惹他人。

  但是,一旦與其他勢力結仇,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快速將其斬草除根!

  不然,終究是一個隱患。

  一旦出現危機。

  這些隱患便會像定時炸彈一般爆炸!

  其毀滅性的火光會將你吞沒!

  所以,牧浮生也沒有多猶豫,也沒有詢問大師兄和石生的意見,對著黃爾輕輕一笑。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瞬間,一層接著一層的防御障壁將牧浮生重重包裹。

  足足上百道九重雷盾符篆!

  同時,天雷遁符捏在了手中。

  這才朝著上空的龔供奉拱手道:“還請前輩出手!”

  黃爾聞言,頓時臉色大變。

  隨即眼神一狠。

  朝著牧浮生探出手抓去!

  他來到牧浮生的身邊,不僅僅是為了放低姿態那么簡單。

  更是為了防止牧浮生不領情,讓圣符宗的人動手滅了星辰神殿!

  這樣他也能夠在龔供奉反應過來之前將牧浮生抓住,作為人質!

  但是。

  牧浮生也猜到了對方的這個想法。

  所以才做好了防御姿態!

  正是這數百道九重雷盾,拖延了黃爾一息的時間!

  一息的時間。

  能夠讓天仙境后期的強者做多少事?

  這足以要了黃爾的命!

  一道噴涌劍意凝聚到了極致!

  直接從黃爾的身后轉瞬射來!

  以一種令人無法反應的速度,貫穿了黃爾的后心!

  噗!

  一道細血,從黃爾的后心至前胸噴灑而出!

  黃爾的身形,也停在了離牧浮生半米的距離。

  雙眸之中,滿是悔意!

  瞪大了雙眼,朝著前方倒去……

  氣息全無。

  一代神殿殿主,天仙境初期的強者,就此隕落……

  而神殿中的人看到了這一幕,皆是神色慌張!

  開始四散逃跑!

  殿主都死了,還打個屁?

  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這一幕,牧浮生想也沒想,便道:“勞煩前輩將星辰神殿的人全部斬了!”

  聽到牧浮生的這番話。

  龔供奉點了點頭,與他身邊的那名天仙境供奉都是露出了贊賞的神色。

  斬草除根。

  雖然看上去有些心狠手辣了。

  但是想要帶領圣符宗前進,這是必要的因素!

  合格了。

  之后。

  兩名供奉同時出手。

  僅僅數息的時間。

  星辰神殿上,上至長老,下至弟子,沒有一人存活!

  就算是那些還不知道狀況的外門弟子,也是一個沒留!

  一時間,星辰神殿上下,尸橫遍野!

  鮮血染紅了這座懸浮在天空中的神殿!

  做完了這一切。

  龔供奉面無表情的看向了牧浮生,只不過眼神中隱隱帶著欣賞。

  “牧浮生,隨我等回宗門?”

  牧浮生想了想,隨即點頭道:“也好。”

  他也想去將那破陣符學會,同時,也可以薅薅那三名太上長老的羊毛。

  指不定還能夠學到更多有用的符篆。

  隨即看向葉秋白,問道:“師兄們跟我一起去?”

  葉秋白剛想說話。

  一旁的霍正衡便笑著道:“葉秋白先跟我去天劍峰,如今你已經達到了劍道超凡之境,也是時候去接受傳承了。”

  小黑則是撓了撓頭道:“我想去猿魔界一趟,我感覺肉身又要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