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二十一章 規則之力,完美繼承!
  不得不說,方才陸長生的演示,讓紅纓受益匪淺。

  紅纓盤膝坐在地面上,感悟著空間中留存的槍意,以及槍之道則。

  很快,就讓紅纓進入了頓悟狀態。

  時間如白馬過隙。

  很快便過去了五天。

  葉秋白依舊在房中鞏固感悟。

  紅纓也在頓悟狀態。

  陸長生坐在長椅上,愁聲道:“這兩個家伙都在修煉,又沒人給為師做飯了,是不是還得找個徒弟啊?”

  話音剛落。

  紅纓那邊便有著一股槍道之意沖天而起!

  隨即睜開眼,長槍握于手中,不斷舞動!

  赫然是輪回槍法中的第一式!

  這時,葉秋白也從草屋中走出,手持木劍。

  一縷縷劍意在不經意間繚繞于身。

  鋒銳無比!

  “師妹,切磋切磋。”

  葉秋白浪笑一聲,朝著紅纓激射而去!

  紅纓此刻也正想發泄一下,將剛領悟的輪回槍法鞏固一番。

  同樣輕笑朝著葉秋白迎了過去。

  期間,紅纓和葉秋白都將境界壓到了最低。

  手中木劍長槍也沒有靈氣的加持。

  有的只是槍意和劍意的對抗!

  一時間,山崖處劍氣,槍勁縱橫!

  一旁的柳樹卻絲毫沒有被波及,就連樹葉也沒有掉落絲毫,僅僅只是隨著劍氣輕輕飄動。

  葉秋白微微退后,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紅纓的槍意境界可以說遠超于他。

  在切磋的過程中,更是感覺紅纓閑庭信步,不慌不忙。

  可以說,紅纓根本就不需要使用全力。

  另一邊的紅纓雖然很輕松,但是卻也驚訝于葉秋白對于劍意的理解。

  自己畢竟是經歷了九次輪回。

  如果自己在葉秋白這個年紀,估計還不一定能夠穩勝他。

  “行了,你們先別打了,抓緊時間的,把九轉歸元丹服用了。”

  一旁的陸長生適時道:“趁熱打鐵,接著突破。”

  聞言,紅纓停手,收起長槍,盤膝坐于山崖處,將九轉歸元丹服用吸收。

  頓時,一股股輪回之力充斥著紅纓的身軀!

  而那股輪回之力,直入云霄,似是在與天地規則溝通。

  可是,這片世界早已沒有天地規則之力。

  天道崩毀,怎會有規則之力?

  柳樹不禁發出一道惋惜的聲音。

  “可惜了,沒有規則之力,就算是九轉歸元丹,也無法引出輪回道則,便無法完美繼承前九世的天賦。”

  小鳥也是撲扇著翅膀,搖了搖那小腦袋。

  陸長生聽了,不禁一愣。

  規則之力?

  既然系統能給予他那些道則,那是不是代表,系統本身就是一種規則之力呢?

  似是感受到了陸長生的想法。

  【宿主的猜測沒有錯,規則之力在一定程度上,系統是本身便帶有的,宿主也能隨時使用】

  聽到這里,陸長生揮了揮手,頓時一道仿佛能夠影響天地萬物的力量充斥在了草堂周圍!

  柳樹的柳枝開始擺動,驚道:“規則之力?你掌握了規則之力?”

  “而且還不是這片低級維度的規則之力,更像是高等維度的……”

  不過,對于柳樹來說,也僅僅是驚訝了。

  畢竟柳樹從宇宙形成,混沌初開時便已經存在。

  沒人知道它存在了多久。

  小鳥也是目露震撼。

  那火紅雙翅竟是有著鳳凰火焰升騰而起!

  在這規則之力下,小鳥進入了頓悟狀態!

  葉秋白在一旁也是一頓,盤膝坐下。

  身體上劍意騰空而起,化作劍氣溪流,圍繞在葉秋白的周身。

  同時,青云劍也在這一刻祭出!

  劍上的道則竟是開始與葉秋白身上的劍意呼應!

  很顯然。

  陸長生召出的規則之力對所有人都產生了影響。

  另一邊。

  紅纓的九轉輪回功全力運轉,一股股輪回之意在天際蔓延。

  可是,卻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似是在尋找什么東西。

  而如今,陸長生釋放規則之力。

  輪回之意便如同找到了目標,主動靠攏規則之力,開始與之交融!

  其中,竟是有著輪回道則生出!

  輪回道則一出。

  紅纓便能夠完美繼承前面九世的天賦!

  不過多時。

  一道白色魂魄從天際如同流星般劃過!

  “砸落”在紅纓的身體當中!

  頓時,境界氣息爆發而出!

  水溢境中期!

  緊接著,第二道魂魄激射而來,沖入紅纓眉心!

  氣息再度暴漲!

  直至第四道。

  紅纓的境界突破至水溢境后期!

  輪回之意也在這一刻開始凝實!

  之后的兩天時間。

  九世魂魄,全部融入了紅纓的體內!

  完美繼承!

  氣息也逐漸變得平穩。

  輪回之意宛如實質一般,充斥在紅纓的周身!

  最后,境界達到了水溢境巔峰。

  只差一步,便能夠達到歸元境!

  紅纓睜開了眼,對著陸長生恭敬一拜。

  “多謝師尊。”

  陸長生搖了搖頭,道:“我也沒做什么。”

  紅纓卻堅持道:“如若不是師尊在一旁的引導,那么就算是有那枚丹藥,也無法完美繼承,如此,我修煉九轉輪回功也就沒有意義!”

  陸長生聳了聳肩,道:“既然如此,那就給你一件差事。”

  紅纓一喜。

  她就怕師尊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求。

  這讓紅纓感覺什么都幫不上。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師尊,你盡管說!”

  陸長生點頭,笑道:“那就去做飯吧,都幾天沒吃飯了。”

  紅纓:“……”

  好吧,師尊確實啥都不缺。

  他只缺一個廚子!

  葉秋白此刻也結束了頓悟,看到這一幕忍俊不禁,道:“師妹,你習慣就好,師尊很低調的,所以平常也沒什么事。”

  聞言,陸長生瞪眼道:“什么叫沒什么事?怎么說的我跟條咸魚一樣?”

  難道不是嘛?

  葉秋白心中暗想,不過還是沒敢說出口。

  “好了好了,師妹,我去幫你。”

  紅纓點了點頭。

  突然。

  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陸長生面前。

  “長生啊,這段時間你和你弟子有沒有事?”

  來者正是秦天南。

  陸長生聽了,想也沒想,便道:“我有事,我那兩徒弟沒事。”

  秦天南:“……”

  葉秋白:“……”

  紅纓:“……”

  好家伙。

  想都不想一下就把他們兩個給出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