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二十三章 集結!
  第二天。

  血獄試煉開啟。

  劍堂長老來到了草堂,將紅纓和葉秋白帶走了。

  路上。

  劍堂長老還在不斷拉著葉秋白問。

  “你最近跟著陸長生那小子學到了什么?”

  “沒有懈怠劍道的修煉吧?”

  “實在不行你還是來我劍堂吧,我會給你安排最好的劍道資源!”

  對此,葉秋白只得苦笑拒絕。

  畢竟自己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來自于陸長生。

  更何況,他可不認為劍堂的資源能夠拿得出青云劍,造化丹,以及太初劍經這種等級的東西。

  紅纓在一旁看著這一幕也是輕輕一笑。

  她也能理解為何劍堂長老這么求賢若渴。

  畢竟葉秋白的劍道天賦確實很高。

  就算是她。

  也沒有見過比之更適合練劍了。

  葉秋白。

  簡直是天生為劍所生!

  到了血獄試煉的入口處。

  此處,已經站著一片人群。

  其中,便能夠看到霍慶明,辛紅衣等人。

  辛紅衣看到了葉秋白,先是一愣,隨后走了過來。

  “你突破到紫府了?血獄過后,我們再來切磋一下。”

  葉秋白笑著點了點頭,并沒有拒絕。

  一旁的紅纓不禁打趣道:“不錯,師兄還挺受歡迎?”

  葉秋白哭笑不得,道:“師妹就別取笑我了,只不過是好勝心作祟。”

  突然,葉秋白朝著左前方看去。

  那里,有著一道帶有殺意的目光看了過來!

  看到目標人物后,葉秋白一愣。

  仇家的人?

  仇立碑看著葉秋白,冷笑一聲,手放在脖子上,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怎么,有人想要你的命?”

  紅纓在一旁說道:“要不要我幫你解決?”

  葉秋白如今是她的師兄,自然要照顧一點。

  葉秋白有些無奈。

  這讓他感覺自己才是師弟,而紅纓才是師姐。

  這樣有點沒面子呀。

  葉秋白道:“沒事的,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來解決就好。”

  紅纓這才點頭。

  這時,儒院長老走上前來,對著眾人說道。

  “這次血獄秘境,不僅僅是對學院榮耀很重要,對于你們自己,也是一次很好的機遇。”

  “其中有著上古強者的傳承,只要繼承,將會對自己的修行產生很大的效果。”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我們書院中的人,不能自相殘殺,進去后,盡量抱團前進。”

  說到這里。

  儒院長老面色凝重,話鋒一轉,沉聲道:“其中的危險,是與機遇相對的,我不想等到你們出來的時候,會有人永遠留在其中。”

  “行了,這次,領隊是鐘悟。”

  頓時,便有一個身上充滿了書生之氣,背著一個小書架。

  而那小書架之中,堆滿了書籍。

  就連鐘悟的手中,也拿著一本書籍。

  霍慶明站在葉秋白旁邊,提醒道:“鐘悟是儒院的大師兄,實力已經達到了紫府境巔峰,聽說已經是儒院的下一任院長繼承人了。”

  葉秋白點了點頭。

  紅纓也是微微詫異,道:“此人身上竟然有一縷書圣之意?”

  不過也僅僅只是驚訝了。

  緊接著,又有一個拿著羽扇的男子走到了紅纓的身邊。

  “這位小姐,待會進去的時候在下會好生保護你的。”

  來者是陣堂林策!

  紅纓瞥了一眼,并沒有接話。

  林策也不在意,站在紅纓的身邊,臉上掛著柔和笑意。

  看向紅纓的目光中竟是帶著一股灼熱之意。

  從上次陸長生帶著紅纓去見了一次秦天南,偶然間被林策看到后。

  林策就對紅纓展開了瘋狂追求。

  葉秋白臉色古怪。

  到時候到底是誰保護誰?

  自己這師妹可是水溢境巔峰強者。

  這時。

  天空中有著一艘巨大艦船駛來!

  艦船的前方,有著兩只蛟龍拉扯艦船前行!

  是天元王朝的艦船!

  艦船緩緩停靠在眾人的上方。

  霍慶明搖頭道:“這天元王朝也太過于張揚了。”

  話音剛落,便有著幾道身影飛身而下。

  “霍慶明,那我們有張揚的資本。”

  其中為首的一人身穿錦袍,看起來極為華貴。

  霍慶明冷哼一聲沒有接話。

  那人也沒有再去糾纏,畢竟是藏道書院的人。

  他們天元王朝也得禮敬三分。

  為首的那人走到儒院長老門前,躬身拜道:“見過先生。”

  幾乎上,天元王朝的皇子,以及朝中重臣,都聽過儒院之人講課。

  所以這一聲先生也不算過分。

  儒院長老微微點頭,輕笑道:“六皇子修為又有長進了,不過還是需多讀圣賢書。”

  六皇子并沒有任何的高傲,虛心點頭道:“受教,多謝先生。”

  儒院長老頷首。

  一旁的辛紅衣撇嘴道:“這六皇子天明很喜歡作秀,不過實力倒是挺不錯的,如今也已經達到了紫府境后期。”

  葉秋白一聽,微微點頭。

  這時,天明突然看向了葉秋白,意味莫名的道:“想必這位就是我天元城當初的天驕,葉秋白了吧?”

  “當時我聽說秋白兄似乎天賦盡失了,如今天賦回歸,又加入了藏道書院。”

  “更是一劍斬殺仇家繼承人,更當著自家老祖之面殺了葉言?”

  葉秋白聞言,眼神一縮。

  雖然聽起來沒什么問題。

  但是六皇子天明在眾人的面前將這些事情說出來就不對了。

  這是捧殺!

  果然,無數人將目光投了過來。

  仇家的人也看向了葉秋白。

  眼中殺意更盛!

  紅纓戲謔道:“師兄,你得罪過他?”

  葉秋白搖頭,他也很不解,明明都沒有見過。

  這時。

  在艦船上,又有幾道身影出現。

  那些人的身上,都穿著一道金色盔甲。

  而在頭盔的上面,印著一個太陽標志。

  葉秋白見了,眼神一縮。

  霍慶明面露驚詫。

  辛紅衣也是頗為不解。

  “落日王朝的人為何會來南域?”

  葉秋白明白了。

  為何自己甚至沒有見過這六皇子天明。

  便會對自己產生敵意。

  看到落日王朝的那一刻,葉秋白全明白了。

  心中不禁有一股怒火。

  姜禪,我不死你心難安是么?!

  待到他日修成,我定將落日王朝斬于劍下!

  而紅纓也從陸長生的嘴中了解到了落日王朝的事情。

  不禁眼神中也露出了殺意。

  如今。

  葉秋白是她的師兄。

  那么便是與她同脈,說是親人也不為過。

  那么。

  本帝的人也是你們能夠碰的?

  在紅纓的心中,落日王朝的人已經被貼上了閻王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