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四十五章 落日王朝到來!
  一天后。

  辛紅衣成功突破到了紫府境后期。

  同時,就連肉身也變強了不少。

  這讓辛紅衣面露喜色,拍了拍葉秋白的肩膀,笑道:“我欠你一個人情。”

  辛紅衣是南域秘族之人,這個人情并不比石生的價值低。

  只是葉秋白并不在意,道:“行了,時間不多了,再往深處走,弄點積分。”

  辛紅衣點頭。

  ……

  接下來的時間當中。

  葉秋白和辛紅衣兩人不斷獵殺魔獸。

  積分也漲的十分之快!

  過程中,葉秋白也成功突破至了紫府境后期。

  同時,借助著這青炎山脈中所蘊含的魔氣,對于天魔九劍的領悟也更加之深。

  到了結束之時,葉秋白的積分達到了4700。

  辛紅衣的積分也來到了2200。

  所有人,都被傳送了出去,回到了北域藏道書院。

  到了廣場中。

  霍慶明和林策走了過來。

  霍慶明好奇問道:“葉秋白,你有多少積分?”

  語氣中帶著得意。

  林策則是翻了翻白眼,道:“霍慶明這家伙偶然間遇到一只奄奄一息的氣海境巔峰魔獸,加上其他的,積分有2100,這是來炫耀的了。”

  霍慶明嘿嘿一笑,畢竟他不是葉秋白的對手,能夠在其他地方勝過他就會很滿足。

  辛紅衣看向林策,問道:“那你呢?”

  林策攤了攤手,道:“1800。”

  這時,荒原等人也湊了過來,剛想問話,有一長老走上前來,道:“各位將積分石交上來吧,這邊會進行排名,然后淘汰一部分人。”

  聞言,眾人都將積分石交了上去。

  荒原問道:“應該都沒問題吧?”

  說這話的時候,荒原主要還是看向了葉秋白。

  葉秋白聳了聳肩,沒有說話。

  辛紅衣則是點了點頭。

  霍慶明道:“沒太大問題了。”

  很快,長老那邊也計算出了排名。

  開始宣布結果,眼神中有些詫異,道:“北域藏道書院,淘汰一人,積分第一為劍朝冕,4500分。”

  結果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嘩然出聲。

  4500!

  要知道,一只紫府境中期的魔獸都只有10點積分,而達到了紫府境巔峰,也不過30積分。

  4500積分,這是殺了多少,亦或是斬殺了更高階的魔獸!

  以劍朝冕的實力,肯定是能辦到的!

  畢竟是北域年輕一代的劍修第一人!

  “應該沒有人能夠超越劍朝冕這個分數了吧?”

  “肯定沒有人能夠超越了。”

  “我聽同門說,劍師兄似乎是獨自斬殺了三頭氣海境中期的魔獸,以及一頭氣海境后期的魔獸!”

  “劍師兄似乎自己都只有氣海境中期吧?更何況,氣海境中期的魔獸便能夠相當于氣海境后期的強者了!”

  “不愧是被稱為年輕一代的劍修第一人。”

  無數人看向劍朝冕的目光都帶著敬畏!

  荒原也是目露凝重。

  鐘悟在一旁道:“是一個勁敵。”

  荒原點頭,“我對上他,估計也只有三成勝率。”

  接下來,長老再次宣布。

  “東域,一人淘汰,積分第一石生,共3900分。”

  3900分!

  雖說比不過劍朝冕的分數,但依舊是一個很高的分數了!

  東域的帶隊長老也露出了笑容。

  這個成績,也已經超乎他的預料了。

  不過,石生卻沒有笑,反而面容凝重,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西域,一人淘汰,積分第一張赫,共3860分。”

  與石生相差的并不大。

  可以說是無比接近了。

  也是一個極為出彩的成績。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南域一方。

  “他們之中,分數最高的應該就是那荒原了吧?”

  “呵,估計那荒原就是南域唯一拿得出手的人物了,畢竟是南域院長的徒弟。”

  “不過相比于劍朝冕和石生等人,估計還差了一點。”

  話音一落。

  長老宣布結果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南域,兩人淘汰,積分第一……葉秋白,4700分!”

  頓時,荒原等人都看向了葉秋白,滿眼難以置信。

  有人也問道:“這葉秋白是誰?”

  劍朝冕也有所反應,轉過頭,看向了葉秋白,目露戰意!

  石生神色復雜。

  張赫臉上依舊笑瞇瞇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4700分?比劍朝冕還要高200分?”

  “他是怎么做到的?此人看上去不過紫府境,怎么可能達到4700分?”

  “難不成是撿了漏?”

  在眾人的目光當中,葉秋白是怎么都不可能達到這個分數的。

  不過葉秋白也并不在意。

  別人的說法和看法,與他何干?

  荒原神色復雜的看了眼葉秋白,道:“干得不錯。”

  霍慶明也是苦笑道:“原本以為這次能夠超過你了,沒想到你把我超了這么多。”

  林策也是無奈道:“這家伙就是一個不能用常理度之的家伙。”

  霍慶明樂了,“也對,不過沒想到,我們兩就這樣被淘汰了……”

  沒錯,南域淘汰的兩人,便是霍慶明與林策。

  一邊,武堂長老也走了過來,拍了拍葉秋白,朗笑道:“好小子,干得不錯,這次給我們南域藏道書院爭光了。”

  儒院長老同樣笑道:“后面的比賽繼續保持,我們此次的目標一定要進入前二名。”

  葉秋白點了點頭。

  前方,那北域藏道書院的長老道:“好了,進行下一場,四域藏道書院,出戰的人可自己分配,進行武道交流,

  最后,一方留下的勝者更多,便哪一方獲勝。”

  揮了揮手,一個箱子便出現在了長老的身前。

  長老隨意抽出兩簽。

  “第一場,東域對陣南域,雙方可以商討一下如何派人出戰了。”

  話音一落。

  北域藏道書院的院長伍德時來到了上空,手掌一揮。

  頓時,在廣場的正中央,一道比武臺從地面升起!

  在比武臺的前方,有著十道座位!

  伍德時和其他三域的院長坐在了位置上。

  不過多時,天空中有著幾道人影踏步而來!

  坐落在了其他的座位上!

  而這次,伍德時沒有坐在首位,首位,依舊空缺,在首位的旁邊,同樣也有一道空缺的座位!

  這讓眾人疑惑。

  是誰,地位比起伍德時還要高?

  突然,天空中,有著兩道蛟龍之吟吼出!

  一道巨大艦船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而艦船的前方,便是兩條身披金甲的蛟龍拉著艦船前進!

  是落日王朝的艦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