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四十八章 碾壓!
  比武臺上。

  氣浪余波不斷朝著周圍擴散!

  臺上更是不斷發出轟鳴之聲!

  靈氣狂暴無比!

  石生和荒原的戰斗還在繼續。

  兩人境界相當。

  石生擁有著天生神力。

  荒原的掌法同樣極其巧妙。

  兩人都無法奈何對方!

  一時間,也分不出勝負。

  這時,石生腳猛地一踩地面,嘴中竟是發出了野獸般的咆哮!

  音波陣陣!

  身上的肌肉在這一刻瘋狂隆起,整個身體都龐大了一倍!

  這一刻,石生的周身有著一股股空間擠壓之感!

  僅僅只是肉身的力量,便能夠影響周遭的環境!

  可見石生的肉身力量有多么強大。

  荒原見狀,雙目一凝。

  雙手一翻,那一道道青芒宛如鎧甲一般覆蓋在了雙手之上!

  那青芒之中,宛若帶著木之意境!

  沒錯,荒原已經摸到了木之意境的門檻!

  也正因為如此,才使得荒原的掌印綿綿不斷,靈氣生生不息!

  石生見狀,咧嘴一笑,道:“一擊定勝負?”

  荒原沒有說話,但是目中流露出的凝重,以及那快速凝聚于手掌的靈氣都代表著荒原的想法!

  力量在這一刻凝聚,石生猛然一踏,朝著荒原暴射而去!

  荒原一聲冷哼,翻掌拍出!

  那一道道青木掌印宛如翻江倒海一般,席卷向石生!

  轟隆隆!

  石生的拳頭不斷砸落在那些掌印之上!

  掌印不斷破碎,石生的身體也不斷欺身而入!

  只是,石生的力量也在快速消散!

  顯然,雙方都在不斷的消耗靈氣!

  誰的靈氣先行耗盡,誰便能夠獲勝!

  所有人都緊緊的盯著臺上兩人。

  這等戰斗,估計也只有劍朝冕等人能夠參與進去!

  半晌。

  臺上的狂暴靈氣漸漸消散。

  兩人的身影,同時退后。

  如果仔細觀看,便能夠發現。

  如今兩人的臉色都稍顯蒼白!

  顯然,這樣高強度的對拼,讓兩人靈氣消耗巨大!

  “所以到底是誰勝了?”

  當這個問題問出之時。

  荒原道:“就到這里了吧?”

  石生也贊同的點頭道:“那就算平手?”

  “平手。”

  一旁的長老見狀,也上臺宣布了結果:“南域荒原,戰東域石生,平手!”

  眾人嘩然!

  這個結果顯然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南域畢竟太過于落后。

  按照平常的情況來看,雙方帶隊之人的戰斗,南域每次都會被碾壓。

  而如今卻戰了個平手!

  長老上臺道:“如今,各方還剩一人,上臺吧。”

  東域,剩一名紫府境巔峰的男子。

  而南域,則只剩下葉秋白。

  在眾人的目光下,兩人走上了比武臺。

  頓時便掀起了低語之聲。

  “終于輪到葉秋白了,我倒是想要看看,這葉秋白到底是如何以紫府境后期的實力取得比劍師兄還高的積分。”

  “境界的差距是很難用其他東西彌補的,更何況,雙方都是書院天驕。”

  “是驢子是馬,等打完就知道了。”

  臺上。

  東域那男子持劍道:“你們南域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不錯了,可以止步了。”

  葉秋白并沒有回答。

  畢竟,說這么多話也沒用,用實力來證明便好。

  東域那男子見狀,微微皺眉,隨著長老一聲“開始”道下,便朝著葉秋白揮劍斬去!

  男子的劍法極其精妙,劍氣將葉秋白的所有退路封鎖,使得葉秋白不得不正面應敵。

  不過葉秋白也沒打算后退,木劍滑入手中,直面那一道道劍氣,不斷斬去!

  “木劍?”

  “太拖大了吧?對方可是紫府境巔峰。”

  “裝腔作勢,那木劍很快便會被絞碎!”

  事實并沒有如同這些人所說一般。

  那木劍,如同這世間最堅固的寶劍,在那劍氣之中,沒有絲毫的損壞,甚至于連木屑都沒有斬出!

  而反觀那一道道劍氣,在木劍之下不斷破碎!

  這讓那東域男子一驚,雖說他沒有使出全力。

  但是也不是一個紫府境后期之人能夠如此輕易抵擋的。

  剛想再度揮劍。

  卻見葉秋白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男子臉色大驚!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葉秋白眨眼間竟是出現在了男子的面前,木劍已經落在了他的脖頸!

  沒有花里胡哨的劍技!

  也沒有那漫天的劍氣!

  這是單純的實力壓制!

  無論是速度,還是出手的時機,都讓東域男子毫無招架之力!

  東域男子滿臉難看。

  他竟然會被一個南域蠻子如此干脆利落的解決?

  而且對方的境界還比他要低!

  看著葉秋白那古井無波的眼神,沒有絲毫驚喜,也沒有任何的快意。

  仿佛這一切都理所當然。

  這讓東域男子更顯頹廢。

  原來自己看不起的人,也不被對方放在眼中!

  長老這時上臺宣布道:“南域葉秋白,勝!”

  “本次交流,南域剩兩人,分別是荒原以及葉秋白。

  東域剩一人,石生。

  綜上,南域晉級。”

  石生臉色微微難看。

  眾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不僅僅是對于東域會輸。

  更驚訝的是葉秋白的實力!

  一個紫府境巔峰之人,都被葉秋白以紫府境后期的人碾壓。

  連底牌都沒有試探出來!

  這說明了什么?

  說明葉秋白的實力遠不止如此!

  西域的人看著這一幕,有人臉色平靜,也有人略顯詫異。

  “這一屆,南域的實力好像比往屆都要強啊。”

  “而且還強上不少,東域雖然是第三,但是整體實力恐怕比起我們也弱不上太多。”

  “其實也怪東域太過于輕敵了。”

  北域一方,有人訝異道:“這次南域好像不太一樣了。”

  劍朝冕則是淡淡的看向臺上的葉秋白,若有所思。

  臺上,秦天南露出了一抹笑容。

  而東域書院的院長,臉上看不出表情。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和地位。

  已經不會將心中所想的表露在臉上。

  “恭喜秦院長了。”

  秦院長抱拳道:“僥幸而已。”

  伍德時也笑道:“看來,這次南域收到了不少好苗子,就單論你的徒弟荒原而言,已經摸到了木之意境的門檻,相當不錯了。”

  說了荒原,卻斷然未提葉秋白!

  顯然,葉秋白的表現還不夠驚艷!

  入不了這些人的眼。

  秦天南卻笑笑,沒有說話。

  首位,姜禪看著這一幕,微微松了口氣。

  PS:昨天跨年去了,早上起來又停電,晚了太久抱歉,今天盡量多更一些。

  另外,祝大家跨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