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四十九章 欲要一戰!
  南域晉級。

  接下來,便是北域以及西域之間的比斗。

  在上一屆。

  西域書院排名第二。

  北域書院排在首位。

  雖然只差了一名,但是實力的差距還是挺大。

  高臺之上。

  皇天明笑著道:“今年我北域有劍朝冕,恐怕能夠再次奪魁了吧?”

  眾人見皇天明偏向北域,并不覺得奇怪。

  畢竟落日王朝便坐落于北域。

  伍德時笑道:“朝冕已經摸到了劍意門檻,但是其他人也不弱,比如秦院長的弟子便摸到了木之意境的門檻,

  張赫的佛門金剛體同樣修煉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

  所以,一切還是有變數。”

  聽上去很謙遜,實際上還是覺得劍朝冕更勝一籌。

  聞言,皇天明看著下方,笑道:“那我倒是挺期待南域劍修的表現。”

  南域劍修?

  那不就是葉秋白么?

  秦天南看了過去,微微皺眉。

  他作為南域藏道書院的院長,自然明白葉秋白的一些事情。

  如今聽皇天明這一說。

  恐怕,他此次前來的目的便是為了葉秋白!

  這讓秦天南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能夠以紫府境中期的實力碾壓比他更高境界的人,天賦定然不錯,也不知道與劍朝冕比斗一下結果如何。”

  “還是先看看與西域之間的比斗吧。”

  另一邊。

  比武臺上。

  北域和西域的戰斗已經展開。

  雙方都有四人。

  其中三人的實力相差并不是很大。

  在張赫出場解決掉一人后,西域和北域都只剩一人。

  也是雙方的領頭人物。

  劍朝冕與張赫之間的戰斗!

  兩人的境界相同。

  皆為氣海境初期。

  張赫修煉了佛門金剛體,肉身無敵!

  而劍朝冕已經摸到了劍意門檻,無堅不摧!

  這一場戰斗,也極其讓人期待!

  但是,劍朝冕更被人所看好。

  畢竟,不僅僅在北域,在其他三域,劍朝冕的名字也極為出名!

  年輕一代,劍修第一人!

  有望成就劍圣!

  種種光環,讓劍朝冕的聲名極其顯赫!

  葉秋白也好奇的看向上方。

  他也想知道,同輩劍修中,這個被稱之為第一人的劍道實力到底如何。

  長老退下,比斗開始。

  張赫雙手握拳,全身似乎圍繞這佛光,腳步一震,朝著劍朝冕暴沖過去!

  劍朝冕單手持劍,一手負后,看著張赫欺身而來,并沒有動作。

  待到張赫近身之后。

  才一劍刺出!

  這一劍,極為平凡,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劍芒。

  有的只是那劍身之上覆蓋的意!

  那若有若無,絲絲縷縷的劍意!

  可就是這一股劍意,讓在場眾人都不由得眉頭凝重了起來。

  鋒銳無比!

  就連張赫都臉色大變。

  隨即大喝一聲,全身佛光大盛!

  更是有著金芒覆蓋了自身,如同金色鎧甲一般!

  佛門金剛體!

  西域佛門的煉體之術!

  修至臻境可無堅不摧!

  只是,這世間哪有無堅不摧之法?

  面對劍朝冕的劍意。

  張赫的雙拳竟是直接被戳出了血洞!

  那佛門金剛體,在劍朝冕的劍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這讓眾人不禁大驚!

  張赫面色驚變,捂著拳頭后退。

  劍朝冕依舊表情不變。

  “境界相當,卻無法讓劍朝冕動一下么?”

  “只是一劍,便破了張赫的佛門金剛體。”

  “這才剛剛摸到門檻,要是讓劍朝冕真正領悟劍意,實力該達到何種層次?”

  荒原看著這一幕,同樣面露凝重。

  捫心自問,他雖然摸到了木之意境的門檻,但是木之意境的層次卻遠遠比劍之意境要低。

  如果是自己上,恐怕不會比張赫要好上多少!

  而且,張赫的功法也要極為克制荒原。

  這樣算起來,恐怕南域也只能得到第三的位置。

  第三,依舊不足以改變秦天南要被取代的事情!

  這讓荒原的臉色極為難看!

  辛紅衣則是走到了葉秋白的身邊,臉色依舊蒼白,出聲問道:“葉秋白,你和這劍朝冕打,誰會贏?”

  葉秋白淡淡道:“我會贏。”

  劍修,直來直往,說話也是如此。

  不會撒謊,不會拐彎抹角。

  是什么就是什么!

  就比如葉秋白覺得劍朝冕不是自己的對手一般。

  這時候,比武臺上的戰斗也分出了勝負。

  張赫那如同身披金色鎧甲的身體上,已經出現了數個血洞!

  氣息極其萎靡!

  而劍朝冕,依舊站在原地!

  臉色不變。

  誰勝誰負,一眼可知。

  長老此刻走上比武臺,對著劍朝冕露出了欣賞的眼光,隨即說道:“此戰,劍朝冕勝!”

  “同時,北域剩一人,北域晉級。”

  北域的晉級。

  并沒有如同南域晉級那般出乎意料。

  仿佛是意料之中,應該的事情一般。

  不過這也當然,北域這幾屆一直保持著東道主的位置。

  不拿第一才是奇怪。

  張赫下臺。

  只是,劍朝冕并沒有下去,依舊站在那上面。

  眾人疑惑。

  就連伍德時也看了過去。

  就當所有人疑惑之時。

  劍朝冕看向了南域書院代表隊所在的方向。

  目光落在了葉秋白的身上。

  語出驚人!

  “后面也沒什么意思了,我們兩人決勝負便好。”

  眾人皆驚!

  “誰?”

  “與南域書院當中的人,直接決勝負?”

  “難道是荒原?不過荒原的實力與張赫相差無幾,怎么可能能夠讓劍師兄提起戰意?”

  可是,荒原卻不這么想,因為劍朝冕的目光明顯不是落在他身上的。

  而是看向了身后的葉秋白!

  在劍朝冕的眼神中,荒原沒有看到他!

  這讓荒原不由得一驚,為何劍朝冕會想要主動挑戰境界差距如此之多的葉秋白?

  高臺上,四大院長看著這一幕,也饒有興趣,沒有阻止。

  葉秋白迎上了劍朝冕的目光,淡笑道:“這合規矩?”

  劍朝冕面無表情,“為何不合規矩?其他人都不是我的對手,只有你,讓我看不透。”

  狂妄!

  狂妄至極!

  但是,卻無人反駁劍朝冕!

  從剛剛劍朝冕如此云淡風輕的擊敗張赫來看,他說的是事實。

  只是,大家懷疑,為何劍朝冕會說看不透葉秋白?

  對方明明只是紫府境后期。

  與劍朝冕相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

  葉秋白。

  他怎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