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八十三章 求道山下的女子
  云景悟了。

  當他聽到了陸長生的話后,舍棄了劍眼。

  用心去感受劍。

  而這一做法,無非是破而后立!

  陸長生看著這一幕,不禁一陣無語。

  他隨口說的啊。

  咋又領悟了。

  我這嘴真這么厲害?

  云景此刻睜開了雙眼,眼中一片清明。

  隨即,走上前去,臉色肅然,對著陸長生抱拳恭敬道:“多謝前輩!”

  要知道,他已經在這道功法上,停滯了不知道多長時間。

  如今,在陸長生的指導之下,突破后,自然驚喜無比!

  同時,心中也是對陸長生更加崇敬。

  這一句話,就讓他頓悟了。

  這對劍道的理解和實力得有多強啊!

  不愧是教出葉秋白這種徒弟的人啊!

  看著云景那變得愈加崇拜的眼神,陸長生一臉懵逼?

  這又是怎么了?

  “行了,既然目的已經達到,那我就先走了。”

  陸長生還想回去睡一會呢!

  這邊又沒床,又沒有熏香啥的。

  睡起來真不習慣。

  聞言,云景急忙道:“我送送你吧,前輩。”

  “留步留步。”

  說完,陸長生便消失在了原地!

  離開了北域。

  看著陸長生離開的背影,云景不由得感嘆一聲,道:“怪不得葉秋白當初要拒絕我……”

  說完,云景也朝著北域藏道書院,院長所在的地方走去。

  來到了此處。

  伍德時見到云景不禁一愣。

  “云老,你怎么來了?”

  一般,云景是不會來此處的,畢竟在他的心中,只有劍道。

  對管理學院這些東西,都不感興趣。

  云景看著伍德時,提醒道:“以后,葉秋白那邊有什么事的時候,能幫就一定要幫!”

  伍德時一愣,“葉秋白?為何云老對此子如此上心?”

  在伍德時的眼中。

  葉秋白無非就是一個天賦極其好的年輕人。

  在能力范圍內,幫幫小忙伍德時也不會介意。

  畢竟交好一個天賦如此妖孽的年輕人,對他們來說也是有好處的。

  不過云景話中的語氣,更偏向于能幫就幫,不能幫也要硬著頭皮上的那種!

  這就讓伍德時有些納悶了。

  云景淡淡道:“你別管這么多,你只要記住,幫助葉秋白,到時我們藏道書院會有一場造化!”

  說完,云景便離開了此地。

  伍德時聽后,眼神凝重。

  雖然沒有聽到理由,但是對于云景的話,伍德時還是深信不疑的。

  ……

  又是半月過去。

  葉秋白與百煉之地的排名再度爬升!

  以一種令人咂舌的速度,來到了第五名!

  而此刻,葉秋白已經能夠在第40層中挑戰乾元境魔獸!

  雖說只是乾元境初期!

  但是要知道,葉秋白如今只是氣海境中期啊!

  而想要進入41層,就必須挑戰洞口守衛。

  葉秋白沒有著急,而是走出了百煉之地。

  他需要將這些天的一些感悟吸收。

  有些東西不能操之過急。

  就如同道基,葉秋白隨時都能夠突破到氣海境后期,不過他在可以壓制!

  他想要將道基打造得更加穩固!

  這樣才能夠走得更遠!

  “也不知道我現在的積分夠不夠進入求道山……”

  葉秋白如今手中有1230的積分。

  其中包含了排名獎勵,以及擊殺魔獸的獎勵。

  他想要進入求道山,借此鞏固感悟。

  在他人的指路之下,葉秋白來到了一處樹林當中。

  據說,在樹林的盡頭,便是求道山。

  而這樹林之中,充滿了迷霧。

  伸手不見五指。

  葉秋白按照路線,朝前走著。

  漸漸的。

  前方的迷霧開始慢慢變淡。

  一座小院。

  隨著葉秋白往前走,漸漸顯現在了他的眼前。

  而在小院的后方,便有著一座山!

  山頭雖然看上去沒什么特別。

  但是仔細感受,卻能夠感悟到有一道道隱隱約約的晦澀道意流動!

  顯然,那便是求道山!

  可是在求道山下方,竟然有著一個小院?

  有什么人能夠住在此處?

  葉秋白搖了搖頭,沒有在意,朝著那求道山走去。

  在小院和求道山之間,有著一條小溪隔開。

  溪流極為清澈。

  正當葉秋白想要一躍而過之時。

  他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白發女子。

  女子的容顏,不似人間凡女。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

  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但是,在女子的周身,有著一層層冰霧。

  當女子的玉足親親點在水面上之時,那一片溪流,竟是瞬間結冰!

  這讓葉秋白有些好奇。

  緩緩走了過去。

  到底是什么體質能夠做到這一點?

  而白發女子發現了走過來的葉秋白,嬌聲道:“不要過來,不然你會有危險的!”

  聞言,葉秋白一愣。

  危險?

  只是靠近,能有什么危險?

  白發女子顯然看出了葉秋白的疑惑,臉上帶著一點苦澀,道:“是因為我的體質原因,靠近我的人和物,都會被瞬間凍成冰,斷絕生機。”

  聞言,葉秋白心中微驚。

  這是何等體質,能夠這么霸道?

  不過,又看到了白發女子的眉間有著說不盡的憂愁,不禁道:“那你一定過的很孤苦吧?”

  說完這番話。

  葉秋白自己的心中一驚。

  如果是平常,一個不相識的女人,他不會去管,更不會說出這種話。

  但是這個白發女子不同。

  其體內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吸引著他!

  孤苦?

  聽到葉秋白所言。

  白發女子一愣,撫了撫耳邊長發,“習慣了。”

  “那你在河邊做什么?”

  白發女子看著那片因為自己而結成冰的水面,那水面之中,有一條小魚兒。

  臉色微微透紅,帶著一點羞意,指著那被凍住的小魚兒道:“我……我就是想吃烤魚了。”

  “可是,我的體質,又無法生起火。”

  聽到這里,葉秋白不禁啞然失笑。

  “你……你笑什么?”

  葉秋白搖了搖頭,走了過去。

  “哎,你別過來,你這樣會沒命的!”

  葉秋白笑道:“試試,萬一不行我會退開。”

  說完,葉秋白一步一步走向白衣女子。

  慢慢的,走進了那冰霧當中!

  而這時,在葉秋白的周身,竟然有著一股生生不息之意,籠罩了他!

  將那冰霧隔絕在外!

  是太初劍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