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316章 以大欺小?
  鄭浩渺從小到大,便頭頂天才光芒。

  在所有人崇敬,且敬畏的眼神中成長。

  又受到了內陸一流勢力長老的看好,收其為親傳弟子。

  種種事件,都讓鄭浩渺的內心極度膨脹。

  期間,沒有任何受挫。

  往往都能夠碾壓同境對手!

  在鄭浩渺的眼中,同境之人,都能夠戰而不敗。

  更何況低境界之人?

  可如今。

  鄭浩渺卻被一個虛神境后期的人給打敗了?

  被碾壓至雙膝跪地?

  可以說,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

  也就是因為這種落差。

  使得鄭浩渺高傲的內心無法接受,導致道心開始動搖。

  鄭永安看著面色灰敗,眼中有著一股迷茫之色的鄭浩渺,不禁暗嘆一聲。

  他這個兒子。

  這一生過的太過順風順水了。

  這也就導致,性格太過高傲。

  過剛易折。

  這個道理他不止說過一次。

  可是,鄭浩渺一意孤行,執意不改,依舊輕蔑任何人。

  認為自己的天賦,不輸給任何人!

  如今,翻了個大跟頭。

  有利有弊。

  如果跨過去了。

  那么,鄭浩渺的心境將會有一個極大的跨越,實力境界,也會一改往日,更上一層樓。

  只是。

  如果沒有跨過去。

  那么鄭浩渺這輩子的成就,也就有限。

  這會成為他心中永遠的夢魘……

  當然。

  作為鄭浩渺的父親。

  鄭永安心中依舊有些不悅,深深的看了眼石生。

  石生感受到了城主的目光。

  同樣看了過去。

  眼神純凈,沒有絲毫的驚慌。

  平淡異常。

  這倒是讓鄭永安微微一驚。

  身居高位多年,身上的氣勢威壓都比普通修道者要強上不少。

  與之對視,石生卻宛如沒事人一般。

  可見其心境多么穩固了。

  隨即。

  鄭永安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女兒,鄭永琪,眼神深邃。

  鄭永琪察覺到了自己父親的目光。

  眼神清冷,點了點頭。

  她明白父親的意思。

  她也知道,該怎么做。

  雖然是比賽。

  切磋之時,世事難料,有所損傷,實屬正常。

  話是這么說。

  但是,人不應該都更偏向于自己的血親?

  看到自己的兒子,受到了如此傷害。

  雖然對方沒錯,但是又怎么可能不會有情緒?

  有些人理性。

  那只是激怒他的點還沒有達到而已。

  一旦激怒。

  理性的人,也會變得感性。

  而下一場,也不需要抽簽了。

  甚至于,也不需要戰斗。

  葉秋白,石生,以及小黑,鄭永琪皆是確定了名額。

  也無人想要挑戰名額席位。

  鄭浩渺道心動搖。

  長棍男子也是自認為無法打過對方,苦笑搖頭。

  這一場景。

  也令眾人極為驚駭。

  草堂傭兵團的三人,無一人進入半帝之境!

  卻占據了昆侖天池的三個名額!

  三人,皆有之越階作戰的能力!

  特別是葉秋白。

  竟是以虛神境初期的實力,戰勝了足以沖擊帝境的半帝強者!

  只能說……太夸張了。

  不過,葉秋白的劍道境界是與修道境界不對標的。

  大劍宗的境界,讓他已經超越了本身的修道境界。

  楊振淮也是喜笑顏開。

  雖然葉秋白三人,都不是他們楊家的嫡系。

  但是,卻是以楊家的名義,參加本次名額爭奪。

  所以,之后的資源劃分,亦或是對于楊家的聲望以及話語權,都有著巨大的提升!

  同時,也是贊賞的看向了楊齊,道:“齊兒,多虧了你啊!”

  要不是楊齊的建議。

  以及不惜付出轉讓家主繼承人的身份,留住了草堂傭兵團的這三人。

  那么,楊家真要哭死去……

  可是。

  不等眾人討論完畢。

  鄭永琪的清冷的聲音,響徹了這片比武臺。

  “還有一個人沒戰過,我想切磋切磋,不然,就這樣奪取了昆侖天池的名額,免得說我是靠運氣奪得的。”

  眾人都看了過去。

  心中一顫。

  顯然。

  城主府是想要報復了。

  鄭永琪,欲要挑戰小黑!

  葉秋白也看了過去,輕笑一聲,道:“城主府,莫不是輸不起?”

  此言一出,城主府一方的人都是怒目而視!

  一道道龐大的氣勢,朝著葉秋白碾壓而去!

  鄭永安也是淡淡的看了過去,踏前一步,道:“黃口小兒,何出此言?”

  帝境后期的實力,爆發而出!

  壓迫感如泰山一般,壓向了葉秋白!

  葉秋白眼瞳一縮,微微彎腰。

  隨即,并指朝天,劍指探出!

  劍域展開!

  大劍宗之意,沖霄而起!

  欲要抵御這股恐怖的力量!

  眾人驚駭。

  葉秋白。

  竟是想以虛神境初期的實力,抵抗云起城城主,帝境后期的頂尖強者?

  看著周身劍意洶涌,不斷抵抗著壓迫力。

  卻依舊沒有彎下雙膝的葉秋白。

  鄭永安微微挑眉。

  “你倒是讓我挺感興趣,看看你能夠堅持多久。”

  說罷,一指探出。

  威壓再度增強!

  葉秋白雙眉微皺。

  這時。

  一名老者,出現在了葉秋白面前。

  葉秋白身上的威壓,也由此消失。

  老者淡淡看著鄭永安,道:“城主閣下,欺負一個小輩,不太好吧?”

  楊振淮立馬恭敬道:“老祖。”

  老者正是楊家老祖!

  帝境中期的強者。

  鄭永安微微皺眉,隨即揮了揮手,轉過身去,道:“不過是想看看小輩的天賦而已。”

  見鄭永安不再出手。

  楊家老祖回過頭,看向了葉秋白三人,道:“你們很不錯,楊家能夠結識你們,也算是這些年來做得最對的一件事。”

  說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這時。

  一旁的小黑踏前一步。

  周身魔意環繞!

  一步踏在了比武臺上,看向了鄭永琪,魔意盎然!

  “上來。”

  僅僅二字,充斥著不可拒絕之意!

  石生看著小黑,笑著道:“看來那個女人要慘了。”

  他們都很清楚。

  如今的小黑。

  生氣了!

  鄭永安以大欺小。

  既然如此。

  小黑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他的眼中。

  鄭永琪又何嘗不是小輩?

  鄭永琪也是微微一愣。

  心神激蕩!

  當反應過來后。

  眼神中掠過一抹慍怒。

  拔出了一柄細劍。

  細劍,由冰雪之色覆蓋!

  在劍柄上,有著兩朵冰花點綴。

  寒意涌動!

  感受到這股氣息。

  楊振淮皺眉,道:“這是,寒靈宗的功法氣息?”

  寒靈宗。

  內陸的一流勢力!

  在一流勢力中,也屬于極為強大的存在!

  乃是擁有合道境強者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