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342章 大舅子!
  看到葉秋白的點頭。

  石生才解釋道:“與我修煉的功法有關……”

  話還沒說完。

  臨界便打斷道:“既然與你的功法有關,就不用再說了。”

  畢竟。

  一個人修煉的功法,乃是一個人的根本所在。

  這種事情,不宜說出。

  而臨界能夠知道這一點,并且付諸行動。

  這不禁讓葉秋白再度高看了此人一眼。

  臨界將目光再度看向葉秋白,道:“你的劍道很不錯,有空可以來星隕劍宗找我切磋切磋。”

  葉秋白笑著點頭。

  “下次一定。”

  臨界點了點頭,欲要離去。

  慕賜生對著葉秋白等人點了點頭,隨著臨界。

  這時,葉秋白叫住了慕賜生,道:“你姓慕?”

  慕賜生聽了,微微一愣。

  隨即點了點頭。

  他姓慕這一點,不是什么隱秘之事。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慕家之人。

  看著眼前面色靦腆,躲在臨界身后,有些羞怯的清秀男子。

  突然笑了笑。

  “你,是不是有個姐姐或者妹妹?”

  慕賜生又是一愣。

  “額……有,你說哪個?”

  “慕梓晴。”

  “梓晴?”慕賜生點了點頭,不過眼神又有些疑惑。

  慕梓晴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

  葉秋白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過,看到慕賜生的臉色。

  葉秋白也得到了答案,舒心的笑了起來,道:“沒事,大舅子,接下來你要去哪里?”

  小黑和石生不禁啞然失笑。

  大舅子???

  慕賜生愣了愣。

  不過,還是下意識的回答了葉秋白的問題,弱弱回答道:“跟臨界哥去星隕劍宗……”

  葉秋白眼神一亮。

  “那正好呀!”

  看向一旁一臉懵逼的臨界,道:“臨兄,我不是還得跟你切磋切磋嘛?正好,我們跟你一同前往星隕劍宗!”

  “再者,我可是一直很仰慕星隕劍皇的,讓我去朝圣一番,也算是了卻我的心愿了。”

  石生和小黑聽了,滿臉黑線。

  星隕劍皇之名,才從牧浮生得知不久。

  怎么就一直仰慕了?

  似乎是看出了兩人表情中的意思。

  葉秋白也不臉紅。

  慕賜生可是自己未來的大舅子!

  提前跟他搞好關系,那不就能更穩一點?

  師尊常言。

  如果沒有把握的事情。

  要么別去做。

  要么就去制造把握!

  當然,這最后一句話是葉秋白自己憑空幻想出來的……

  陸長生怎么可能說出這種話……

  沒有把握的事情?

  躲著還來不及呢!

  還擱這制造機會,你怎么不直接去送死呢?

  不過,話都已經說到這里了。

  臨界也沒有理由拒絕。

  人家都說,要去朝圣老祖了,這怎么拒絕?

  臨界哭笑不得的點了點頭。

  “那就隨我一起吧。”

  “走著!”

  雙方五人,一同朝著昆侖天池外邊離去。

  在路中。

  臨界提醒道:“葉兄,你們先是擊殺了寒靈宗和玄明崖的人,不僅僅讓他們無緣此次昆侖天池,更是斬殺了他們多名天驕人物。”

  “還有神槍門,以及絕情劍谷的天驕。”

  “這四個宗門,皆是一流勢力,對方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絕情劍谷,也就是小黑一拳轟碎的那名劍修所在的宗門。

  葉秋白淡淡笑了笑。

  不怎么在意的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們不會惹事,但也絕對不怕事。”

  “你說,我們跟他無緣無故,就要殺我們,總不能只準他們殺我,我不殺他們吧?”

  “換做是你,你會怎么做?”

  聞言。

  臨界笑了笑,也沒有再去提醒。

  因為,如果換做是他,選擇也會與葉秋白一樣。

  他們的劍。

  月缺不改光,劍折不改剛!

  為了一些事情,委曲求全?

  有違心中劍道!

  在劍之一途中,也不可能走遠。

  “或許,你可以加入我星隕劍宗?”

  “這樣,對方也不會太過明目張膽的對付你們。”

  星隕劍宗雖然已經淪落為一流勢力的末尾。

  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其底蘊,依舊還是有的。

  這也是為何,星隕劍宗依舊能夠存在的原因之一。

  更何況。

  暗地里,有著無邊皇朝的援助!

  葉秋白笑著搖了搖頭,道:“多謝臨兄好意了,我們已有師門。”

  聞言,臨界聳了聳肩,也不再勉強。

  ……

  當五人結伴出來之時。

  立馬便有著數道目光,以及帝境甚至于帝境之上的氣息,鎖定了葉秋白,小黑以及石生三人!

  看都不用看。

  三人都知道。

  這些人都來自于哪些勢力!

  這時,天空之中。

  銀甲禁軍從巨獸之上下來!

  那些蠢蠢欲動的氣息這才暫時消失。

  牧浮生從上走了下來,道:“如今,昆侖天池的神物,已經有了主人,從此,昆侖天池禁制消失,同時,昆侖天池的名額,也會取消。”

  如今的昆侖天池,已經是一個普通的池水罷了。

  這名額,自然要取消。

  “各位可以離去了。”

  “然后,得到了天池神物之人,上來一敘。”

  說完,牧浮生便轉身回到了巨獸背上。

  眾人微微抱拳,相繼離去。

  不過離去之時,眼神貪婪的看了石生一眼。

  同樣,里面也包含了仇怨……

  臨界則是無所謂的站在葉秋白身邊,道:“那我們就在昆侖城的昆侖客寨等你們,事情結束后來找我們。”

  葉秋白點了點頭。

  與石生小黑二人,朝著巨獸之上飛去。

  ……

  府邸當中。

  被隔音陣法包圍。

  外界之人,無法聽到其中的信息。

  此刻。

  牧浮生便在庭院之中擺下了一桌好酒。

  看著葉秋白三人的到來,笑著道:“這回可是便宜你們了。”

  葉秋白也是笑了笑,道:“殿下請我們來,莫不是想要以皇朝之名,回收神物?”

  聞言,牧浮生怒罵道:“放你娘的狗屁!我是這種人啊!”

  “更何況,你們能夠得到神物認可,說明你們的天賦很強,我為何不去與你們交好,反而搶奪神物,讓你們記恨?”

  “我看起來像是傻逼么?”

  葉秋白大笑,拍了拍牧浮生的肩膀,坐下來道:“別生氣嘛,開玩笑的。”

  牧浮生冷哼一聲,道:“這種玩笑可不要開。”

  “對了,你準備怎么應付寒靈宗那群人?”

  “要不,直接加入我無邊皇朝,跟隨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