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全部目錄 > 第366章 碾壓!
  如今。

  神槍門與寒靈宗、玄明崖的生死已經捆綁在一起。

  如若不出手,對于他們也是一種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兩名合道境的宗主亦是全力幫助神槍門門主抵御陸長生的這一擊!

  寒靈宗宗主抽出細軟長劍,一到附加著寒冰之意的強大劍意,朝著陸長生的這一劍指激射而去!

  玄明崖的宗主,身體周身有著無數陰邪之力環繞。

  匯聚一身,一掌拍出!

  一道充斥著無數鬼魂的陰邪之力朝著陸長生拍去!

  三道攻擊同時抵抗著陸長生的這一劍指。

  卻讓他們依舊感受到一股無法抵御的感覺!

  三人面色極為難看,身形在不斷的后退!

  而這一幕。

  星隕劍宗的弟子看著這一幕。

  面露震驚之色。

  陸長生一人與三名合道境初期的人頂級強者作戰,卻依舊能夠保證壓制!

  他們在想。

  陸長生,也就是葉秋白三人的師尊。

  究竟在何種境界!

  三名合道境實力的強者,卻依舊無法壓制

  真實實力,全力施展,到底能夠達到什么程度?

  他們不知道。

  但是,絕對要比三宗宗主要高!

  劍無鋒看著這一幕,臉色驚駭。

  心想。

  怪不得葉秋白三人沒有猶豫,就直接拒絕了他們的邀請。

  臨界臉色凝重。

  他一直懷疑,為何葉秋白三人的天賦實力如此之強。

  無論是越境作戰。

  亦或是天賦悟性,都是遠超于他們的存在。

  這種人,在無邊界域之中,不可能是岌岌無名之輩。

  所以,臨界認為,葉秋白三人一定來自于其他界域。

  而無邊界域,是低緯度之中最強的界域。

  能夠比無邊界域還強的存在,實屬少見。

  三人的攻擊不斷抵御著陸長生的這一道劍意。

  卻是節節敗退!

  仿佛沒有絲毫抵御的能力一般。

  神槍門門主等人心中十分驚駭。

  對方的境界,他們觀測不到,究竟是在何等境界?

  隨手一指,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威勢!

  令他們三名合道境強者都難以抵擋?

  這時,在陸長生旁邊。

  神槍門的那名太上長老悍然出手!

  手持長槍,搶道無上之境!

  合道境中期的修為,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如今,已經顧不上偷襲不講武德這一說了。

  對方如此輕易的就碾壓了三名合道境初期強者。

  那也就說明,他的實力定然在中期之上!

  這等人,一定要盡快鏟除!

  多名合道境強者的同時出手。

  令周圍的空間極為不穩定!

  劍無鋒以及守門老者,皆是同時出手,不斷穩固著周圍的空間!

  這里畢竟是星隕劍宗的老家。

  一旦這里的空間被毀。

  對他們宗門會有極為嚴重的損失!

  陸長生瞥了瞥眼,便發現了對方的偷襲手段。

  另一只空余的手,化拳為掌朝著那名神槍門的太上長老拍去!

  這名太上長老微微一驚,果然沒有使出全力么?

  在同時面對三名合道境強制之時。

  依舊能夠空出一只手對他進行防御!

  一槍刺出。

  劃破空間!

  如同刺穿天地一般,刺在了陸長生的掌心之處!

  可是。

  陸長生的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

  依舊一臉毫不在意的模樣。

  可是。

  那名太上長老,臉色卻是劇變!

  仿佛他手中的長槍,是刺在了天穹亦或是不可破之盾上!

  陸長生冷眼道:“偷襲,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說完,那只手竟然猛然將槍尖握于手中。

  微微一抖。

  在那槍尖之上,竟是有著道道裂縫不斷產生!

  那一道道裂縫,不斷衍生,衍生到了長槍全身。

  咔擦……

  一道令人驚駭的聲音傳出。

  在太上長老驚駭欲絕的目光當中,這柄長槍竟是寸寸斷裂!

  要知道,他的長槍等級可不低啊!

  隨即。

  陸長生虛空一探。

  那名太上長老臉色一驚,自己的身體仿佛受到了牽引一般。

  無論怎么掙扎,都是掙扎不脫!

  就這樣。

  直接被陸長生一手握住了腦袋,握于手掌之中!

  陸長生笑道:“既然出手,那就要想好動手失敗后的效果。”

  隨即。

  也不等這名太上長老多說什么。

  陸長生的手掌微微用力。

  一股劍道規則之力直接沖入了這名太上長老的體內!

  在其體內不斷呼嘯!

  破壞著他的體內生機!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這名太上長老便再無任何生機!

  如同碾壓一般,將一名合道境中期的強者震殺!

  這等實力。

  太過恐怖……

  神槍門門主痛苦的閉上了眼。

  太上長老的陣亡。

  也意味著就算這一次逃過去。

  勢力也大不如往前了。

  可能會被其他仇家吞噬!

  從此跌落二流勢力!

  可以說。

  如今的神槍們,名存實亡!

  當然……

  能不能逃過這一劫。

  還是兩說。

  陸長生在斬殺這名太上長老的時候,并沒有放過神槍門,寒靈宗以及玄明崖的三名宗主。

  攻擊依舊在繼續。

  威力依舊沒有減退!

  一心二用!

  卻依舊能夠達到碾壓的效果!

  這等實力。

  太過逆天!

  就連牧浮生也在想。

  如果父皇與他交手。

  那么結果會如何?

  如果是其他人。

  牧浮生一定毫不猶豫的認定父親會勝!

  可是。

  在看到陸長生的恐怖實力之后。

  牧浮生猶豫了……

  如今。

  陸長生仿佛不想再多生事一般。

  神情一凝。

  手臂微微一抖。

  在那劍意之中,添加了一縷劍道規則之力!

  瞬間!

  三宗宗主聯手的攻擊。

  在這一刻潰不成軍!

  沒有絲毫的停頓。

  也沒有一絲一毫能夠抵御的可能。

  層層破敗!

  三名宗主突然狂噴一口鮮血!

  臉神驚駭!

  如果說,剛剛的攻擊。

  他們還能夠抵御一段時間。

  那么說,如今的攻擊,他們根本無法抵御!

  只是一瞬間!

  就直接潰敗!

  玄明崖宗主求饒道:“放過我!玄明崖的寶物隨便前輩挑選!”

  陸長生撇了撇嘴,道:“你們那的東西我看不上。”

  “更何況,如果我真想要,殺了你們我自己去取不就好了?”

  “反正得去一趟得。”

  斬草除根!

  既然決定要殺了他們的宗主。

  那就必須要將座下弟子全部斬殺!

  萬一其中出來個天選之子。

  那不就有了隱患了?

  雖然幾率很小。

  以陸長生的性格,還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